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收藏本站 99首页|新闻|展览|拍卖收藏|商城|专栏|特色|人物|书画|机构|出版|版画|招聘|社区|上海站|成都站|English
丁晓洁艺术专栏
没人在乎的死亡现场
2015-08-28 17:35:58
声明:本文为99艺术网特约专栏文章,未经协议授权,请勿转载使用。


黎薇,没有人在乎2,装置,2015


“死亡”一直是艺术家擅长面对的主题,在艺术发展中由生对死的观望关系几乎是从文革结束后开始,例如伤痕美术中原载1979年《美术》杂志第8期的连环画《枫》讲述了关于青春和死亡的政治故事,它的广泛影响是批判现实主义图像化后引起情感震动的典型案例,也是对残酷青春最及时的时代注解。很多时候死亡是残酷青春的结局和仪式,也是反叛文化的表达手段,在流行文化尤其是朋克文化、哥特文化的催化和发酵下死亡逐渐成为一种符号、潮流和风尚,成为暗黑华丽的墓志铭。


上世纪90年代以后,当代艺术的反抗形式发生了很大的转变,几乎是由内在转向外化的一个过程,圆明园画家村和东村的兴起使职业艺术家渐渐走进公众的视线,尽管和欧美国家相比,当代艺术的大众化还有很大差距,但较之80年代,观众对艺术的接受和包容还是宽泛了许多,对后来当代艺术的快节奏发展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在这样的环境里,艺术家对禁忌题材的大胆涉猎也逐步成为一种对当代艺术边界问题的探索过程。



黎薇,没有人在乎,装置,2015


在最近8月 22日黎薇个展“没有人在乎”中,尸体、死亡、贫穷、窥视、质疑在黎薇的作品中再次出现,整个展览展示了三个不同的房间,呈U字型。如果从左边进去,可以看到所经过房间的水泥地上布满了1000只小鸡的“尸体”,毛茸茸的、黄色的、可爱的小鸡“尸体”唤起了对这个死亡结果的惋惜和同情,尽管全是“陈尸”,但整个气氛却并未让人觉得面目可憎。


对面的房间则显得很破旧,房间里有一扇窗户、一把椅子和一张床,椅子是80年代的折叠椅,上面放着廉价的、有茶渍的玻璃杯,床是一张单人木床,上面的蓝格子床单和肮脏的枕头揉搓成一团,廉价的感觉似乎可以轻易地和民工等社会身份联系起来,整个房间昏暗幽闭,入光处窗户上面布满了苍蝇的尸体,在窗户外面是像葡萄叶子一样的绿色植物,映衬着苍蝇所给人带来的不适感。


最里面的房间是展览中的“神秘”展厅,房间中央摆放了长方形餐桌,桌子上是精致的食物,只是那些肉类食物在经过两间“尸体”房间后使观众丧失了应有的食欲,尽管如此,开幕当天也依然有大批观众在桌子旁边大快朵颐、应酬聊天,这种对比似乎是黎薇设计出的一个画面,悲悯来自于人的情感和天性,而遗忘也是一种本能。



没有人在乎现场


纵穿下来这三个房间,不难发现黎薇的作品始终保留着外表恶狠狠内心悲观敏感的特质,这种关照也常常促使观众更多的停留在展览所反射出来的社会问题上,比如看到苍蝇、尸体、破旧廉价的床和椅子就会联想到社会的底层和弱势群体,而在展览中营造一个“现场”也并非偶然,比如最有噱头的英国艺术家坏女孩翠西•艾敏的那件成名作品《我的床》就营造了一个可以满足偷窥欲的“现场”。


黎薇在“没有人在乎”中营造出的是“犯罪”后的死亡现场,当死亡成为现象本身,背后的“犯罪”显得更为隐晦,甚至隐晦到展览标题“没有人在乎”反而成为了最直接的控词,那么罪犯是谁呢?就像最近发生的天津港爆炸事件,人们在网络社交平台上愤怒、控诉,但结果依旧是会迅速的遗忘,每一次的遗忘也都会使得一些没有被阳光搜索到暗角、死角继续的发霉和糜烂,当然,没人能有权力去绑架舆论。而事实上这种“遗忘”除了是本能同时也掺杂着某种强大力量的引导,于是我们成了越来越忙碌的人,忙着去过雷同的生活,体验雷同的幸福,最雷同的是我们很快会同时被新的事物吸引,在虚拟的空间里点完祭奠亡灵的蜡烛后还要去赶赴下一个更为新鲜和能挑动神经的事件。于是,分散的恶总能合力制造出巨大的不幸。罪犯是每个人包括自己。



黎薇,没有人在乎2,装置,2015


如果说80年代、90年代一些艺术家制造出的死亡现场是有明确的对抗目标,那么现在要反抗的对象似乎已经越来越复杂,大多对黎薇作品产生敬意的人也并不一定完全清楚揭露的价值和态度立场之间到底有多大的不同,却更容易被艺术作品所裹挟的社会现实所激活,总之在艺术的合法性之中人们需要这种被激活后的疼痛,甚至是敌人,人们在很多时候需要的似乎仅仅是对死亡的恐惧。  


评论阅读(人)
发表评论
验证码:
丁晓洁

中央美术学院人文学院硕士毕业,研究方向视觉文化理论,现工作于99艺术网。

新闻热线:010-51374003-809/818/808 主编信箱 Email:xinwen@99ys.com 
媒介QQ:1484571929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01商务楼2001室 邮编:100015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京网文[2013]0344-083号 京ICP备09023634号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13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常年法律顾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