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收藏本站 99首页|新闻|展览|拍卖收藏|商城|专栏|特色|人物|书画|机构|出版|版画|招聘|社区|上海站|成都站|English
窦莉梅艺术专栏
欧洲艺术品流向美国的操盘手之二:艺术品专家伯纳德·贝伦森
2014-08-28 11:30:38
声明:本文为99艺术网特约专栏文章,未经协议授权,请勿转载使用。


Cardinal Tommaso Inghirami,Raphael,1509. Oil on wood,91 cm × 61 cm (36 in × 24 in)(资料取自维基百科)



艺术品专家、顾问似乎脱离市场利益才能够保证自己的纯洁性和公正性,目前艺术品市场上存在的问题归根结底都能落脚到专家那里,很大程度上权威们垄断了鉴定话语权,为利益而言不由衷。但是早在19世纪和20世纪欧洲艺术品流向美国的过程中,艺术品专家伯纳德·贝伦森(Bernard Berenson)在鉴定画作与市场利益面前依然无法摆脱双重身份的诱惑,并从中获取巨额财富,当然伴之的是高年时的遗憾。


伯纳德·贝伦森生平

伯纳德·贝伦森(1865年6月26日-1959年10月6日),美国艺术史学家,专项于文艺复兴时期艺术品的研究。他的名字在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艺术品交易中被最为常常提到。他成长在立陶宛维尔纽斯的一个小的犹太人村庄。十岁那年,他和他的家庭移民到美国波士顿。贝伦森从波士顿拉丁语学校毕业之后,进入波士顿大学人文学院读完一年级,二年级时进入哈佛大学学习。他是一个非常聪明的学生,获得了哈佛奖学金。1877年毕业。他娶了玛丽·史密斯,她也是一名著名的艺术史学家。玛丽是散文家、批评家罗根·皮尔索尔·史密斯的姐姐,玛丽的姐姐阿里斯·皮尔索尔·史密斯是哲学家波特兰·罗素的第一任妻子。玛丽之前曾与律师弗兰克结过婚。伯伦森与另一位女子保持长期的关系,玛丽很不情愿地接受了这种关系。


贝伦森在社会名流伊莎贝拉·斯图尔特·加德纳资助下去欧洲游学。他打算在欧洲主要的美术馆学习,主要集中于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艺术品。他的第一部专著是关于1895年的洛伦佐·拉多(Lorenzo Lotto)的。他最为著名的书是《文艺复兴时期的意大利画家(1895-1932)》和《素描一生》(Sketch for a Self-Portrait,1949年)。后来他定居在靠近佛罗伦萨的塞提尼亚诺,在那里他买了一个别墅,命名为I Tatti。他在那里建立了一个著名的艺术博物馆,专门收藏文艺复兴时期的油画。他将这栋地产遗赠给哈佛大学,今天,这个I Tatti 成为哈佛大学文艺复兴时期中心。


Bernard Berenson in the garden of his estate Villa I Tatti in 1911


做加德纳夫人的艺术顾问

伯纳德·贝伦森也被称为BB,他的专家意见就是价值的证明。伊莎贝拉·斯图尔特·加德纳从1880年开始就一直在购买欧洲艺术品。1894年,她和BB签署协议,他做她的顾问,她根据她的建议购买艺术品,BB每年从中抽取5%。这让BB赚了很多钱。但是,他想赚取更多的顾问费。因此,除了做一个公正的专家之外,BB暗中也在做艺术品经销商。1897年,发生了一件双面行为的事件。加德纳购买了“红衣主教”(Cardinal Tommaso Inghirami),画中人物是美第奇教皇奥利十世的图书管理员,这幅画由意大利沃尔泰拉的英奇拉姆家庭拥有。弗洛伦斯碧提宫英奇拉姆版本被认为是一个复制本。1897年,一个佛罗伦萨艺术经销商告诉BB这幅画价值35,000美元,然而,BB写信给加德纳夫人说这幅画在讨价还价后是75,000美元,还说如果让一个大的经销商收藏画作的话,卖家将要价375,000美元。最后,加德纳夫人通过BB仍然以35,000美元的价格买了这幅油画,因为加德纳先生注意到了BB的价格操纵行为。这是拉斐尔油画第一次被美国人收藏家购买,但是自从1980年代起,大多数专家认为在佛罗伦斯碧提宫展示的那个版本油画是首创版本,而沃尔泰拉版是十七世纪比较优质的复制版。


与杜威恩共享利润分成协议秘密

1907年,伯纳德·贝伦森成为杜威恩关于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艺术品的顾问,在这一时期,杜威恩兄弟公司在油画和雕塑方面的交易量在增长。BB为杜威恩鉴定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油画,他收取一定的年费。在他们合伙期间,杜威恩告诉他的客户:“没有贝伦森的同意千万别买任何意大利绘画”。


1912年,杜威恩与BB达成一个秘密的利润分成协议。在BB鉴定获得的年费之外,他将获得杜威恩净利润的佣金,包括所有BB发起与作为顾问而参与的生意。杜威恩和BB二人的关系的秘密就是二人皆有利可图。当然,同时做顾问与经销商会产生利益冲突。但是BB细心维护着这个谎言,表面上他是一个与市场没有关系的独立学者,1938年这种关系在杜威恩去世前不久打破了。杜威恩和BB在卖给梅隆的一幅原版油画上没有达成一致意见。贝伦森每年至少收到100,000美元,在1911年12月至1937年期间,BB分到的利润是8,370,000美元,相当于今天的150万美元。对贝伦森来讲,与杜威恩的关系绝对是为了经济利益,而不是仅仅当利益冲突时才偶然发生。


贝伦森一生抛却不去的伤

抛开道德层面不说,这两位巨头的合作关系促进了艺术品的流动,尤其文艺复兴时期艺术品从欧洲向美国的流动。这让很多美国百万富翁对他们的购买非常惬意。BB作为一个杰出的艺术品专家,在1979年由华盛顿国家美术馆主办的一场“贝伦森和意大利油画的鉴赏”的展览中得以展示和证明。这个展览说明贝伦森在美国私人收藏欧洲艺术品方面起到了很大作用。但是这并不是说他的声誉是无瑕的。1903年2月6日,美国画家玛丽·卡萨特写信给她朋友,美国20世纪早期的大收藏家、大都会歌剧院的赞助人之一的路易斯·哈佛梅耶,“杰克·加德纳夫人的代理人贝伦森先生,他吹嘘他非常清廉。我听说他从不收取任何哪怕微小的佣金,但是偶尔会猛收一笔。我信任你的艺术品搜猎者哈米奇,他是完全诚实的。”也有其他人宣称也不会和贝伦森做生意。


“贝伦森的生意”意味着他将作为艺术经销商的个人利益和作为艺术专家信任他的专业知识的客户混淆在一起,专家意味着为买方弥补信息鸿沟,但是他没有给客户提供充分的信息。实际上,好东西的卖家应该相信专家的判断是公正的,而且是一种质量的保证。然而质量很难被艺术这样的柠檬市场保证,只有极少一部分能够交易,像火花、像画布上的几个色彩。杜威恩和BB保持着他们的协议秘密,BB扮演一个公正的专家。他们二人从这种关系中获得最大的利益。当没有什么能够威胁到“质量联盟”的时候,他们的秘密长时间地起作用,但是这种需求操纵违反了消费者主权,因而是对市场自身功能的挑战。从纯粹主义者的观点来看,对早期绘画大师作品的修复和美化都是一种无效率工作。就像杜威恩宣称的,不通过他的艺术品买卖都是无效的那样,贝伦森常常诟病不经过他鉴定的绘画。


BB生活在担心丧失信用的无止境恐惧中:他的生活依赖于维持一种微妙的平衡:他的批评家作用、鉴赏家名望与有利可图的中间人之间。在1956年他去世之前的几年中,八十多岁的BB在他的《素描一生》中这样写到:他非常遗憾自己介入了生意。他认为他的一生是失败的,他应该保持一个学者身份就够了。


(上海商学院副教授  窦莉梅  贰零壹肆年八月廿四日)

评论阅读(人)
发表评论
验证码:
窦莉梅

上海商学院副教授。2005年起始研究拍卖价格理论,2007年在上海财经大学获得经济学博士学位,2009-2012年在复旦大学理论经济学博士后流动站工作,主要研究金融不良资产拍卖,2013-2014年在美国佐治亚州立大学做高级访问学者。现主要研究艺术品拍卖市场。


新闻热线:010-51374003-809/818/808 主编信箱 Email:xinwen@99ys.com 
媒介QQ:1484571929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01商务楼2001室 邮编:100015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京网文[2013]0344-083号 京ICP备09023634号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13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常年法律顾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