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收藏本站 99首页|新闻|展览|拍卖收藏|商城|专栏|特色|人物|书画|机构|出版|版画|招聘|社区|上海站|成都站|English
夏彦国艺术专栏
得到的越多,怂的越厉害
2014-03-07 09:41:30
声明:本文为99艺术网特约专栏文章,未经协议授权,请勿转载使用。

午夜,看到梁硕在微信上写出“千字文”,大发牢骚,痛陈2012年参加上海双年展的遭遇。我了解老梁这个人,不到万不得已,他是不会这么气急败坏的,这一次他肯定是被憋内伤了。其实这也是多数中国人做事的方式,有些恶心事“凑合凑合”就过去了,因为我们讲究“和和气气”、“别伤了和气”,另外,在崇尚成功的年代,抱怨也成了一种弱者的象征。假如只有梁硕一个人受欺负了,他抱怨了,大家同情一番,然后这事又不了了之了,事情往往都是这个过程,后来你可能会发现以前“跑来同情你的人”现在“享受”着跟你差不多的遭遇,但是他不会讲这些“糟糕的事情”,理由大概是:人要传播正能量。


艺术家梁硕在上双的作品


在现在的中国,不会抱怨和不懂得抱怨的人,基本就是没有立场的。跋山涉水,逆来顺受,在山穷水尽的最后瞬间竟然得到了一个枣,在艺术界,这“枣”可能仅仅就是名字或者作品多了一次曝光的机会而已,总之还算是有回报的,还是可以欣慰的,然后欢天喜地的,至少在外是要这么表现的。这让我想起来鲁迅先生在《灯下漫笔》中写到他“折价换银元”的遭遇:为了便利,把银元换成钞票。钞票贬值,心中惊慌,千方百计再打折换银元,换到了却心安,喜好,后来有一家店可以折回来更多,更开心,回来路上鲁迅就反思这事:“咱们极容易酿成奴隶,并且变了之后,还万分喜好”。鲁迅先生的故事相对梁硕的故事,似乎有些言重了,不过理儿差不多。


梁硕把这事发出来,自嘲说“我这是自爆傻逼”。昨天后半夜,圈内朋友开始在他的微信下评论开来,大概有以下几个观点:1,有策展人朋友说,太坑爹了,以后跟这种政府规模的大展览合作需要谨慎再谨慎。2,有艺术家朋友说,我的作品还被偷了呢。3,有个年轻艺术家说的很好,原则问题绝对不能妥协,自己妥协使得别人看到了你的软肋,他们也才会蹬鼻子上脸,如果原则能商量就不是原则了。多数留言都是网络版的痛骂。今天早上看到有些朋友开始转整个“千字文”,又有几个艺术家爆出来自己跟梁硕差不多的遭遇,大家都是抱着熟悉中国做人做事方式的态度,做了“忍者”,如今不得不说了。


合同上是三万材料费,老梁追着要,后来说一万,老梁接着像个讨债的混蛋一样,后来这钱就没有后来了。再后来,邮寄回来的作品少了一件,老梁开始问主办方,策展人,联系人,后来得到的是“呵呵……”。老梁是忍无可忍了,直接把这坨屎一样的事情放到了网上。做策展这些年来,我也遇到过不少事,发过不少火,也委屈过自己好多次,也是怀着“正能量”的心态去“尽量完美”一些事,也是安慰自己“谁都有踩着狗屎的时候”,当然,我还没有遇到太恶劣的,还能“忍”。


刚去楼下散步,心里琢磨着梁硕这个事,正好遇到诗人多多先生也在散步,几年没见,相见甚欢,没想到我们还住在一个小区。跟他讲了梁硕的事,多多提到了诗人宋琳的事,说宋琳一次参加成都某展览,除了为了参展送给主办方的作品,自己最喜欢的一件作品在展览结束后没有回来,丢了。多多惋惜地说,诗人画画本来就是意外所得,也不是专业画画的,创作一幅好作品更是不易,就那么没了,没下落了。当然这事也是不了了之,宋林先生也是个好脾气的人。跟多多聊起一些诗歌和艺术圈的人和事,我们笑谈艺术圈怎么这么像一个菜市场,都把艺术家的作品当萝卜白菜了呢?。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事发生,为什么这些人不尊重艺术家,原因肯定少不了艺术家自身,不少艺术家自身为了名利太怂,或者对创作不认真,跟着市场走,如果你被将要合作的“权贵”当做这样一个角色,那你就会“得到回报”。在名利场上,各种忍者大师,我也常见到有些人在普通人跟前牛逼哄哄,而在有话语权的人跟前像个会摇尾巴的狗儿一样,这当然包括某些艺术家。


像梁硕这个事,多了去了。主办方不专业或者“领导”不太关心具体的某个艺术家,这是常有的事,因为他们要“顾大局”。有一次我策划一个大群展,也是跟主办方吵来吵去的,今天对方说的话,明天就成了刮微风,笑着说“不好意思,这个不可能了”,再后来,他们私下直接去“欺负”弱势的艺术家,几乎打折后再打折买了绝大多数艺术家作品,奇怪的是,有的艺术家打电话跟我说为了给策展人面子,弄得我一头雾水,这跟我啥关系啊?当然,多数艺术家都是悄悄的降价卖了作品,拿了钱,几乎没有谁跟我提起降价的事。那件事,让我觉得艺术家们真是好欺负,太怂了。说真的,要不是梁硕这事儿,我也是“懒得”公开吐槽这些。这几年,做展览,经历的以及看到的,像雾霾一样遮掩了先前的理想主义。经常会看到昨天两个人一百个互相看不上,今天称兄道弟。你也会看到,有些不懂艺术,胡说八道的人,因为有个什么身份,身边围满了粉丝。你也会看到,有些人经常贼喊捉贼地瞎叫唤,文章上打倒一片,私下里像个小丑。我常常安慰自己,文人就是这个样子吧。自己学问浅薄,我也是不好意思批评别人。没有立场,没有人格,没有学问,搞哪门子艺术呢?


这次,梁硕做了一次“恶人”,我也借机唠叨几句。像老梁昨晚跟我说的,该表态就要表态,不对抗就等于自毙,赚的多了怂的多,算是共勉。艺术圈因着市场的原因,成了时髦的名利场,但是有些基本的东西还是不能丢的。


2014-2-20于望京


延伸阅读:上双组委回应“丢作品”事件:一直在寻求解决方案

评论阅读(人)
发表评论
验证码:
夏彦国

独立策展人、艺术批评家。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美术史系。致力于对当代青年艺术家创作和生存状态的研究,并通过策划有主题性的展览来发现和推动青年艺术家的创新,推动当代艺术的良性发展。 2007初曾参与创办《美术焦点》杂志,任副主编、执行主编。 2011年1月受邀策划“韩国昌原亚洲艺术节主题展”。2012年受歌德学院邀请访问第13届卡塞尔文献展;2013年应瑞士文化交流基金会邀请到巴塞尔访问交流五个月,并策划展览。

新闻热线:010-51374003-809/818/808 主编信箱 Email:xinwen@99ys.com 
媒介QQ:1484571929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01商务楼2001室 邮编:100015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京网文[2013]0344-083号 京ICP备09023634号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13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常年法律顾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