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收藏本站 99首页|新闻|展览|拍卖收藏|商城|专栏|特色|人物|书画|机构|出版|版画|招聘|社区|上海站|成都站|English
瞿畅艺术专栏
IMAGINE
2015-08-19 14:23:30
声明:本文为99艺术网特约专栏文章,未经协议授权,请勿转载使用。

钟正,去年烟花特别少,录像装置,尺寸不定,2015


在他的个展“请按钮,瞻前顾后…”里一场与策展人的对话里,香港艺术家梁志和提及自己在三联出版社的工作经历,以及当时(90年代中期)在香港文化界积聚的一种亟待认识自身历史的需求与焦虑,以及这种情绪与实践对于他在之后创作中大量出现的历史题材的启蒙意义。这种关于自我观看与自我认识的渴望,在梁志和看来一是源于殖民地教育中对本土文化及传承的忽视,二则是回归在即,香港面对即将发生的变化所产生不可避免的焦虑。在距离那场思潮近20年的当下,香港作为一个城市的自我观看仍旧继续着:作为香港最早的艺术家运营空间(artist-run space)之一,Para Site在从成立直至当下的展览实践中,对地方历史、本土文化、社会事件及其与更大语境下的文化、社会讨论都进行着不断更新的探索与艺术呈现。巧合的是,作为空间的七位发起艺术家之一的梁志和,也仍旧持续进行着连接历史与个人、地方与世界的创作实践。而这股或许是由他注入Para Site空间的地缘/历史关注亦同样衍生着基于香港城市的新讨论。


刘卫,《摘录#07》,典藏级颜料打印,120x101cm,2015


从2013年的“疫年日志:恐惧、鬼魂、叛军、沙士、哥哥和香港的故事”,到2014年的“人人档案”、“热望之房:性与香港”、“亚洲的离岸岛屿”,以及今年的“土尾世界:抵抗的转喻和中华国家想像”、香港外籍佣工社群计划等等项目,Para Site试图透过不同的侧面切入香港的文化背景与现状,对它的身份与纷争、危机与狂欢、事件与讨论进行着持续的观察与注释。而近年来此起彼伏的社会运动与讨论也不断催化着香港人更加迫切的自我省视。7月31日在Para Site开幕的展览“如果只有城籍而没有国籍”(Imagine There’s No Countries, Above Us Only Cities)便直接提出将城市作为个体、将城市生活作为叙述,对香港进行独立并多角度的审视。参与展览的12位香港艺术家从各自的视角出发描述这座日常生活于其中的城市,其中包括刘卫对家庭相簿的放大研究,试图透过对历史的回溯理解当下,她将幼时相片与多个代表香港身份的护照底页纹样的结合亦是将个人、家庭与群体的身份进行着重叠的、一体式的考量;程展纬则对城市视觉文化标志进行捕捉并通过对老式电视机显像管的负荷运作,使其呈现出烙印般的记忆、曾家伟俯拍记录下拖把擦抹茶餐厅每个角落的过程,试图通过最为日常、琐碎的角度与行为丈量并探索香港最为日常、琐碎的一隅;林恺倩则跳脱出地域框架,从网络的角度定义个人身份。通过包括餐饮、娱乐、家庭等各个城市生活的侧面的特写与省视,展览尝试着通过各个角度的观看与塑造呈现一个具有地域特殊性、历史特殊性、文化特殊性、作为个体的香港。


然而在这个政治纷争刚刚平息的城市之中抛出“如果没有国籍”的序言,它对香港内部政治架构以及香港/大陆政治关系的讨论必然会出现,并难免地成为这番内观的主题:钟正的《去年烟花特别少》题目取自1998年电影《去年烟花特别多》,通过数台电子/电视屏幕历数了1953年起香港各年烟花燃放的事记,暗示着2014年的风波,倒挂在天花板上的数个显示屏则低保真地呈现着烟花的屏幕中不真实的狂欢;邓国骞延续着他恋物癖且冷感的创作语言,作品《冷板》将数个取自香港立法会的物件组合为一个活动装置:被撕去外皮的办公椅上镶嵌着立法会纪念品,醒目印刻在包装上的宣传语暗示着质疑,而立法会作为民权象征的职能意义也在此时被纳入质疑的范围当中;叶建邦的《缺席发言,晚报系列》和《乔晓阳在2013年3月24日的讲话》则直接对报刊进行裁剪,设计出一个以香港–大陆为主题的语言/图像拼贴;吴家俊在Para Site现场呈现了数个小型“铁马”,并在室内的闭路监视器上直播着屋顶并排飘扬的中国国旗与香港特别行政区旗;黄荣法通过重建深港边界的岗亭并模拟再现深港两地之间“微妙的嗅觉分野”,检视着这一边界对香港地域身份的围守与渗透……针对当下政治议题的这些作品一方面讨论、诉说、象征着城市的现状与危机,另一方面,在这个“只有城籍”假设之下的展览里,对于边界、政治关系的焦虑也显得与这个乌托邦式的展览宣言距离甚远——相反,它更多思考着的正是城市的国籍,而关于“城籍”的展览题目则更多是一个政治想象。


曾家伟,拖地,录像,4分20妙,2015


近来身边几位同事在传阅一本名为《七年》的自传,作者关嘉莉记录了自己高中随父母从大陆小城市移民至香港,在七年的居民资格获取过程中所经历的身份认同的焦虑以及转变。“内地人”面对香港的尴尬与不适、所遭遇的抵触与怠慢始终是我们不变的视角,“如果只有城籍而没有国籍”所呈现的恰好是来自香港的视角,它同样是关于身份认同的、关于焦虑与困惑的,同样是真实切肤的。对于香港本土来说,展览的讨论或许仍旧有待深入和细节化;然而作为我们看待香港的一个视角,它转向自我省视的方式与讨论的各个角度,大概已经构成一篇不错的自述。


“如果只有城籍而没有国籍”的展览题目摘取自香港作家西西的散文小说《我城》,小说闲散怡适地以不同主人公为角度描述着各自简单的生活,或许正如小说的文本结构,展览试图呈现的也是由各自的诉说所拼凑而成的城市面貌:质朴而真实,跳跃却精神相连。展览的英文标题对笔者来说或许有更强的说明意义,改自约翰·列侬名曲《想象》(Imagine)的这句话(imagine there’s no countries… above us only sky)所想象的其实既非国土亦非城邦,而是不被任何意识形态左右的个体,共同生活在既无纷争亦无不公的世界之中。遗憾的是现下这个城市未能逃脱国籍,而这个国域之中也没有个体。不过但愿人人都是梦想家。


评论阅读(人)
发表评论
验证码:
瞿畅

研究生毕业于巴黎文化艺术管理学院(IESA)艺术文化管理专业。曾任“新作展#1:从艺术的问题到立场的问题:社会主义现实主义的回响”、“新视觉2014| 多型演变:一次近距离观察”、“新作展#2|’新刻度’与钱喂康:中国早期观念艺术的两个案例”策展助理,参与“万物有灵”、“OCT当代艺术中心藏品展”等展览及其出版物的翻译和写作工作,并为《艺术当代》杂志撰稿,现任职于OCT当代艺术中心展览部。

新闻热线:010-51374003-809/818/808 主编信箱 Email:xinwen@99ys.com 
媒介QQ:1484571929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01商务楼2001室 邮编:100015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京网文[2013]0344-083号 京ICP备09023634号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13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常年法律顾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