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收藏本站 99首页|新闻|展览|拍卖收藏|商城|专栏|特色|人物|书画|机构|出版|版画|招聘|社区|上海站|成都站|English
瞿畅艺术专栏
香港是个大商场
2015-05-29 11:17:20
声明:本文为99艺术网特约专栏文章,未经协议授权,请勿转载使用。

《亚洲国际都会》,梁志和,文字墙装置、公共空间橫幅,2008

在香港独立乐队My Little Airport 2011年的专辑《香港是个大商场》里,关于香港的灰色景象及其中的个人悲喜继续作为这个乐队低吟浅唱最多的主题,这其中包括上班族的辛酸、对政府的不满和青年人的压抑。近年来香港愈发刻板地被解读成了若干个固定的角色,除了是个大商场,它还是个著名的前殖民地、政治敏感话题,也是个“民族主义矛盾”的聚焦点。一个月前,在构思一个展览计划的时候,我提议以“香港”为主题讨论这个城市当下强烈的政治化标签和这里艺术创作之间的联系和断裂,进而以某种方式取消这种单一的误读。这个建议因为很多知识和研究上的不足、立场上的焦虑,被一个更加抽象的展览主题所替代。关于讨论“香港”这个复杂的地区的想法来自梁志和的展览(“请按钮:瞻前顾后…梁志和个展”),并且在一定程度上随着展览工作的开展与完结产生了看待这个相邻城市的稍加清晰的思路和愈加多元的角度。我想“香港”会是一个在观察、阅读、研究、参与下产生非常有趣视角(能够打破许多定式理解和大量“民族主义”声音的视角)的主题,而对梁志和这位香港艺术家的观看则是一个再好不过的开始。

《无题(旅行者系列)》,梁志和,摄影,1994-1998

作为梁志和在中国大陆的首次展览,“请按钮:瞻前顾后…梁志和个展”呈现了艺术家30余年创作中的31件作品,并以“城市与神话”、“主观记忆”、“不确定性的文字和语言”、“我的小小艺术界”和“空间的视角”等主题为线索,在展厅示意图上勾勒出不同的路线提示。展览入口处呈现的策展人卢迎华与艺术家的对话录像中,梁志和提到1992到95年期间,他在香港三联书店做助理编辑的工作经历。彼时面临回归的香港正在迫切思考着自己的历史与未来,出版及文化行业也以各种方式探索着“香港”自身的身份。在这份焦虑的启示下,梁志和的许多早期作品都在以摄影、雕塑等方式探索香港以及其中具体地方的历史和身份。譬如在《无题(旅行者系列)》中,他通过针孔摄影机将自己幻想作20世纪初记录陌生城市的摄影师,尝试在漫长的曝光中最真实地记录城市中重要的地点。2008年的视频及行为《我叫维多利亚》中,梁志和通过邮件和facebook收集了40多为名叫维多利亚的女性对自己名字的自述,并将其作为旁白灌入他从维多利亚路到坚尼地城一路拍摄的录像中,“维多利亚”这个名字,无论是与英国皇室的联系,还是对其拉丁词源引申,亦或是关于球星太太的暗指,都微妙地暗示着香港的历史以及因此根植于家庭和个人的关于美好的普遍想象。同年的另一件作品《亚洲国际都会》一方面对毫无指向性的宣传语言投以戏讽,另一方面以“亚洲国际都会”为对象进行想象进而对香港进行否定式检验。对于“制度”这种权威性与强制性的文字的质疑呈现在《HKABE》和《CC办公桌》两件做品里,其中,香港双年展的《参赛细则》和《香港文化中心租用条款》被梁志和分解和重构成失去语意的“荒谬”文篇。梁志和关于香港的创作全部来源于在这座城市中的生活与发现,因此这些作品无法逐渐构成一个关于“香港”的具体描述,而是愈加庞杂、愈加多棱地呈现出观看香港的新视角,无论是透过失真的城市景观,还是对城市的批判性想象,亦或是天空、监狱。

《cc办工桌》,梁志和,装置、表演,2004

同时,他的创作也没有简单地停留在地域讨论的范围之内,而是以地域为起点延伸出线索并不统一的、向各个角度发展的思考和创作。“家居隐事”系列聚焦的是创作者观察与记录个人私密空间的微妙感受,而《后宜家陈列》又将这种“窥私”的亲密视角拉回对家庭空间合法性的分析与消解。《无题(不仅及记忆的描述)》以香港艺术史为调查的起点,却最终将采访考察的中心定位在记忆的不可靠性上;同样地,在关于城市天空的系列创作中,梁志和更多地是在讨论观看的角度与新的可能:除去建筑、道路标识、街头广告这些用于阅读城市的“文字”,天空作为摄影概念中的“负空间”在成为观察主体之后所构成的略带陌生与诗意的视觉语言成为他在一系列创作中使用的符号。

《钱伯斯》,梁志和,摄影、彩色印刷,1999

一个朋友几天前评价梁志和的作品,觉得很多作品更像是半成品——没有进行足够深入的讨论和足够完善的视觉呈现,因而显得过于随性。这个朋友所描述的这种“未完成感”是我自己也能产生充分共鸣的,而另一层面上,这个质疑本身似乎也构成了一种回答。在我看来,梁志和的整个创作网络就建立在这种“没有说完”的可能性和开放性之上:他关于语言的讨论既可以发散到历史,也可以冲击制度,还可以涉及回忆;他对天空的观看既是关于摄影理论的,也是讨论城市景观的,还是涉及区域问题的。他为自己的创作构建了一套“词汇”,然而它的语法和使用又是在不断地转向、扩展和变化着。展览关于“空间”、“语言”、“记忆”、“艺术界”的这些主题一方面构成着各有指向性的讨论,另一方面互相交错、关联着,正如展览文本中所说,“(展览)借用德勒兹块茎论的概念构成着展览的组织方式和时空关系,贴切地描述在他的创作中纵横交错的指涉”——这种同样呈现在展厅中的交互性、游牧性与延展性也正是这位艺术家创作一个重要特点。


梁志和丰富、多元且开放、延展的创作形态恰好构成了对香港、对任何一个城市的观看方式的提示——这种观看应该是不断扩张、丰满的,而非不断被单一化、标签化、粗暴化处理的。同时,它也与这座城市的历史、现状产生着精神层面的联系,成为从更宽广角度认识香港的一个入口。


评论阅读(人)
发表评论
验证码:
瞿畅

研究生毕业于巴黎文化艺术管理学院(IESA)艺术文化管理专业。曾任“新作展#1:从艺术的问题到立场的问题:社会主义现实主义的回响”、“新视觉2014| 多型演变:一次近距离观察”、“新作展#2|’新刻度’与钱喂康:中国早期观念艺术的两个案例”策展助理,参与“万物有灵”、“OCT当代艺术中心藏品展”等展览及其出版物的翻译和写作工作,并为《艺术当代》杂志撰稿,现任职于OCT当代艺术中心展览部。

新闻热线:010-51374003-809/818/808 主编信箱 Email:xinwen@99ys.com 
媒介QQ:1484571929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01商务楼2001室 邮编:100015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京网文[2013]0344-083号 京ICP备09023634号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13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常年法律顾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