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收藏本站 99首页|新闻|展览|拍卖收藏|商城|专栏|特色|人物|书画|机构|出版|版画|招聘|社区|上海站|成都站|English
丁晓洁艺术专栏
2014 继续跑题
2015-01-13 14:55:32
声明:本文为99艺术网特约专栏文章,未经协议授权,请勿转载使用。

卓别林《摩登时代》1936


酝酿很久都没想好怎样才能避免把对2014的感受写成个工作总结,于是不小心就把它拖延成了2014的墓志铭,真的,抬头看下日历,2015都已经过去了12天,生命如果是一个刻度尺,那么在这一天我们离出生又远去了一格。


其实为写这篇专栏我着实跑到别家网站去专程看了下我一直敬仰的一个专栏作者的年终总结专栏文章,后来发现这一篇他确实也是凑合了,没办法,继续想,想来想去都悔恨自己最近看南方系的文章太少了,专业知识零零散散缺乏逻辑无法下笔也就算了,就连“情怀”都貌似正在离我远去。除了最近“查理事件”带给我片刻的震动外,其余的“触动”都根本拿不上台面,一个靠码字谋生的人在2014和2015交界的这几天想到这些,还真是算得上挺伤心。


说到得意之处,其实我觉得我最大的收获就是在2014为自己灌了很多很多的鸡汤,鸡汤也好鸡精也罢,在艺术这个小圈子里其实一直是遭受鄙视的,还是那句话“拿不上台面”,不知从何时起,艺术已经成为了一种知识的炫耀、权力的武器、游戏的筹码、交换的货币,这些和鸡汤没关系,说白了在任何一个时代,艺术中的人性都不会占据主流。这也正迎合我最近常常想到的狄更斯说过的那句话“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


其实关于这句话最早让我体会到其中意味的是已经去世的导师邹跃进老师,在临毕业的散伙饭桌前邹老师很是感叹的说,如果没有艺术市场你们该有多难找到工作,但是……。后面的话真的是不记得了又或许他根本没有接着说,在他们那些经历过85新潮、90年代当代艺术逐渐繁荣的前辈们看来,也许我们这些小烦恼、小困扰都太小儿科了,甚至就连我们自己确实也难以描述到底烦的是什么?又或许,在任何一个时代,大家都可以毫无情趣地说“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  


写到这里我忽然把我最早拟定好的标题“果断Enter”改成了“继续跑题”,这也正好印证了我的2014以及2014之前的每一年,所有的初衷都很美好,都想“更新”“重启”,但所有的过程和结果却又难免骨感,改变了方向、跑题,每一年都想过得像模像样,每一年却又和过去的一年没有太大区别,说实话,能承认这些是我最大的收获,这也是我最想做到的“真实”。


行文至此,作为一个艺术媒体狗如果再继续跑题,不谈点2014的艺术行情似乎有点太说不过去。2014好展览不多,不好的展览大多我也没去看(年龄越大越觉得时间比车马费更贵),心里数来数去印象最深的还是在纽约古根海姆美术馆看到的“未来主义”大展,这个展览不让拍照所以它的流通确实仅仅限于去亲自看过的人,因为英语不好以及时间关系文字部分没怎么看,但是这个展览却完全颠覆了我对未来主义那些过于简单的看法,“速度”、“颠覆”这些之前得到的概念就像是小时候语文课本里的“中心思想”一样,过于粗陋。直到看完展览才了解到未来主义对后现代艺术的影响原来是方方面面的,甚至在如今随处可见的展览中都可以看到那些“幽灵”。  


这一年感触最深的一次采访是汪建伟老师,说起来很巧还是和古根海姆有关系。汪老师的逻辑思维缜密程度在艺术媒体圈里都是出了名的,难度系数一直稳稳保持在5颗星。而事实上每次和汪老师聊完之后都会觉得自己有长进,你会感受到一个艺术家的创作青春期原来是可以延长到所谓的奔五、奔六、奔七……,那种在对知识转化中所透射出来的智慧真是让人心动。但也会有一个担心,一旦这种学术地位确立后,谁又可以去反对,如果有人反对,那么深处在这个知识结构里的批评家、评论者们又会不会轻易地就冠以一个“不够学术”之名。在这个狭小的艺术圈里“学术”已经成为一个无所不能的尚方宝剑,越来越多的质疑者成为了质疑本身。


一眨眼2015又过去了一天,不知道现在如果有哪路神仙突然热情地向我剧透2015年的事情我会怎样,接受还是拒绝。2014,不起眼的过去了,2015,你又凭什么要求它一定精彩呢。我知道答案了,我对自己放心了。  


评论阅读(人)
发表评论
验证码:
丁晓洁

中央美术学院人文学院硕士毕业,研究方向视觉文化理论,现工作于99艺术网。

新闻热线:010-51374003-809/818/808 主编信箱 Email:xinwen@99ys.com 
媒介QQ:1484571929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01商务楼2001室 邮编:100015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京网文[2013]0344-083号 京ICP备09023634号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13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常年法律顾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