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收藏本站 99首页|新闻|展览|拍卖收藏|商城|专栏|特色|人物|书画|机构|出版|版画|招聘|社区|上海站|成都站|English
张海涛艺术专栏
“闯入”艺术史的条件
2014-06-27 09:27:19
声明:本文为99艺术网特约专栏文章,未经协议授权,请勿转载使用。


艺术史是一个极具诱惑的名词,很多艺术工作者为了闯入艺术史的门槛,碰得头破血流(竞争激烈),倾家荡产(拿青春与现实赌一把),甚至付出自己“宝贵”的生命(抑郁自杀)。为什么“闯入”艺术史像毒瘾和宗教一样,如此的让人着魔,是因为大家都想被一种无形的力量认同,从而延展自己的生命,甚至流芳百世,介入和影响文化和文明的积极发展,实现自己人生的价值,因为艺术史在我们心目中是具有价值标准的历史,然而怎样闯入艺术史,对于艺术史我们是否了解?很多人并不是真正的熟悉,需要我们保持一个好的心态辩证的看待艺术史。


辩证的看待艺术史


一个时代的艺术史应该是最能直接体现这一时代整个民族的文化特征、心理状态和精神现象,它是平衡物质文明的价值支点,也是时代的前沿,最能代表这个时代。


我个人认为艺术史是一个精英史、极积的历史、价值判断史、主客观调和的历史。

艺术史具有当代向超时代的跨越性,新认知与修订的不确定性,小众认同到公共认同发展的辐射性特点。


艺术史的书写方式和类型很综合,如时间线索、地域划分、媒介类型、思潮与个人传记结合等。艺术史的类型也有一定的层次,除了综合性的艺术历史,还会有更加细化的微观艺术史研究,如按地域性分有地方艺术史,按媒介分有不同的媒介艺术史,按艺术人物与现象分类也有个人传记或个案史,按社会艺术机构分类还有不同机构的艺术史,另外以意识形态分还会有主流官方的艺术史和民间在野的艺术史等等。


艺术史在每个时代都是在现实大的政治和资本权利背景中书写,目前当代艺术史书写处于一个尴尬的境地,因为当代艺术的合法地位刚刚确立,所以当代艺术史多为民间史,向公共扩散、出版时又会受到资本和意识形态的的影响,从而造成艺术史的独立性缺失,因此需要警惕历史被篡改、遮蔽和利益操纵。另外2005年后信息化逐渐发展、市场的运作,集体的乌托邦意识也随之消散。艺术江湖的各自为政也造成了大的思潮、流派和艺术现象逐渐消失,艺术史中整体架构和类型受到了冲击,未来的艺术史避免不了零散化、扁平化和浮躁。


如何介入艺术史


如何“闯入”艺术史没有一个绝对方法论和条件,如果有一个统一不变的途径,那是非常可笑和功利的,有的人一辈子一心为“闯入”艺术史而活着,却与历史无缘;而有的人以平常的心态为艺术服务,却不小心闯入了历史,由此看来介入历史是一个非常综合也很难说清楚的事情,然而我们可以试图探讨这个棘手的话题。


一、艺术史的精英化,必然使试图进入历史的人,都要首先成为业内被认同的精英,然后向更加公共的认同辐射。这个精英要熟悉艺术史,理解无形的价值判断的规律,不同于常人和普通艺术家,把自己放入艺术史脉络和现实背景中,分析和体现自己的价值,这个价值不但对自己有意义,而且对现实社会和世界的发展有终极而积极的启示作用,或创造一种艺术方法论,或提出具有文化针对性的、最困惑的问题,这里需要勇气,但是更多的是智慧的体现,而非对现实负面影响的消极事件,而这一点不同于现实史书,现实的史书对消极的历史也会客观的记录,如希特勒发起的二战也不得不进入历史,而艺术史对于负面的艺术事件是有选择的,有态度和有价值判断的,因此我个人认为艺术史中精英化的、积极的、公共认同的条件很重要。


二、艺术史是主观和客观调和的历史,艺术史的主观性表现在谁来书写艺术史。话语权的掌握决定作者的利益和主观判断,这个主观判断应该是占史书中部分比例,这样的史书才有不同之处,有自己梳理的价值趋向,而不只是文献的罗列和收集;反之其客观性也很重要,不能由于史书的个性化和利益,不尊重历史的篡改事实,艺术史而非只是一种个人主观认同,有些重要的大家共公认同的史实被无情的抹去,这样的公共认同感很多情况是客观存在的。


三、艺术史的书写重要,然而参与和介入创造艺术史的人更重要,艺术史的创造有多种途径,涉及艺术生态的各种类型。不同身份的艺术工作者都有创造艺术史的权利与机会,如艺术家靠自己的创作、策展人靠策出好的展览、评论家写出有价值的文章、艺术管理者为鲜活的艺术生态做出贡献、甚至收藏家也会以收藏的标准介入艺术史……他们都可能决定和影响艺术史的发展。


四、如果对于宏观的历史观不好把握,相比之下多数人与所谓的正史无缘,这时“微观艺术史”的参与更加重要,这时每个人都将有机会参与微观史:如一个小时间段的历史书写,一个地方艺术史的书写,一个媒介的历史书写,甚至一个传记和艺术个案的书写,这些微型历史也同样具有价值,“微观艺术史”的介入让历史更加鲜活、客观、具体。微观艺术史进行考古的挖掘,甚至会改变艺术史中的机会主义、偶然性、关系化、圈子化和主流化格局。


五、一个时代只能书写一个时代的历史,艺术史具有时代性但也具有时代的局限性。也有很多被时代遗漏的历史人物,如凡高、高更、莫迪里阿尼等这类人在自己活着的时代被历史所遗忘。因此艺术史应该具有当代向超时代的跨越性,也应该是不断的在超越时代的同时体现它的不确定性。艺术史也会不断被后人所修定,赋予艺术史以新的认知与诠释。


艺术史相对于阶段性的时代具有永恒性。然而,是否艺术史只能是后置的历史。不然,未来的艺术史,尤其当代艺术的创造性特征,必须具有前瞻性和预设感,因为艺术史家一定要以发展的眼光超越当下,以案例的事实、虚拟论证未来、预知未来,从而着手现在。新艺术史观应该是由未来判断现在,以未来启示现在,从而区别于一般的过去式史纲。



六、艺术工作者的真诚、执着、心态、智慧、敏锐性、人格魅力、机遇、主动性、综合的交往协作能力也会成为“闯入”艺术史的重要条件。


结语:


艺术史有艺术史的价值规律、残酷性,它也会有偶然性、主观性,因此给书写着者带来很大的挑战性和压力。艺术史的精英化也会给竞争中的闯荡者以沉重感和失落感。因此艺术工作者应该保持主动但而“无为”的心态,不能为了艺术史而做艺术,在了解艺术史的同时更应该真实表达内心的愿望、思想与情感,为现实和未来社会的文明起到引领和启示的作用,谨仿伪艺术和功利艺术史的形成。


张海涛

2014年6月20日于宋庄

评论阅读(人)
发表评论
验证码:
张海涛

张海涛,艺术评论家、策展人、艺术档案网主编。学习于湖北工业大学、西安美术学院。

1999年至今居住并工作于北京。曾先后任宋庄美术馆执行馆长、元典美术馆副馆长、贾平凹文化艺术馆副馆长、北京独立影像展选片人、首届圈子艺术青年奖评委、天津美术学院特聘教授。张海涛主要从事当代艺术策展、评论,致力于当代艺术的推动与研究工作,在国内外的实验影像、新媒体、行为艺术等领域已策划七十余群展及个展。

张海涛多次在《画廊》《美术文献》《画刊》《当代美术家》《数码时代》等专业刊物发表评论文章:《中国权冲(充)艺术——选择、复制、篡改》《暧昧·不确定性表达》《潜默·静默》《后人类:超(自)然艺术趋向——新伦理、新时空、新生命》《人工生命艺术》《新媒体艺术的语言表达元素》《中国策展档案与生态特征1989-2012》《2000-2010中国行为艺术的生态和问题》《中国独立动画发展中的问题和现状》《当代艺术的价值所在》《建构中国新媒体艺术的价值判断和良性生态》等。

张海涛已出版个人著作:《未来艺术档案》(2012年3月第1版)。


新闻热线:010-51374003-809/818/808 主编信箱 Email:xinwen@99ys.com 
媒介QQ:1484571929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01商务楼2001室 邮编:100015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京网文[2013]0344-083号 京ICP备09023634号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13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常年法律顾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