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收藏本站 99首页|新闻|展览|拍卖收藏|商城|专栏|特色|人物|书画|机构|出版|版画|招聘|社区|上海站|成都站|English
彭德艺术专栏
褒贬波普尔
2015-01-09 17:21:37
关键词:彭德波普尔
声明:本文为99艺术网特约专栏文章,未经协议授权,请勿转载使用。

波普尔

按:中国当代艺术的学术背景,绕不开两个人物:英国科学哲学家波普尔和法国后结构主义代表人物福科。福科同后现代主义艺术相关,波普尔同贡布里希的图像学相关。贡布里希图像学著作中的关键词,诸如试错法、图式修正、情境逻辑等,都是从波普尔的科学哲学著作中借来的本钱。贡氏图像学后来成为中国美术界学院派的教科书,甚至成了中国当代艺术的思想依据。这篇随笔写于2012年初冬,未曾发表。



清理旧书,不经意翻出了波普尔《猜想与反驳》的中译本。表达明快的西方学者,波普尔名列前茅。他反对啰嗦的归纳法,因为例子再多也无法证实某个立论正确,而一个反例就能推倒结论。可是,《猜想与反驳》却用二十个章节论述它的主题,总计五百多页。波普尔采用的是更宏大的归纳,涵盖正反命题以及历史上的各种案例。这也是西方学者做学问的通则或通病。按照这种表述方式,再过一千年一万年,如果有人重写“猜想与反驳”,就需要五千页五万页来铺排史料了。这显然荒谬,但当代学者却坚信这种表述很学术,很有功底。



正巧同远在巴黎的朱青生通电话,他指出被国人翻译的福科《知识考古学》,译为《知识溯源学》才贴切。当年我读这部名著的中译本,觉得蹩扭,原来关键词都译错了。信、达、雅的翻译准则,被众多没有弄通中文、更没有搞懂外文的译者悬置了,使得郢书燕说在中国翻译界泛滥成灾。本文无意分析考古学的断代作用同溯源学的通史性质之间的差别,单就学术溯源作为西式学术的表达习惯而论,不能不说是当代和未来的学者应当改良的境界。



人类的依赖心理根深蒂固,离开了以往的知识和经验,一筹莫展。它时时处处抑制后来者的想像力,连波普尔也不能免俗。溯源与传承,在知识的转折时期,在憧憬未来而不是一味眷顾过去的时代氛围中,不具备普遍意义,否则容易导致学术研究不断倒退,从现当代退回近代,进而退回古代。观念的倒退在证明作者阅读量大的同时,分散了读者的注意力。这种跨越东西方的写作习惯,既妨碍人们去寻找更简捷的表述方式,也有害于确立石破天惊的观念。排除旁征博引、节外生枝的表述习气,是我们这几代学人的难题。同历史不必关联的思绪,无须考索,无须溯源。本文据此呼吁直陈的表达方式。



需要表扬的是,《猜想与反驳》收录了波普尔的一篇讲稿,提出“无知的来源”,抨击某种邪恶力量培养人们抵制新知的习惯。国人无知的表现,包括无所用心地接受前辈学者的论断,包括一味承袭各个时段西方文本长篇大论的风尚。据印刷品时代的阅读调查,阅读注意力只能保持8分钟,只能专注地阅读三千字以内的文章。一位写手的课题写了几千字还不知所云,不是表述能力出了问题,就是表述方式出了问题。在互联网时代,一个页面如果可读,读者可能继续浏览下一个页面,超过三页即形成冗长的感觉。一篇论文写了三页还意犹未尽,不妨附录延伸的文本,提供给知识欠缺、理解力迟钝或有阅读长文癖好的读者。

评论阅读(人)
发表评论
验证码:
彭德

彭德(1946.5—)湖北天门人。1970年毕业于华中师范大学中文系,曾长期从事基层美术工作。1984年调湖北美协。1988年调湖北省文联文艺理论研究室,一级美术师。 现任西安美术学院史论教授,博士生导师。

主要著作:曾主编《美术思潮》、《 楚艺术研究》、《楚文艺论集》、《美术文献》等。出版论文集《视觉革命》、专著《美术志》、《中华五色》。

新闻热线:010-51374003-809/818/808 主编信箱 Email:[email protected]
媒介QQ:1484571929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01商务楼2001室 邮编:100015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京网文[2013]0344-083号 京ICP备09023634号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13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常年法律顾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