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收藏本站 99首页|新闻|展览|拍卖收藏|商城|专栏|特色|人物|书画|机构|出版|版画|招聘|社区|上海站|成都站|English
张长收艺术专栏
由马云释放的“信号”来谈私人收藏时代的个性化消费
2015-03-25 15:18:28
声明:本文为99艺术网特约专栏文章,未经协议授权,请勿转载使用。


马云光顾香港巴塞尔艺博会现场


前几日媒体曝光了阿里巴巴上市公司董事长马云光顾香港巴塞尔艺博会的消息,他曾询价周春芽、刘炜等当代艺术家的作品,询价即意味着感兴趣,这是马云释放的非常积极的“信号”。中国当代艺术市场前景可期,难道私人收藏又将迎来新的时代?

 

私人收藏时代的更新迭代

 

最近正在蔓延的“安思远热潮”引领全球目光聚焦到纽约亚洲艺术周,持续五天的佳士得“锦瑟华年——安思远私人珍藏”系列拍卖线下拍卖部分总成交额超过1.3亿美元(超8亿元人民币),但无论成交价是多么高,它的热度都盖不过“安思远”这三个字。然而“安思远热潮”不是一个偶然现象,就像国际友人尤伦斯夫妇、乌利·希克对中国当代艺术的青睐。只不过,继安思远热潮、尤伦斯夫妇抛售中国当代艺术品、乌利·希克将1463件中国当代艺术品捐赠给香港M+视觉文化博物馆之后,这意味一个私人收藏时代已经离我们远去。无论是在战争年代还是和平年代,总有一些人在平凡的世界里做着一些不平凡的事,而收藏家就是这样一群人。

 

当我们将目光再拉回到国内,谁在推动着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当代艺术家、艺术家经纪人、策展人、批评家、画廊、拍卖行、美术馆、艺术基金以及艺术媒体等等,当然还有收藏家。艺术家是生产者,经纪人、画廊、拍卖行是中间商,而收藏家才是最终的买家。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收藏家是至关重要的一环,他们不仅为推动当代艺术家的再创作提供了经济保障,更重要的是参与了一个时代文化价值标准的建设。从早期的“伤痕美术”后文革时期到85’新潮,从中国当代艺术“F4”的崛起时代到如今艺术界的国际化多元时期,收藏家也开始梳理自己的收藏线索和脉络,一个新的私人收藏时代正在形成,而且比之前来得更猛烈。

 

在中国当代艺术迅速发展,观念不断创新的今天,收藏家也在时刻关注并不断地接受新事物、新思维、新观念,这对于收藏家来说是一个挑战,不仅需要眼光,还需要魄力。中国当代艺术的收藏家活跃在京津地区的有李冰、王中军、管艺、乔志兵、唐炬、张锐以及林瀚等等,活跃在江浙沪地区的收藏家有刘益谦王薇夫妇、余德耀、郑好、戴志康、陆寻、周大为以及周艟等等,当然还有香港的娱乐大亨刘銮雄,台湾国巨集团董事长陈泰铭以及湖南的艺术长沙发起人谭国斌。



王中军 《洛杉矶的记忆》

 

私人收藏时代的个性化消费

 

收藏家都有各自的收藏喜好,中国已经进入私人收藏的个性化消费时代。比如李冰曾经是一名艺术家,1992年他的一幅油画参加过辽宁省的肖像大展,下海经商后在2005年打包收藏了沈阳东宇美术馆的79件当代艺术藏品,而后又收藏了张晓刚的“大家庭”、尚扬的“大风景”、刘炜的“红人系列”、曾梵志的“面具”、周春芽的“绿狗”、岳敏君的“笑脸”等等。然而这不是个案,自称“业余画家的”的王中军前段时间豪掷3.8亿元拍下梵高的油画,他之所以对绘画如此钟爱跟他的人生经历有莫大关系。他自幼酷爱绘画,1982-1985年曾在国家物资总局物资出版社做美术设计、摄影记者,如今已是华谊兄弟董事长的王中军将于201543日在保利艺术博物馆举办个展。还有一位收藏家也曾经是名画家,他就是唐炬。他曾在小学时代做过文艺宣传队演员,曾在青年时代做过银行的美工,如今他基本已收藏了上百件油画代表作,像冷军的《蒙娜丽莎关于微笑的设计》、赵半狄的《在那个早晨》、王沂东的《沂河水》等等。青年新锐收藏家林瀚毕业于英国诺森比亚大学的动画设计专业,2014年豪购200件当代艺术作品,收藏作品包括曾梵志、周春芽、草间弥生等杰作;同时他也拥有完整的青年艺术家收藏体系,包括欧阳春、陈飞、高瑀、邱炯炯等中坚青年艺术家的重要作品。如果按时间顺序推断,从泛艺术的角度而言,李冰、王中军、唐炬、林瀚等首先是艺术家,而后才是收藏家,他们的收藏初衷跟曾经的艺术情结有直接的关系。

 

私人收藏时代的个性化消费,不仅仅体现在收藏家的艺术情结,然而更多的收藏家是凭着对艺术的一腔热情,对艺术理想的建构。像刘益谦王薇夫妇、余德耀、郑好、戴志康、管艺、李冰、张锐、唐炬、谭国斌、林瀚、陆寻等,他们都试图通过一种公益机构像美术馆、文献馆等,来建立自己的“艺术王国”。这些公益机构不仅能够举办展览、研讨会等等,然而更重要的是能够放大私人收藏所带来的影响力。而将中国当代艺术私人收藏的影响力做到最大化的收藏家有创建和静园美术馆的李冰、创建管艺当代艺术文献馆的管艺、创建“家庭博物馆”的张锐、创建龙当代美术馆的刘益谦王薇夫妇、创建余德耀美术馆的余德耀、创建昊美术馆的郑好、创建谭国斌当代艺术博物馆的谭国斌、创建M WOODS美术馆的林瀚以及创建四方美术馆的陆寻等等,这些场馆的主要藏品就是当代艺术作品,其中也包括一些国际的。而像周大为、林瀚、陆寻、周艟这些80后藏家,他们比上一代大藏家更加个性,他们对艺术理想的建构更直接,因为年轻藏家更容易接受新事物和新观念,不管艺术家是国内的还是国外的,名气是大还是小,只要作品好就行。他们更多的是因喜欢而收藏,不会瞻前顾后,而上一代大藏家可能不是如此,先投资后收藏的因素更多一些。

 

其实,私人收藏本来就是一种个性化消费,收藏家是根据个人喜好来收藏艺术作品,这不仅是一种经济现象,也是一种文化现象。收藏家通过建构私人美术馆、私人博物馆、文献馆等途径逐渐放大了个性化消费,通过藏品展示让大众来参与个性化的文化消费。另外,关于收藏家的大量爆料新闻充斥于各大艺术媒体头条,这对于大众而言,也是一种个性化消费,而且收藏家也已经适应了这种镁光灯下的“明星光环”。马云光顾香港巴塞尔“胜似闲庭信步”,很坦然,虽然我们不知最后他有没有收藏艺术品,但谁又能断言马云不是下一个中国当代艺术的大收藏家呢?而毋庸置疑的是,这对于中国当代艺术来说是一个积极的“信号”,或许将来会出现一个马云当代艺术美术馆也说不准。

评论阅读(人)
发表评论
验证码:
张长收

2008年毕业于洛阳师范学院;2011年毕业于首都师范大学获硕士研究生学位。2011年至今在99艺术网工作,现任99艺术网新媒体中心主编及收藏主笔。


新闻热线:010-51374003-809/818/808 主编信箱 Email:xinwen@99ys.com 
媒介QQ:1484571929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01商务楼2001室 邮编:100015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京网文[2013]0344-083号 京ICP备09023634号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13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常年法律顾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