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收藏本站 99首页|新闻|展览|拍卖收藏|专栏|特色|人物|书画|机构|出版|版画|招聘|社区|上海站|成都站|English
李飒艺术专栏
晋城玉皇观二十八星宿像,中国的一次文艺复兴?
2016-02-23 14:58:03
声明:本文为99艺术网特约专栏文章,未经协议授权,请勿转载使用。

2016年春节之前的山西探寻古建之行,其中一个收获,是我对元代的艺术有了一些新的认识。


元代的壁画,其造型、色彩、用线,气势等方面确实是中国古代壁画的高峰,除了在敦煌的更加自由、飘逸,充满了想象力的北魏时期的壁画风格可与之抗衡。


山西运城元代永乐宫三清殿壁画《朝元图》局部,幸亏这个元代现存最好的壁画没被盗卖到国外。


大都会博物馆所藏广胜寺下寺后殿《药师佛经变图》


加拿大安大略皇家博物馆所藏兴化寺《弥勒说法图》(图来自新浪“瓶底儿的博客”)。

元代的水墨画家黄公望、倪瓒也是在中国千年的水墨画史上很具代表性,品格很高,应该可以排到前十的画家。


黄公望《富春山居图》旷达、萧疏


倪瓒《六君子图》孤寂、荒寒


另外元曲也是中国传统音乐的高峰。文学上还有元杂剧。


这些都是引子,回到本文的整体,雕塑。这次看到的晋城玉皇庙元代刘元(也有说是刘銮)所做的二十八星宿像大吃一惊。以前只是在上大学时学中国美术史的时候书上看过一眼,没什么印象,现场看到着实惊讶不已。


玉皇庙始建年代不详,北宋熙宁九年(1076年),金泰和七年(1207年),元至元元年(1335年)分别重建或重修。现在还存有宋(遗构)、金、元、明、清各代建筑以及宋元明塑像三百余尊。我看的时候很多殿都没有开放,但幸运的是最重要的二十八星宿殿还开着。二十八宿原是中国古代天文学上用来观察天体经纬度和四季运行的二十八组赤道星座,玉皇庙中的二十八宿星君神像是人物和动物形象的结合,每一个都是真人大小的塑像。


我觉得二十八星宿塑像之所以比较重要,是因为它们和唐宋明清时期的塑像很不一样。


其它塑像的特征:1,和欧洲中世纪的雕刻一样,模式化很强,同一时期基本变化不大,比较雷同。2,整体来看不是很写实,没有太多的表情,因为这些雕像的目的并不是塑造人,而是供人膜拜的神。但晋城玉皇庙的二十八星宿非常不同。1,相当写实,2,人神共体(和古希腊的风格有些相似),古希腊雕像就是把神当成人来塑造的。3,有比较丰富的人的神情,有人的味道,有人的真实感情在里面。


我们大概比较一下:


比如晋城青莲寺下寺的唐代菩萨塑像(唐塑精品)


宋代晋祠的侍女像,这一件有比较多的神态刻画,被称为宋塑的代表作之一。


长治法兴寺的十二圆觉菩萨之一,被称为“宋塑菩萨之冠”。


辽代下华严寺薄伽教藏殿(最外侧)“合掌露齿菩萨”(被称为东方维纳斯)。


而玉皇庙的二十八星宿像则很不同,人物造型逼真,非常写实:


胃土雉:


牛金牛


室火猪


箕水豹


氐土貉


惟妙惟肖,不仅是写实,而是有比较强的人的情绪和感情在里面,在中国的艺术里面相当少见。


我们再做一个比较,右图为古希腊雕像《赫尔墨斯和小酒神》,古希腊雕像人神共体,神就是完美的人的形象。左图为二十八星宿之一房日兔,真人大小,也是“人神共体”的方式,脸上神情极为真实丰富。


 

右图为欧洲文艺复兴时期画家拉斐尔的圣母像,拉斐尔正是将中世纪刻板、僵硬的圣母形象转化为真实德温婉、柔美的少妇的形象。左图为二十八星宿之一“虚日鼠”,真正的“东方美人”,丰腴、富态,基本完全就是一个真实的中国传统美妇的形象。


 

再把辽代的代表塑像“合掌露齿观音”(左)、宋的代表性彩塑“晋祠侍女”(右)和二十八星宿之一的壁水貐(中)放在一起比较,写实性和人物神情的逼真差别非常明显。


 

另外其实中国绘画/艺术并非不能写实,右图明代曾静的“写真肖像”同样能做到对人物的特征描绘比较真实,但它描绘出来的所有人物都是一种神态(那是一种理想化的神态,那是被认为所有人都应该达到的一种状态:端庄、宁静),但二十八星宿之一的“张月鹿”明显不同,甚至有狡诈之态。它表达的不是理想中的千人一面(千人、万人、人人一种神情和状态),而强调个体真实的感情。


 

所以我觉得玉皇庙元代刘元的二十八星宿像是中国美术史上的一个特例。非常奇葩!这种对人物外在相貌和内心状态相对更为逼真的描述,以及更注重人的“真实”的感情的表现方式在中国美术史上非常少见!


中国传统社会近三千年一直是农业静态社会(生产力水平基本的牛耕技术三千年来几乎没有变化),它不以发展为目标,重农抑商,追求的不是通过商业来刺激财富的增加和技术的发展,而是以“维持现状的永久延续”为目标。因为技术的进步、欲望的刺激和追求财富的增多带来的是流动性和变革,不利于现状的维持。秦汉以来,中国形成了一个“超级稳定的社会结构”,无论期间朝代更迭和外族入侵,其政治、经济、文化制度从未有大的变化。


十几年前在我读黄仁宇先生的历史书的时候,其中一句话令我极其震惊,大意是“传统社会为追求社会的整体的静态平衡而以抑制个体的发展为代价”。换句话说,这种对于“人”的真实感受的表达和追求,是传统社会无法承受的。在欧洲,正是文艺复兴对人的真实情感的关注,逐渐把人确立为世界的中心,而取代了上帝的位置,同时开起了西方从延续了一千年的中世纪的农业社会向现代工商社会转变的过程。


我认为,从技术上来说,中国的绘画、雕塑不是不能写实,而是有意的压制和回避了。因为这种对于人内心真实、丰富的感受的追求有可能带来的不仅仅是艺术的变革,最终可能是社会的变革。比如,马克思的《资本论》曾经盛赞北宋时期王安石为“11世纪的改革家”。按照黄仁宇先生的观点,王安石为了增加国库的收入试图使中国经济局部商业化(青苗法——国家放贷),而这一举措带来的将不仅仅是经济变革,而将是最终引发所有领域的变革。这一试图“经济现代化”的措施不仅在中国是超前的,在全世界都是超前的。所以注定不可能成功,因为这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问题。所以在于艺术上中国传统艺术回避了对于真实感受的描述和关注。而元代为什么会出现二十八星宿这样的作品,我觉得,原因可能是元代异族入侵之后,原有的正统文化一定程度上受到了打压,而使得原来并不受重视的民间文化变得更有活力。


中国古代的雕塑(主要是佛教塑像)的制作者地位始终不高,一直并不是很受重视,像欧洲的中世纪一样,没有艺术家的概念(欧洲是在中世纪结束,文艺复兴之后艺术家才变得重要)。大部分工匠(雕塑或壁画的制作者)的名字没有流传。像刘元这样作为一个民间画师能够得到元仁宗的赏识,官封“昭文馆大学士”,皇帝出行,必有他跟随。这种情况不太多见。也许只有在元代这一特殊时期才有可能吧。所以元代是异族统治,且时间较短(98年),但文化在各方面反而有比较高的成就。


不管怎么说,我觉得晋城玉皇庙二十八星宿像都是中国文化史上的一个奇葩,一个特例,一个注重描绘人的真实特征和丰富情感的特例。某种程度上看二十八星宿像是超前的,所以一闪而过。以前没有(至少没有达到这种程度),以后也没有(民国之前也不再有,再有就到了徐悲鸿、林风眠、刘海粟这些从西方留学归来,把西方的艺术技巧和文化观念变革中国文化的艺术家了)。


不过我觉得中国仍然需要一次文艺复兴,需要把人的价值、人的尊严、人的权利放在一切的中心,这可能是中国从传统向现代转变无可回避的过程(尽管可能不再会是写实性的语言,因为历史语境不同,而是更注重表现性、差异性的当代艺术语言)。


另外我不是专业的学者,所以很多术语不严谨,有错误的地方。我是一个当代艺术家,我真正关心的是传统在今天真实的处境以及当代背景下重修阐释的可能。


《广胜寺》那一篇文章中水神庙大殿大门外侧东壁的壁画描绘的面有三目,手中执蛇的不是“擒蛇力士”,而是二十八星宿之一的“翼火蛇”。


玉皇庙的“翼火蛇”塑像

评论阅读(人)
发表评论
验证码:
李飒

1975年生于河南省郑州市,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国画系材料与表现工作室,获硕士学位。2005年至今执教于北京服装学院造型艺术系,讲师。2009年成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2010年成为中国美术家协会综合材料绘画与美术作品保存修复艺术委员会委员。

新闻热线:010-51374003-809/818/808 主编信箱 Email:[email protected]
媒介QQ:1484571929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01商务楼2001室 邮编:100015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京网文[2013]0344-083号 京ICP备09023634号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13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常年法律顾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