登录注册|收藏本站 99首页|新闻|展览|拍卖收藏|商城|专栏|特色|人物|书画|机构|出版|版画|招聘|社区|上海站|成都站|English
周文翰艺术专栏
法国文人的“作”
2014-03-14 10:08:30
关键词:法国文人思想
声明:本文为99艺术网特约专栏文章,未经协议授权,请勿转载使用。

法国画家普桑《诗人的灵感》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的,我讨厌法国这个地儿了。好几次从欧洲从没想过去法国逛一下,见到有关黑法国的段子、新闻之类,也要转发下以示“态度”。其实吧,想来大学时代我还是半个法粉呢,那时候着迷的是罗兰巴特、福柯、德勒兹之类的法系思想家的书,文学方面也是追杜拉斯、萨冈,电影更不用说了,极喜欢的是罗伯特布列松、侯麦几位。那时候。作为一枚文艺青年,操练各种法国大师、新词、图像、姿态就像是加入圈子的切口,谁知道的多、谈的深谁就牛。


大约五六前辞职去国外旅行,想来这种冲动还是有点法式做派的。可是就是在路途上,确然对各地生动的存在有了兴趣,真实的世界运转是如此的流畅和伟大,对比这些来自法国的新词的理念就显得小儿科了,而且是那么的不着边际,甚至不靠谱。


法国是现代思想的主要发源地,巴黎就像是现代文化的博物馆,诞生了许许多多操着精致语句的文人,背景大概就是19世纪到20世纪初积累的巨大财富,他们是如此沉溺在这类文雅游戏之中,以致两次世界大战的时候都是靠边站的角色,毫无前几个世纪的勃勃生气。


再说,现代文化的特点似乎就是不断细分,不断追寻新现象或者发明新词。这些小众的新词,在法国常能占据大学人文学科、占据不少媒体版面、出版市场的,有时候还会吸引政客引用,算是成为社会思潮的一部分。但是现在看,好多当时的潮流都荒诞的可以,比如萨特等人对苏联体系的推崇、好多文人对罪犯人权的格外关注,都有可探讨的空间。或许,这和文人的商业模式有关——近现代文人出售的主要是价格低廉的书籍,购买者主要是青年人,喜新厌旧,需要用新词去取悦。


法国文人老想秉持一种理想的观念去指导社会运行,但是不自省那理想的模型是否顺行人世的常态,也不关心实现所要的成本是否适当,只会大声呼喊自己的完美主张,批判当前的种种罪恶,种种姿态、花样,而呼应者,多是没有多少社会经验的大学生、文人、媒体人之类,这些具有“流民”特质的阶层喜欢种种变革,盖因不必为此付出太大成本——有家有业的商人、职业人士、农民当然持重——,在社会上本应该是小众,但由于近现代教育体系和媒介系统的特征,他们的呼声容易放大,于是乎就好像是多大的事儿,如1968年的学生运动就是如此,其实回看那未必就是当时多大的事情,只是文人把持传播权,发散出太多信息而已。


法国大概是当代发达国家里文人把持大学文化教育、传媒最为严重的国家,这些主要靠“国家体系”维生的文人也是法国无法持续的福利体系的积极支持者,都要过中产、小资的生活,但是又不愿意付出太多的努力,在全球经济竞争的冲击下自然捉襟见肘。可人性就是能占一点便宜就占一点,既然财政大破产还没到来,就姑且继续法国的“文化例外”生活方式吧。

评论阅读(人)
发表评论
验证码:
周文翰

周文翰,文化产业与艺术产业研究和咨询专家,艺术评论作者,策划人,英国融时报ft中文网专栏作家。

2002-2003年担任《财经时报》文化记者,2003-2008年担任《新京报》艺术记者,后出国旅行两年考察亚欧文物古迹和当代文化现象,2010年底回国从事文化产业和艺术产业发展研究和咨询工作。长期为经济观察报、新京报、金融时报ft中文网、台北《艺术家》月刊、吉隆坡《亚洲眼》月刊、柏林《TAZ》日报等国内外媒体撰写文化、艺术、建筑方面的专栏、评论、分析文章等,亦曾策划多项融合艺术、设计等跨界元素的创新艺术展览和活动。2010年出版建筑散文集《废墟之美——欧亚大陆上的建筑奇观》。

新闻热线:010-51374003-809/818/808 主编信箱 Email:xinwen@99ys.com 
媒介QQ:1484571929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01商务楼2001室 邮编:100015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京网文[2013]0344-083号 京ICP备09023634号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13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常年法律顾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