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收藏本站 99首页|新闻|展览|拍卖收藏|商城|专栏|特色|人物|书画|机构|出版|版画|招聘|社区|上海站|成都站|English
王胤艺术专栏
红包雨对艺术市场润物细无声的催化
2015-02-27 12:02:08
声明:本文为99艺术网特约专栏文章,未经协议授权,请勿转载使用。

 



今年春节我想应该是一个被移动互联网更新的春节,鹅厂的微信红包成为春节最大的亮点。在年三十这一晚,让多少本就惯于吐槽春晚的用户彻底将春晚变背景音,只有手中不断被摇响的咔嗒声。


除此之外,微信红包让广大用户练就了定睛神功和一指禅,抱到手机能烤红薯也舍不得放手,这是春节中的一个特象。正如最近热映的《狼图腾》中描述的狼性,忍耐(一天盯着手机屏幕不敢怠慢半秒)、狡黠(高手总是能够穿梭自如于各个红包群贼不走空)、精准(瞅准时机秒下爪)。


春节期间,朋友圈不断有人晒出红包收支对比图,感叹自己入不敷出或者盆满钵满,进而再求红包拿来。抢红包便是拼网速的时候,让用户抓肝挠心,恨自己在山区、恨自己在路上、恨自己只办了个2G


微信发红包的顶峰时间大概是在年三十的傍晚到凌晨,当然前后几天有预热也有余温。那么谁在发红包?为什么发红包?我们抢红包的时候,在抢些什么?


就艺术圈的红包参与体验而言,有的是各公司内部,老板以红包的方式为员工发福利,促进工作感情。还有一些则是有计划、有明确目的的推广方式,比如某些艺术电商、艺术APP平台、艺术微信销售平台借由此时机提前放出消息,按时按点发放红包以赢得用户的注册和关注,当然这种公开的、面向广大用户的移动互联网式推广在这个时机一定是赢得了翻倍的关注率。


那么除了这种硬邦邦的抢红包碰大运的方式之外,微信红包群的建立无疑体现了微社交人际圈运营的功力,让原本比较弱的关系链变得相对熟络,从而加强了线上互动。群主收拢艺术圈相关人士于一群,有时是按照游戏规则按时按人数发放、有时则是随机撒红包,玩着玩着开始建立规则,头彩最佳者接龙继续按照定额发红包,群里一时下起了红包雨,可要说这红包有多大?壕包总是有的,但一分也是爱的红包更多,抢到就开心,抢不到也谢谢,抢不到就心塞的,什么心态都有,难道大家真的在乎红包数额?可能抢了几天赔得更多。更有人调侃说简直是抱着iphone6捡垃圾。我想大家在乎的绝不是以这种方式攒首付,而是在这种喜庆的氛围之中,增进感情与交流,虽然也没有实质的话题性交流,但仍然是拉动了陌生人之间的距离。


红包在我国风俗的传统意义上,主要是长辈给小辈的压岁钱,或是每逢喜事的喜庆祝福,亦或者是奖金等有一定社会关系的人在特定时机下的赠予。按说群里的人很多都互不相识,但是抢到的谢谢老板,发红包的也并不在乎是不是认识的人在抢。大家自觉的在群里因红包而产生互动,本身就往前走了一步。


微信这一强大的产品在悄然改变着人们的社交方式,同时也对艺术市场的营销方式带来改变。


目前已经有热火朝天的艺术微拍,这一本属二级市场的艺术拍卖被放到了线上,最为圈内认可的便是“阿特姐夫群”,运营8个月的成交额已达900万;今年1月杨画廊举办陈卓个展,便与姐夫微拍尝试合作,作品基本全部售罄;年轻艺术机构 KCAA也尝试通过微信自媒体平台介绍展览作品及提供线上咨询、线下销售服务;20149月成立的文奇首艺,是推广销售版画的微信自媒体艺术品销售平台,截止到目前也有不错成绩。


据笔者暗中观察,多数以微信平台为依托来进行艺术品交易的,都借由红包热潮为自身加了分,在疯狂体验这一产品之后,不仅促动了微关系更加紧密,也赢得了更多用户和潜在客户,相信在今年的日常运作中能够收获更多。


当然微信的受众范围相对较小、在支付安全上仍存在隐患等问题确实存在,但它也有着更为亲近的圈子化、趣味性、定位精准的推广优势,所以窃以为艺术品市场在今后也许会更勇敢的尝试移动互联网带来的营销策略变化,为传统的艺术品市场提供新的途径和方式。


 


 



评论阅读(人)
发表评论
验证码:
王胤

1983年出生于天津,本、硕毕业于天津美术学院。

现任99艺术网展览频道主编,兼管机构、版画、美术馆频道。

文章曾发表于《东方艺术大家》、《画刊》、《库艺术》、《大视野ilook》等刊物。

新闻热线:010-51374003-809/818/808 主编信箱 Email:xinwen@99ys.com 
媒介QQ:1484571929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01商务楼2001室 邮编:100015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京网文[2013]0344-083号 京ICP备09023634号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13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常年法律顾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