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收藏本站 99首页|新闻|展览|拍卖收藏|商城|专栏|特色|人物|书画|机构|出版|版画|招聘|社区|上海站|成都站|English
曹星原艺术专栏
《十侃美术史方法论》第三侃:图像学研究1
2015-01-31 17:26:57
关键词:曹星原图像学
声明:本文为99艺术网特约专栏文章,未经协议授权,请勿转载使用。

我在第一侃中曾经说过,方法论就是解决问题的工具, 美术史方法论就是解决美术史问题的工具。使用某一史学方法和使用工具一样需要明白两件事,一是根据要解决的问题选取工具/方法,二是要对工具掌握最起码的了解和使用技术。对工具的性能和功能了解不够,使用不当,不但做不出预期的物件,弄不好还糟蹋了材料!

 

儿子在幼儿园大班的时候学会了钉扣子,回家后小哥俩不吵不闹,静静地在咖啡桌边忙活。晚饭好了,哥俩走过来骄傲地让我看他们的上衣:哪里还是衣服啊!红的、绿的、大的、小的扣子毫无规律地钉满了。衣服的前胸后背都钉在一起了,哭笑不得!不能打击积极性,夸赞一番。衣服是不能再穿了,就钉到他们卧室的墙上作为壁挂。很多人在学习使用方法论的时候有点类似这些扣子:不管适用不适用,需要不需要,尽量多引用,总算学会了一招,时时都要亮出来,表示读书多而理解深。最后论文读起来堂皇华丽,深奥玄妙,只好用近几年流传的一个词来形容:不明觉厉。

 

无论使用什么方法,一定要贴切。反过来说,再好的方法,空谈是没有用的,必须能解决问题,工具特别完备、手艺未必好,好手艺又有可手而适用的工具就能做出好东西。所谓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的道理---先明白要做的事,再去准备好工具。美术史研究也是一样。第一步是有材料(欲善之事),第二步是发现问题,第二步是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法,不能本末倒置。

 

 

欧文·潘诺夫斯基 (Erwin ·Panofsky, 1892 – 1968)

 

图像学研究方法自其一问世即在学界受到敬重,即便是这样的经典方法,如果用的不是地方,就变成了看图说瞎话。风格分析和图像学研究应该说是美术史的两个嫡亲方法论。也有人不同意这个说法,认为图像学研究原属于宗教研究是欧文·潘诺夫斯基 (Erwin ·Panofsky, 1892 – 1968)图像学从宗教范畴引到美术史研究中的第一人;就算是宗亲吧。与心理学分析方法,社会学方法等等相比,还没出图像这个视觉家族。

 

图像学这几个字从八十年代起到今天在国内依然走势昂挺,因此可以作为一个说明如何一个独立的解决某个历史问题的方法最后成为方法论中的经典。在中国,由于几代学人的翻译介绍,图像学研究方法是几乎所有的美术史家都耳熟能详的研究手段。经典的中译本由戚印平和范景中翻译的《图像学研究:文艺复兴时期艺术的人文主题》(上海三联人文经典书库,第1版 2011年5月1日)。

 

美术史界都知道图像学的大概内涵和外延,其核心就是借助对艺术作品中出现的,尤其是和宗教有关的,标志和图志的辨认以及其形态变化的研究来研究文艺复兴时期为主的作品。用英语说就是studies of symbols and iconography within works of art(辨认美术作品中的标志和图志)。做这种解读的关键在于手里有一些完备的图像、图志、标志等文献备查。用潘诺夫斯基的方法论来看,图像学研究分三个步骤进行:第一步是辨认画面内容,那些草啊,山啊,人物的活动啊。用达·芬奇的《最后的晚餐》举例第一步所要做的是看出来有十三个人在屋子里吃饭。也包括其他非图像志领域的研究,比如断代、风格等。

 

 

凯撒·理帕

 

 

理帕的《图像志》

 

第二步是根据图像志(Iconography)的文献查找出画面内容的宗教意义。比如看到十三个吃饭,基本可以判断是“最后的晚餐。” 图像志这个词来自两个希腊文,图(εἰκών)和写 (γράφειν), 说白了就是用文字说明这样的图式在基督教中所代表的意思。许多宗教学者早已开始将这些图志整理编撰,比如重要的文献有意大利宗教学者凯撒·理帕 (1560-1622) 他的《图像志》 (Iconologia一书中收集了非常齐全的各种图像,研究者有了这本书基本可以解读大多数基督教美术作品。当代的图像志研究有2006年慕尼黑出版的由弗兰克·比尤特讷《图像志面面观》全面整理了自早期到十九世纪的基督教图像大全Büttner, Frank, and Andrea Gottdang. Einführung in die Ikonographie. Munich: C. H. Beck, 2006.)。以佛教的手印就是佛教图像志之一部分。

 

 

凯撒·理帕德《图像志》英文版,1709由伦敦的班基·牟泰印刷出版

 

 

佛教的手印

 

第三步是根据图像学 (iconology)在图像志的定义的基础上对图像进行深入的解读和分析,以得出其内在含义和关联的文化及美术内涵。这一步就是作品分析、史学功底和总体文化修养的显露了。

 

还要做一个小小的申明:一字之差的图像学和图像志的区别如下:图像学说的是通过美术史的手段对图像进行的深层宗教和文化含义的解读,而图像志是有文字说明的图谱。

 

 

《象征的图像:文艺复兴艺术研究·1》

 

这些年来,图像学几乎被视为万能的美术史研究方法。如果纯以数量计,图像学研究的书可以排上前十名,但绝不是万能的方法论。对图像学研究的批评声一直不绝于耳,其中最令人耳目一新的文章又是我前面提到过的贡布里希。继潘诺夫斯基以图像学方法论引起了很多人追随后,他在自己的《象征的图像:文艺复兴艺术研究·1》中题为:“图像学研究的目标与局限”一节中告诫了学者使用这一方法的注意事项和短板之处。

 

贡布里希以及瓦尔堡研究院的一批追随者,向潘诺夫斯基的图像学研究叫板了。

 

下一次我们来侃侃贡布里希评论过的一本书,看这个作者如何发现多少年来许多学者都错用了图像学研究,因而导致了对一个时代众多作品的误解。

评论阅读(人)
发表评论
验证码:
曹星原

1982年在中国美术学院雕塑系获学士学位,1988年在中央美术学院美术史系获硕士学位,1996年在美国斯坦福大学美术史系获博士学位。2003年至今执教于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UBC)美术史系,指导中国美术史研究方向的博士生和硕士生。出版著作包括从唐、宋、辽、元、明、清到当代,并从文化的角度对中国美术史进行研究,也包括西方美术理论的研究与讨论。自1998年起至今为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历史所研究员(Institute for Advanced Study,School of Historical Studies),曾任中国美术家协会油画艺术委员会特邀学术顾问、国子监油画博物馆副馆长,现任朱乃正艺术研究中心主任、青海省美术馆副馆长等职。

教学和研究方向

1)宋辽美术史论研究

2)当代美术史论研究

3)东西方美术史方法论研究

4)西方美学思想(包括马克思美学思想)研究

出版专著和研究性展览著作

《黑白东西:朱乃正艺术思行研究》山东美术出版社,2012年12月。

《同舟共济:〈清明上河图〉与北宋社会的冲突妥协》 台北石头出版社,2011年4月。本书于2012年4月在浙江大学出版社再版。

《丰域西南:吾土吾民系列油画》广西美术出版社,2013年6月。

《鼎新华南:吾土吾民系列油画》岭南美术出版社,2012年1月。

《人文江南:吾土吾民系列油画》中国美术学院美术出版社,2011年11月。

《化境长城外:吾土吾民系列油画》辽宁美术出版社,2011年5月。

《传承西北:吾土吾民系列油画》陕西人民美术出版社,2010年10月。

《悟象化境:传统思维的当代重述》外文出版社,2009年6月。

英文出版著作

Xu Bing and Contemporary Chinese Art TheoryU (SUNY Press,2011)

Differences Preserved: Reconstruction of Tombs from Liao and Song Dynasties. (Seattle, Washington university Press , 2000)

其他著作

《意趣与机杼:明清绘画透析》上海书画出版社,1994年1月。(责任编辑)

《响当当的铜豌豆——传奇画家朱乃正》吉林出版集团,2014年7月。

此外,发表出版中英文论文数十篇。

新闻热线:010-51374003-809/818/808 主编信箱 Email:[email protected]
媒介QQ:1484571929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01商务楼2001室 邮编:100015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京网文[2013]0344-083号 京ICP备09023634号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13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常年法律顾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