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收藏本站 99首页|新闻|展览|拍卖收藏|商城|专栏|特色|人物|书画|机构|出版|版画|招聘|社区|上海站|成都站|English
瞿畅艺术专栏
作为实践的历史
2015-04-23 11:14:34
声明:本文为99艺术网特约专栏文章,未经协议授权,请勿转载使用。

2013年威尼斯双年展期间,威尼斯的普拉达基金会(Foundatione Prada)举行了一场名为“当态度成为形式:伯恩1969/威尼斯2013”(When Attitudes Become Form: Bern 1969 / Venice 2013)的展览,重现了1969年由哈罗德·斯泽曼(Harald Szeemann)策划的里程碑式的贫穷艺术展。展览的策划者在普拉达基金会建筑中几乎原型重现了展览原址伯恩美术馆中——包括门框、地板、墙面涂料和暖气片,每一件作品都邀请原作者进行复制,并按照历史相片放置原样,所有无法寻回的作品都在其原位以白色胶布勾勒出作品轮廓以示其曾经的存在。《纽约时报》的一篇评论文章使用了“一场有关重演狂热的流行疫病”、“汗流浃背的伪真实”、“具有策略性的不精准”这样的批评来质疑展览重现历史的真诚性。因为没有机会现场观看这场展览,我很遗憾地并不能就作者的观点进行自己的判断,但是完全相信文章所描述、所批评的这一可能——对历史进行一场花哨的表演,并称之为“再现”。“再现”一方面为观众提供了重访历史的空间,另一方面也制造着信任的危机和失误的焦虑。申舶良在他的文章《当代艺术与现代乌托邦废墟》中也论及类似的怀疑:“…在近年,未能实现的现代项目,过早夭折的现代运动,受到低估的现代人物,积案盈箱的现代档案,像被接连放出墓穴的幽灵,成为当代艺术创作的常用资源,特别是对于那些想要解决当代社会问题的艺术实践,如果不为自己找个有几分乌托邦意味的现代精神源泉,似乎就难以拥有改造世界的强大说服力。”


在“新刻度与钱喂康”的展览制作中,我间或也回想到威尼斯的展览与关于它的评论,间或也拷问自己“新刻度与钱喂康”的工作是仅仅立足于对历史的一瞥深情的回眸还是更多地在试图拓展出一个研究甚至的感受历史的方法。这个问题始终萦绕我,但也随着展览的逐渐成形为我生成了一个回答。


新刻度小组与钱喂康的工作非常相近地前后开始于80年代末,并结束于90年代中期。分别生活在北京和上海,这两个艺术家/艺术家小组以截然不同的形式实践着一个非常相近的诉求,即放弃艺术家在创作中的主控权。钱喂康选择重量、自由落体运动等不可控因素作为作品的决定力量,以一列运算、物体自运动来限制艺术家在作品中的主观发挥;新刻度小组则选择以合作的方式对个人意志进行干涉,基于一套合作规则,通过不断地带入、解析、生成有效部分来完成一套任何人都可参与且结果必然的解析过程,同时小组三人的工作方式也如果新刻度的解析过程一般——是对三个成员个人创作意志的不断分解、消耗、提取和重组,最终生成一个与艺术家既存在因果关系又与其脱离的杂糅。在史料的阅读中我们发现艺术家被提及、被描述、甚至被定义的角度与语言都有着强烈的重复性,很多时候也是不足够的:他们亦或被简单地排列在某个艺术运动/流派中,亦或被冠以各种泛化的标签,亦或因为对创作的终止被神秘化。他们的名字脱离了具体的创作,虚弱地漂浮在艺术史的叙述中,面临着双重层次的“被遗忘”:被历史遗忘,亦被自己遗忘。


展览的制作分为两个阶段,在前期的史料收集、田野调查和亲历者访问之后,我们依据这些并不完整的资料对那些几乎被遗忘的创作进行再现与验证,尤其是在钱喂康的作品呈现中,所有关于创作细节的空白都由我们的阅读、推理以及“想象”填平。这种沉浸式的工作方式使得这些作品的再现本身就是对钱喂康的一次彻底的阅读和具有批判性的检验,所有的蛛丝马迹都转换为身体实践,每一次的“阅读-提问-检验”都成为“实施-发现问题-拆除再实施”。这种将制作实践纳入历史研究环节的工作方法也成为我们在这场历史回溯中体验到的新的可能。将历史信息投入实际的制作/推算——进行一次行动上的、立体化的叙述,这一叙述一方面是对史料的行动检验,另一方面也清晰呈现了它的语气:抛弃辞藻与评述,以尽可能冷静、克制的语言重述艺术家的工作。在这个层面上看,这样的历史研究、历史叙述本身就与两个艺术家/艺术家团体的诉求平行,即对个人表达、浪漫叙事的回绝。

2014年夏天,OCAT图书馆出版了一本题为 “艺术史的迫切性”讲座文本合辑,呈现了机构对艺术史研究、艺术史书写的关注和具有批判性的思考。2015年的“新作展二”一方面延续了“从艺术的问题到立场的问题:社会主义现实主义的回响”(“新作展一”平行展)的反思角度:对“标准”艺术史书写的怀疑;另一方面,也是在我看来最重要的,是展览呈现出了与2014年图书馆出版物题目完全吻合的、关于面对/书写/调查/重现艺术史的强烈的迫切性。这个工作的意义并不在于让这些曾经的创作者以艺术家的身份在当代复活,并以我们规划出的、他们在艺术史中的“新位置”作为展览价值的证明,而是还他们的创作一段尽可能完整、公平的描述,并在这两个个案研究的基础上继续以紧迫的目光投向艺术史的书写。

评论阅读(人)
发表评论
验证码:
瞿畅

研究生毕业于巴黎文化艺术管理学院(IESA)艺术文化管理专业。曾任“新作展#1:从艺术的问题到立场的问题:社会主义现实主义的回响”、“新视觉2014| 多型演变:一次近距离观察”、“新作展#2|’新刻度’与钱喂康:中国早期观念艺术的两个案例”策展助理,参与“万物有灵”、“OCT当代艺术中心藏品展”等展览及其出版物的翻译和写作工作,并为《艺术当代》杂志撰稿,现任职于OCT当代艺术中心展览部。

新闻热线:010-51374003-809/818/808 主编信箱 Email:xinwen@99ys.com 
媒介QQ:1484571929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01商务楼2001室 邮编:100015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京网文[2013]0344-083号 京ICP备09023634号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13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常年法律顾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