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收藏本站 99首页|新闻|展览|拍卖收藏|商城|专栏|特色|人物|书画|机构|出版|版画|招聘|社区|上海站|成都站|English
瞿畅艺术专栏
耿建翌:一种状态(上)
2015-09-11 11:50:17
声明:本文为99艺术网特约专栏文章,未经协议授权,请勿转载使用。

耿建翌,《肯定是她》,1988


1987年,紧接着他最负胜名的油画《第二状态》,耿建翌完成了一个极具观念感和挑衅性的作品计划——《自来水厂》。作品搭建了一个迷宫式的空间结构:墙面相互旋绕围成三层走道,引导观众随通道步入设有椅子的中间区域,然而在艺术空间中常见的悬画位置上,艺术家却凿出一个个尺寸适中、间距恰好、如画框一般的长方形墙洞,供步行在空间中的观众相互观察、窥望。此时,这个步履流动的“水厂”空间中产生了一种与这个交叠旋绕的空间结构相仿的人际互动——作品成为观众彼此观察的工具而非对象,借助这个提供足够视野并对窥视者身份进行恰当保护的观察工具,无论是窥视的愉悦还是被窥的不安都同时投射于每一个观众。从这个角度来看,《自来水厂》或许隐射着一种乔治•奥威尔(George Orwell)笔下“老大哥”(Big Brother)式的紧张感,同时似乎也巧妙地预言着十余年后诞生并澎湃至今的真人秀文化。作为中国最早的参与式艺术范例之一,它从体制批判、心理学、社会学、流行文化,甚至空间美学的层面都可以展开讨论和引申,然而这件作品之于耿建翌,最为重要的或许是呈现了他在此之后始终不变的创作基础,即将作品视为一个“墙洞”,借此对当下的社会与生活进行窥察,并同时也被窥察着。就像他在2012年一次访谈中的描述,“艺术是我看世界的一种媒介”。



耿建翌,《婚姻法考试》,1994



1. 窥察

在对耿建翌的诸多评论中,始终出现的便是他对不同创作方式的不断探索以及他作品中从不缺乏的“趣味感”。一篇评论文章中曾经这样描述道,“我不知道还有没有什么创作媒介没被老耿使用过”。在他始终以观察为纲的艺术工作中,耿建翌不停变换的实际是他对世界的观察姿态以及他的分析方法。在他1994年的作品《他是谁?》中,耿建翌向街坊邻里收集当日家中无人时拜访他宿舍的一位不知名者的信息:包括邻居提供文字描述,记录了当日所见情景、对陌生访客的外貌描绘,以及三幅手绘草图,所有资料都由提供者盖手印证明。在《工作笔记》(1995)中,耿建翌雇佣跟踪者近距离观察并记录下特定对象在一天之内的行为与言说,并将跟踪者的记录作为作品进行展示。分别创作于2005和2007年的两件影像作品《做到正确的自己》和《抵消》亦是以同样的窥察的视角捕捉被观察者的言行,再邀请他们在被拍摄的、具有表演性质的背景下重现当日的一举一动。有趣的是,耿建翌以窥探为观察姿态的这批作品与法国艺术家索菲•加勒(Sophie Calle)在上个世纪80年代的一系列作品不乏相似,这位以跟踪、冒名、揭露个人隐私著名的艺术家曾在作品中冒充酒店清洁工拍摄住客的私人物品以及他们临时在旅途中安设出的私人空间(《酒店》,1983)、跟踪路上的陌生人并通过图文记录被跟踪者的言行(《尾随威尼斯》,1981)、在拾到一本通讯录后联系每一位联络人并请他们对失主进行描述(《通讯录》,1983)。这种以窥探解决好奇的创作方式在一定程度上契合着耿建翌借助作品观察周遭的工作模式,加勒曾将她的作品描述为“游戏”——每件作品都是依照不同规则进行的探索活动,而这种有关试验与好奇心的创作语言也恰好应和着耿建翌诙谐、荒诞的作品气质。不同的是,加勒在作品中始终回归的是作为第一人称的自己——她以自己的视角记录、拍摄、制定规则,甚至请人跟踪并记录自己的行踪(《影子》,1981),试图书写一个单一作者的创作文本,而耿建翌在创作中很早地将观众/他者的介入放在与创作者同等重要的位置,以一个观察者的角色在脱离正常轨道的设问下对现实进行考察。窥视作为耿建翌“观看世界”的方式之一,以一种直接的、具有侵略性的、措不及防的力量胁迫“世界”(事件、人、场景)以真实的面貌向他袒露,也迫使参与者/当事人直面真实的自己。如果说索菲•加勒是真人秀中的明星,那么耿建翌更像在一旁思忖着、执镜的摄影师。正如在他们同样涉及死亡主题的录像作品中,加勒记录了自己母亲离世的过程(《抓不到的死亡》,2007),而耿建翌则拍摄了一只濒死的鸭子在生命渐逝时的眼神(《视觉的方向》,1996)。



耿建翌,《没用了》,2004



2. 调查

与窥视相关的,是耿建翌基于“观察”的初衷,更加明目张胆、正儿八经的社会“调查”,他以类似社会学定量研究的问卷调查形式收集参与者的回应,并将这些由参与者填写或按规则提交的回应物作为作品的一部分。从1988年的作品《表格与证书》开始,耿建翌开始在创作中纳入对表格、文件和收集品的运用。与此同时,这些作品中对观众参与性的强调也逐渐确立并构成他这部分创作中一个重要的手段——“自己工作一半,观众完成一半”(这种对“参与性”的探索早在《自来水厂》中就进行了大胆的尝试)。贯穿80年代至今的这批以档案文件的填写与收集整理为手法的创作中,所涉及的观察角度包括了对体制标准的再现与检验、对社会现象的捕捉与考察,而耿建翌不乏冷静、幽默的再现手法则如同一个巧妙的反问句式,淡然却有力地对当下的生活投以反思与拷问。在向“黄山会议”的参与者发放形式标准、充满迷惑性的个人信息收集表后,耿建翌又在一所中学里发起了一场以《婚姻法》为范本的填空考试(《婚姻法考试》,1993),在作品《计划生育条例》(1994)中则呈现了未被填写的《计划生育法》测验。在这一系列检验、收集、考察人们对制度规则的回应的作品中,耿建翌“使坏”地将规则的真实性重新回置在怀疑范围之中,利用“考试”、“填表”这样的制度性活动反向地迫使参与者对制度产生个人的意见与理解。


在《确有此人》(1994)、《肯定是他》(1988)、《肯定是她》(1988)中,耿建翌从提问的另一个方向出发,收集大量有关个人的证件、证件照、关系证明的资料文件,以此证明个体的存在与真实性,与此同时指向一种“程式化人生”的荒诞。这批作品同样与档案学工作发生着关联,表面上这些相片、文字、证件构成了一套标准的个人档案,但在追溯这些资料来源及其整编方式时,作品又隐晦地指向着发证机关及它们的共同属性,进而对其有效性及工作价值投以关注与拷问。这种关于归档与分类的冲动更明确地体现在2000年的《家-展览文档》里:耿建翌将展览“家”中的所有作品按媒材分为不同颜色,再依据颜色对参展艺术家档案进行色块区分——展览信息此时被操作为不合时宜的、别扭的档案文件——然而这在一定程度上却也透露着耿建翌模仿体制同时嘲弄体制的工作美学。1995年,在纽约Omi艺术空间的驻场计划中,耿建翌向同期驻场的19位艺术家收集他们创作期间的废弃品,并经过整理将属于各个艺术家的弃物分类装在19个黑色垃圾袋中,作为他驻场的成果作品,这些敞口的垃圾袋随耿建翌为这些废弃品制作的一本说明性画册和艺术家们的同意书一起陈列(The Needs of Negative Reality)。2007年,他再次向生活在上海的朋友收集对他们来说无用的物品,每件物品配卡片说明其历史及捐赠者,根据耿建翌的整理与分类,这些作品按照不同的功能区分被安置在展览的四个部分之中(《没用了》)。在这种井井有条、强迫症式的收集与归档工作中,耿建翌继续“冒充”着体制建立者、监控者的角色观察整个过程。


(图片由香格纳画廊提供)



评论阅读(人)
发表评论
验证码:
瞿畅

研究生毕业于巴黎文化艺术管理学院(IESA)艺术文化管理专业。曾任“新作展#1:从艺术的问题到立场的问题:社会主义现实主义的回响”、“新视觉2014| 多型演变:一次近距离观察”、“新作展#2|’新刻度’与钱喂康:中国早期观念艺术的两个案例”策展助理,参与“万物有灵”、“OCT当代艺术中心藏品展”等展览及其出版物的翻译和写作工作,并为《艺术当代》杂志撰稿,现任职于OCT当代艺术中心展览部。

新闻热线:010-51374003-809/818/808 主编信箱 Email:xinwen@99ys.com 
媒介QQ:1484571929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01商务楼2001室 邮编:100015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京网文[2013]0344-083号 京ICP备09023634号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13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常年法律顾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