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收藏本站 99首页|新闻|展览|拍卖收藏|商城|专栏|特色|人物|书画|机构|出版|版画|招聘|社区|上海站|成都站|English
沈语冰艺术专栏
从现代艺术杀入当代艺术
2014-07-29 11:30:14
声明:本文为99艺术网特约专栏文章,未经协议授权,请勿转载使用。

 

前几天在浙大东方论坛的讲座上,王小松教授(他是吴冠中的学生)问了我一个问题。罗杰·弗莱在1906年以前是一位研究意大利古典艺术的学者,在1906年他看到了塞尚的作品,震惊地发现他梦寐以求想要创作的作品已经被塞尚画出来了!于是他放弃了一个古典学者、一个博物馆馆长的前途,冒险去为现代艺术辩护。那个时候,对塞尚、高更、梵高等,还没有几个人认识他们的价值。

 

王小松教授问我有没有可能从现代艺术杀入当代艺术?我过去的研究工作主要是现代艺术理论与批评、现代艺术史。从艺术家来讲就是从马奈到波洛克,从批评家来讲就是研究这段历史的学者比如T.J.克拉克、罗杰·弗莱、格林伯格等。我研究的大概是19世纪中叶到20世纪中叶这一百年的现代主义艺术史和现代主义批评史,它和当代艺术还是有些区别的。王小松教授问我这个问题,我说我刚刚翻译了一本书,比利时学者蒂埃利·德·迪弗的代表作《杜尚之后的康德》可以回答你这个问题。这本书恰好就是想要打通现代艺术和当代艺术。

 

如果把现代艺术和当代艺术弄得截然两分,我认为是不对的,就像古典艺术和现代艺术之间也有延续性和关联。那我们究竟如何来看待当代艺术?当代艺术和现代艺术有着怎样的关联?

 

本书的译者之一张晓剑提醒大家德·迪弗一个有趣的观点,即前卫艺术已经是一个传统了。我们都说前卫是反传统、反体制的,杜尚代表了现代艺术的“前卫”模式,这种模式主要是为反思艺术与社会体制的关系;而格林伯格代表了“现代主义”,追求媒介的纯粹性,要求艺术分门别类、各成系统,其判断标准来自媒介自身的性质、艺术的传统,跟社会和生活没有大的关系。书中的重要线索之一,就是讨论杜尚与格林伯格的关系,德·迪弗论证的结论是,格林伯格在一定程度上跟杜尚走到了一起。杜尚的前卫模式极大地影响了当代艺术,从这个意义上讲现代艺术和当代艺术是焊接在一起的。

 

德·迪弗首先提出的问题是,我们应该把杜尚的现成品放在什么样的脉络里来看?他有个非常独到的见解,认为我们要在绘画史的语境里来理解现成品的出现,这是这章的核心观点。他谈到在1910年代绘画领域所面临的问题:绘画的社会功能已经被摄影取代了,这个时候绘画怎么办?杜尚对这个问题的应对是:放弃绘画。这当然和他个人的经历也有关。他在1912年向法国巴黎的独立艺术家协会提交了《下楼的裸女》,可是被评委们拒绝了,这弄得他非常郁闷。据传记说:他默默地取回了他的作品。当时的评委里主要是立体派的一些画家,还有他自己的哥哥。杜尚后来在回忆录和访谈中说,他对当时艺术圈的生活感到厌倦,他的一个很大的疑问是:你们立体派画家前几年还在为社会的承认而奋斗,现在却俨然真理在握,来评判什么是艺术、什么是绘画了。

 

对于自己的现成品,杜尚鲜有解释,只在晚年才有些言论。他有个说法:创作其实是选择,现成品就是选择的结果。他进一步的说法是:管装颜料也已经是现成品。管装颜料是19世纪才出现的。德·迪弗解释道,这其实是工业化侵入绘画的一个表现。之前,画家都是亲自研磨颜料的,是绘画过程中很重要的一个工序,有经验的画家常常有独到的配制、研磨颜料的方法,并将此作为秘诀相授给自己信任的徒弟。所以,传统绘画艺术的一个特征就是手工性。在杜尚看来,管装颜料已经是现成的东西,他认为:绘画现在已经是半现成品。其实这个观点里有很深刻的东西。

 

杜尚非常推崇修拉的点彩画,他曾说修拉要比塞尚伟大,因为修拉放弃了他的手(意思是说手变成了机器)——也就是说画中没有了个性化的笔触。德·迪弗认为,修拉的分光法,让劳动分工进一步进入绘画过程:它不仅让画家的眼与手相分离,而且导致了创作者与原创者的分离。因为画家的手只是一架笨拙的机器,机械地在画布上点下色点,然后留待观众去合成。这就突破了古典美学的观念。古典美学认为,审美是一种静观,观众面对的是完成的作品,他只是被动地接受;而现在,观众介入创作的过程,绘画只有经过观众的主动参与才能完成,观众也参与艺术创作。后来的现成品从某种意义上讲就是让观众来创作,它意味着观众有权力来决定这件作品是不是艺术作品。

 

当然,更重要的环节,是当时出现的抽象绘画。德·迪弗认为,从特殊门类的艺术到“一般”艺术的转变过程中,有一个环节是20世纪初期出现的抽象绘画。抽象绘画对普遍性、一般性的追求,其实跟杜尚的现成品有内在的关联。

 

我们通常认为现代主义是比较精英的,它追求专业化,对抽象画很多观众都说看不懂,它是画给专家看的。但是在1910年代,其实很多抽象艺术家恰恰有着艺术乌托邦的理想——他要教化大众,他希望每个大众都能掌握对绘画的观赏。像康定斯基,他说过去的绘画都不是真正的绘画,真正的绘画应该成为世界语,全世界共通,谁都能够判断,谁都能够欣赏。这就有一种理想主义、平民主义的思想,我们可以把它理解为绘画里的社会主义,其实是整个时代里社会主义思潮在起作用。包豪斯也是如此。

 

德·迪弗认为绘画中的社会主义是现代主义艺术的基础。艺术家们有种冲动,想教化民众,让绘画变成像语言一样的东西,让老百姓都能看得懂。这是一种艺术乌托邦,它跟艺术现代性相关。

 

其结果,就是人人都有可能成为一个批评家、一个鉴赏者,这个在理论上更早的奠基人是康德。康德的《判断力批判》就有这样的预设。而到杜尚这里,现成品如果能成立,就意味着人人不仅是鉴赏者,还已经是艺术家了。

 

我提出了一个问号:现成品是启蒙现代性的后果?按德·迪弗的讲法从某种意义上就是这个意思。一些搞画画的人可能看不起现成品,看不起当代艺术的装置,看不起那些行为艺术,但德·迪弗揭示了这种变化的脉络,所以我们对杜尚要另外来理解。

 

【全文】杜尚VS康德——《杜尚之后的康德》新书发布会暨讲座(一)

评论阅读(人)
发表评论
验证码:
沈语冰

浙江大学美学与批评理论研究所教授、博士生导师

1965年生,浙江余杭人。就学于华东政法大学、浙江大学,学习法律、哲学和文学,获法学学士、法学硕士、文艺学博士学位。现为浙江大学美学与批评理论研究所教授、博士生导师,长期致力于西方现代美学、现当代艺术史和批评史的教学与研究。

新闻热线:010-51374003-809/818/808 主编信箱 Email:xinwen@99ys.com 
媒介QQ:1484571929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01商务楼2001室 邮编:100015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京网文[2013]0344-083号 京ICP备09023634号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13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常年法律顾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