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收藏本站 99首页|新闻|展览|拍卖收藏|专栏|特色|人物|书画|机构|出版|版画|招聘|社区|上海站|成都站|English
李安乐艺术专栏
古代性文化在敦煌艺术中的表现
2016-01-13 12:35:09
声明:本文为99艺术网特约专栏文章,未经协议授权,请勿转载使用。

性文化和敦煌艺术的交集体现着宗教中有关人性的部分。本文所涉及的“古代性文化”指的是唐代及之前的性文化。性文化在先秦到魏晋时期坦荡清澈,到唐代变得开放大度,宋代以降便变得晦涩化了。


 榆林窟第25窟《老人入墓图》局部


性文化对敦煌艺术的影响很大。它为敦煌艺术的宗教价值取向加入了人性的文化因子,使其焕发出辉煌、生动而迷人的艺术光彩。


所谓“古代性文化”


一、古代性文化的界定


从狭义上说,凡与性密切相关的,均在性文化之列,如性爱欲、人体绘画,以及相关通俗文学、歌曲影视等。虽为大众文化的一部分,但性文化自古以来便受到一定的限制和抑制,如明清时期的禁毁书目录中,有很大一部分是关于性文化的。


从广义上说,除了上述之外,性文化还包括性方面的行为、科学、保健、教育、道德、法律,以及求爱风俗、婚嫁仪式、男女服饰、美容化妆等。


性文化又分为物质层面、制度层面和精神层面。物质层面指其所需具备的条件,制度层面指相关法律法规、社会禁忌等,精神层面指的是相关的心理、体验、观念、道德、宗教、哲学、文艺等。


中国性文化历史悠久,一开始与哲学、医学粘连在一起,如阳阳理论、素女经等。后来,性文化又在儒家礼制中演化为一明一暗两条线索:一条是充满儒家礼制的“白色性文化”,对性进行正当的规训、引导、限制,形成了体系化性文化,以一套合乎儒家的礼制来梳理;另一条是“黑色性文化”,即隐没在儒家伦理之下的很难摆在桌面上来谈论的与性相关的文化,包括性医学、性教育(古代妇女压箱的春宫铜镜、物件以及春宫画等)、性迷信等。本文要探讨的不是物质层面的性文化,而是交织在黑、白性文化中的性观念道德、性风俗礼仪及性审美。


莫高窟第85窟《淫舍图》


二、敦煌地区的性文化


敦煌地区指的是古代的敦煌文化核心辐射区。这片广大的区域有着非常丰富的文化艺术资源,其中就包含着极为珍贵的性文化(特别是在敦煌遗书和敦煌壁画中)。


敦煌遗书中关于性文化的资料非常丰富,内容十分广泛,涉及恋爱、结婚、性爱、性生活、性生殖等。敦煌经卷中涉及性文化的有P2054、P2207、P2539、P2610、P2635、P2641、P2646、P2661、P2666、P2702、P2976、P2999、P3252、P3284、P3350、P3354、P3410、P4542、S0343、S1360、S1725、S3096、S4633、S5706、S6537、S6965等(P为伯希和经录代号,S为斯坦因经录代号)。这些敦煌遗书大致分为经卷正面类和经卷背面类两种。经卷正面类稍可登大雅之堂,包括房中术、试婚文书、放妻文书等。如P2539为白行简所撰的《天地阴阳交欢大乐赋》,说的是道家房中术。经卷背面类多难登大雅之堂,较为俗秽,或为原始迷信,或为媚术、巫术,有婚孕、求爱、性爱图等。如敦煌遗书P2610背面是《攘女子婚人述秘法》,通过一些特定的迷信秘法来欀祈,以增进夫妇间的情爱与感情。如:


凡令夫爱,取家墙泥土,夫卧处下着,即爱妇。


凡欲令夫爱敬,取夫大母指甲,烧作灰,和酒服之,验。


凡欲令妇人爱,庚子日取东南引桃枝,则作木人□,书女姓名,即〔得〕。


凡男子欲令妇爱,取女头发廿茎,烧作灰,以酒平旦服之,验。


其大多以体毛、指甲等进行相关迷信活动,祈求达到一些性方面的目的。


在敦煌洞窟壁画、雕塑中也有许多性文化的资源,如莫高窟第209窟猴子手淫的塑像,莫高窟壁画中的欢喜佛修持(第465窟)、唐代婚俗(第12窟)、和尚禁欲(第257窟)、裸体飞天藻井(第428窟)等。


 莫高窟第98窟《新妇小娘子供养像》


另外,古敦煌地区的其他壁画和墓画中对性文化也有所表现,如嘉峪关明代戏楼壁画中的《和尚窥女图》,以及魏晋墓画中的七个圆圈、交颈鸳鸯、刈草裸女等。


医学专家史成礼在1997年着有以《敦煌研究》副刊发行的着作《敦煌性文化:敦煌性文化探索》。该书主要是从性医学的角度对古代敦煌地区的性文化进行考察(有些从敦煌遗书中考证,有些从敦煌壁画中的婚姻图式去探析),论述混杂,多做罗列,较少进行深挖,但作者对敦煌性文化与敦煌艺术的关联的构想很具有启发性和前瞻性,且书中所做的详实材料列举对相关研究很有参考价值。另外,笔者最近见到敦煌人李德峰写的《敦煌性文化揭秘》一书。该书主要是故事罗列、经卷释文,结构与史书较似,内容、研究思路与前者差不多,只不过结构更紧凑、更有条理。这两本书都浮于现象,不能算学术着作。


对于敦煌地区的性文化的研究,不能局限于性医学、性教育等,而应以文化的视角来看待,理解相关观念、婚俗、仪式、服饰、美容等。


性文化在敦煌艺术中的表现


敦煌艺术所包含的内容非常丰富。虽然它是表现宗教神性的东西,但如西方表现圣母子题材的宗教画一样,在很大程度上是对人性的展现。古代性文化在后期受到儒家思想的压制,变成了隐含的文化。


人们借着表现性文化中的本能体验、愉悦感以及性道德、性风俗礼仪来达到性的审美的目的。


莫高窟第329窟《女供养人》


一、性本能体验


性本能体验主要指的是由情感爱欲和原始冲动逐渐形成一系列规范,进而成为约定俗成的习俗。虽然总的来说宗教是禁欲的,但在文化道德规训下的性欲有时会突然溢出,挑战风俗。如莫高窟第209窟清代灵官塑像脚旁有一猴子手淫的塑像。猴子左手执桃,右手握阴茎,表情兴奋,体现了动物的性本能及其体验。元代的密宗金刚双修则是与藏传佛教相关的一种宗教表现,虽然有男女的裸体,但不是以性的表现为主。


以表现性器为主的裸体画,表现了原始性本能对宗教禁欲的某种颠覆。当然,这类画很难谈其艺术性。敦煌遗书S1360金刚般若波罗蜜经卷尾有标有西域文字注的男性裸体,性器夸张,表现粗俗。这种图画同现代社会中不文明的“厕所文化”中的图画如出一辙,表现了对性的变态表达心理。


古代社会对性的控制比较严密,将其牢牢地置于道德伦理以及文化制度之下。明清以来,对性的控制态度更是达到极致。性压抑可以说是古代社会的一种常态,人们对性的态度也是非常态的。因此,在庄严的经卷中出现一些带有“恶搞”性质的裸体图、性爱图也就不难理解了。


莫高窟第146窟《外道女》


二、性风俗礼仪


社会风俗及礼仪对社会及人有重塑的作用,而性风俗礼仪更是如此。这里的“性风俗礼仪”是指性文化中的精神层面,指有关两性生活的婚嫁、生育、丧葬等一系列的风俗礼仪。


首先说婚嫁的性礼仪。莫高窟第12窟晚唐时期的壁画《弥勒经变图》中的《嫁娶图》表现了婚嫁的场面,其中有对两性婚嫁中拜礼的独特表现。《嫁娶图》中,新娘站立欠身,双手合掌为拜,新郎匍匐叩首行拜礼。这种男跪女不跪的独特拜礼在敦煌壁画中较多。蔡伟堂《敦煌壁画中的〈婚礼图〉探讨》一文中对见之于唐宋时期的壁画有统计,此类有14例之多,如莫高窟第33、445、117、156、358、360、12、474、25、138、147、91、240窟及榆林窟第25窟等。宋人王楙《野客丛书》中有关拜礼的条目中云:“自唐武后尊妇人,始易今拜,而不屈膝。”《事物纪原》卷“妇人拜”条引孙甫《唐书》:“唐武后欲尊妇人,始易今拜。是则女屈膝而拜,始于唐武后也。”男跪女不跪的宗教壁画反映出自武周后男女两性关系及社会地位的微妙变化。综合诸多有关洞窟,婚嫁图中一般有以下内容:宴饮、行礼、奠雁、乐舞、合卺。这与敦煌遗书P3284、P2646中关于迎亲之礼的内容完全一样。


其次说丧葬中的性风俗。榆林窟第25窟北壁《老人入墓图》描绘了古代有关丧葬的风俗。作为一种特殊的丧葬方式,“老人入墓”展现了唐代敦煌地区流行的丧葬观念。“老人入墓”的习俗源自印度,《大唐西域记》对此有记载:“至于年耆寿耄,死期将至,婴累沉疴,生涯恐极,厌离尘俗,愿弃人间,轻鄙生死,希远世路。于是亲故知友,奏乐饯会,泛舟鼓棹,济殑伽河,中流自溺,谓得生天。”可见在印度佛教文化中,老人会自我流逐自然,听天由命。《佛说弥勒下生成佛经》有“人命将终,自然行诣冢间而死”“人命将终尽,自往诣尸林”的记载。在弥勒信仰中,死不过是等待弥勒将其带入佛国净土的一个途径。《老人入墓图》中,体态丰腴、衣着华丽的女眷表情悲戚,而老人则表情淡然。


莫高窟第146窟《魔女》


三、性审美


性审美是关于性的美学意义上的观照,是作为性征的身体对美的理解和表达。性审美包括性的观念、性的服饰、性的美容。身体是体现性审美的载体。


男女两性对自身审美条件、审美期待和审美需求有着不同的理解。莫高窟第98窟壁画中曹氏家族女眷们的“绣面”“花颜”及头饰奢华繁复,体现出当时的奢靡享乐之风。而各时期女性的修眉、花钿、面靥、戒指等反映了不同时代的审美观念。


敦煌曲子中“犀玉满头花满面”的描绘与敦煌艺术中的服饰文化相一致。在服饰审美文化中,女性的服饰特别有代表性。如五代时期的第409窟中,侍从头戴平顶扇形便帽,身着大褶衣,内穿白裤,粉紫的脸颊显得别有一番韵味(或许是颜料变色所致)。


服饰包含很重要的一项,即美容——眉毛、口唇、脸颊的修饰美化。古代女性化妆步骤繁多。以唐代“时世妆”为例,有敷铅粉、抹胭脂、画黛眉、贴花钿、贴面靥、描斜红、点鹅黄、涂唇脂等;妆容有白妆、红妆。唐宇文氏《妆台记》记载:“美人妆,面既傅(敷)粉,复以胭脂调匀掌中,施之两颊,浓者为酒晕妆,淡者为桃花妆;薄薄施朱,以粉罩之,为飞霞妆。”


眉毛是古代女性颇为性感的部位。各种眉形都是将原有眉毛拔去,再用青色的颜料描绘。描上的眉毛使女性显得更加妩媚诱人。初唐时期流行细眉,如月眉、柳叶眉等,以柳叶眉居多。贵族妇女像和菩萨像多描以这种眉形,显得庄严高贵,如莫高窟第57窟、334窟等壁画中女性的眉形。盛唐妇女盛行阔眉,略呈“八”字形,如第112窟壁画中妇女的眉形。晚唐时期流行把眉毛画得阔而短,形如桂叶或蛾翅,如莫高窟第107窟东壁下部的供养女和第130窟都督夫人的眉形。眉毛的形式,据研究者考证,有云纹眉、蝶翅眉、柳叶眉、蝠形眉、螳螂眉、鸳鸯眉、花眉、直眉、环眉、刁眉、方眉、尖眉、点眉、鸭蛋眉、棒槌眉、葫芦眉、火焰眉、寿字眉等。眉毛的流变多在于眉毛的长短宽窄、黛色深浅及色彩的变化,展现出女性的妩媚妖娆。


花钿是古代妇女脸上的一种花饰,形状繁多,有桃形、梅花形、宝相花形、月形、圆形、三角形、锥形、石榴花形、三叶形以及各式花鸟虫鱼形等三十多种。


面靥是施于面颊酒窝处的一种妆饰,通常以胭脂点染,也有用金箔、翠羽等物粘贴而成的。在盛唐以前,妇女面靥多作小圆点;盛唐以后,形如钱币和杏核,称为“钱点”和“杏靥”;同时还有各种花卉图案的,称为“花靥”。唐五代以后,面靥妆饰愈趋繁缛,增加了鸟兽图形,有的甚至还将这种花纹贴得满脸皆是。这在曹氏供养人壁画中可以看到。莫高窟第61窟的《女供养人群像》、第98窟的《曹议金家族贵妇图》中,人物面部有多种花靥,表现出五代贵妇人艳丽的妆容。


莫高窟第130窟甬道南壁盛唐时期的壁画《都督夫人礼佛图》中的女性饰有桂叶眉、口红、面靥和花钿。第445窟北壁盛唐时期的《弥勒经变女剃度图》虽然表现的是女性剃度的场景,但从另一个角度表现出一群女性螓首白妆、顾盼生致的魅力。


裸体在性审美中占有一定的比例,比如在酒泉丁家闸东晋墓中,墓室南壁所绘刈草的裸女,全身裸露,手执耙,作刈草状。人物描绘线条简约、夸张传神,一方面与魏晋时期的艺术神韵极为相合,另一方面也反映出魏晋时期妇女安逸、开放、泼辣的个性特征。而裸体飞天的传统则源自于印度宗教。古印度对人的身体美很早就有深刻的认识,印度音乐的身体性特征亦非常显着。那些舞动或飞翔的裸体(或半裸)飞天形象(如莫高窟第28、143、276窟的壁画中)也逐渐由男性或中性转向女性特征,在曼妙的舞姿中展现出宗教的性审美。


男女相会的场面在敦煌壁画中也有一定的描绘。这些青春的男女,借着宗教教义的图式得以展现出关于性的全部。莫高窟第321窟初唐时期的壁画中就绘有一对青年男女在卿卿我我。男子手执女子身上的披巾,二人相向而立,似在喁喁细语。第85窟南壁晚唐时期的《报恩经变》中描绘了太子在王宫的树下弹筝,一女子对面而坐,聆听入神,似乎是传递爱情的场景。第85窟南壁的另一幅图《淫舍图》描绘了两个青年男女偎坐于床,眉目荡漾。在这些性感的女性形象中,女性的特性表露无遗。


女性之美在敦煌壁画中有很多表现。如莫高窟第329窟的女供养人窄袖小衫,贴体罗裳,手持莲花,表情娴静地跪坐于毡上,修长的娥眉、明眸红唇、白皙的肌肤、丰腴的体态彰显出女性的妩媚、优雅。第146窟中《外道女》的女性形象极为生动。其将双臂交于胸前,脸庞露出,长长的袖口自然下垂,样子很“萌”。而第335窟的《魔女》则表现了女性的形体魅力。


我们对含有再现性的图像加以关注,不是为了获得单纯的视觉上的赏心悦目,也并非是出于道德的矫正,而是对人性中性感之美的艺术的反观。


第130窟盛唐甬道南壁都督夫人太原王氏供养画像 (段文杰临摹)


性文化对敦煌艺术的影响


古人对性的看法并非是龌龊不堪的。我们从魏晋墓画中刈草的裸女可以看到其时性观念的坦荡及清澈。唐代开放的性文化对敦煌壁画的风格有着直接的影响。如榆林窟第25窟北壁的《老人入墓图》中那些丰腴、性感、妖娆的女性,着艳丽的服饰,低胸露乳。特别是无名画工对乳沟简单的一笔勾画,将唐代的性感文化带到生死离别的宗教体验中。


性文化在一定程度上对人进行了身体的、文化的、人格的塑造,使人生成了与之息息相关的身体观念。


在古人的生活中,性是常态化的,是光明正大的。性文化,特别是敦煌地区的性文化对敦煌艺术产生了一定的影响。首先,它将枯燥的宗教说教变得充满现实意义。宗教信仰所要展现的神性的东西通过人性展现了出来。性文化蕴含在敦煌艺术中,使宗教的清修教义多了一些鲜活、生动的人性之美。其次,敦煌艺术将性文化中关于习俗礼仪以及身体之美等带入宗教壁画中,反映出当时的主流文化,也从侧面反映出当时画工们对时代文化的敏感。

评论阅读(人)
发表评论
验证码:
李安乐

李安乐,1980年生,甘肃静宁人。甘肃省美术家协会会员、美术理论委员会委员,甘肃省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美术委员会委员,中国艺术人类学学会会员,中华美学学会会员,曾获2008年、2012年中央美术学院青年艺术批评奖。有文章发表在《中国社会科学论丛》《社会学家茶座》《中国艺术报》等。


新闻热线:010-51374003-809/818/808 主编信箱 Email:xinwen@99ys.com 
媒介QQ:1484571929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01商务楼2001室 邮编:100015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京网文[2013]0344-083号 京ICP备09023634号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13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常年法律顾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