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收藏本站 99首页|新闻|展览|拍卖收藏|专栏|特色|人物|书画|机构|出版|版画|招聘|社区|上海站|成都站|English
周俊艺术专栏
当代中国画出现三种极端现象令人担忧——周俊
2016-06-02 13:33:27
声明:本文为99艺术网特约专栏文章,未经协议授权,请勿转载使用。

一,首先是中国画特有的表现生命意兴的精神,情感,力度,气韵,神采正在消失,丰富的用笔运动中与墨,水交融产生的精,神,气的感染力荡然无存。由于迎合市场,当今的中国画创作已异化成一个面目三大特征,(工细面目:满构图特征、色彩化特征、制作化特征)而且已泛滥成灾。


 


 


 


 


 


 


 


 


 


 


 



A、满构图的扬短僻长:


以虚当实是中国绘画特创,空白是有意味的,是精致的体现,画得密密麻麻,费话太多,罗嗦则是表示小功夫、苦功夫。而以少胜多、以虚当实、体现写意的精髓,特别是大写意的精神是难功夫、大功夫、真功夫。以最简单的形式展现最复杂的情感,这是人类表达思想高难度的理想境界。这也是符合现代人崇尚简约的审美特征。


B、色彩化变成水彩味:黑白是理性的意味,色彩是感官的刺激,黑白更具有艺术的纯洁性和内涵,在宣纸上发展色彩的效果远远差于油画布上的效果,这是由材料决定的。任何一个人、一件事、一种形式都有它的独特点、限制点。水彩画、水粉画方向去发展中国画的话,路会越走越窄,最终让西方绘画所取代。


C、制作化成为工艺制造:在“创新”的鼓动下,我们丢失了水墨画最基本的技巧特征---书法用笔。这是世界绘画史上独一无二的中国画特征,无论从观念上还是技术层面上对世界绘画史的贡献都是无与伦比的。我们扔掉“金碗”找饭吃,玩起了雕虫小技真是太可笑了。使得画面的效果浮薄无力,把气韵生动,骨法用笔变成了工艺流程,中国画的阳刚之气和笔墨韵味全然无剩,都成了小情小调的商业绘画了。


 


 


 



二,缺乏对传统精神的整体把握,死守绘画的模式,重复古人的笔墨,拒绝外来艺术的现代影响,这样的“国粹”保护,势必将水墨画定格在历史遗产中。它可以作为当代社会中的现象,但绝不能代表当代社会中的艺术主流。


我们不得不接受这样一个事实:宋元的山水画高峰谁还能超越?即是有人尽全心力模仿得一模一样又如何呢?更何况当代人怎么可能真正回到历史的原点重温董源,巨然,范宽的心境呢?因此,如果我们还在局限于祖宗为我们留下的经典样式楷模,沉浸在怀古情怀之中一笔一墨,模仿他们古意的山水样式,那么我们是否还认可艺术的价值在于创造:这个古今中外大师无不验证的价值规律?但是有一点是事实:那就是一旦我们丧失了艺术家必须具备的原创能力,近代画不过民国,民国画不过明淸,明淸画不过宋元的基本情况怎么可能改变?如果我们不具备创造愿望,那有的则是扞卫,保留文化遗产的热情,那不妨旗帜鲜明地声称:做一个完美称职的高级画匠也无妨,就不要“做婊子又要立牌坊”以大师自居忽悠年轻人了。如果中国画真的会衰竭,完成不了当代形态的转换,与这种不作为的“大师画匠”误导下一代有关。


不要忘了一个根本事实;宋元的山水画是以理想的人文价值观和完美的个性样式融合得天衣无缝而成为经典楷模,这个经典样式无论从观念,形式,材料,凝聚着完整的中国绘画艺术特征,同时又是以个人语言方式来体现的:(董源与范宽画的一样吗?王蒙与倪瓒画的一样吗?)中国画从宏观的角度与外来绘画应该是“大庭相径”,从微观的角度艺术家更应该是“各自为阵”的。所以要明白,这种个性表现力的宋元楷模一旦成为永久的范本而被相尽模仿,我们的性情是不是也被格式化了?当代水墨的尝试的真正意义就是要在这样一种前人巨匠的威摄下如何改变,突围。无非是在观念,形式,材料三大绘画要素上下功夫。我们的创新应该放在保持中国写意画特征前提下,绘画形态上重构,在这个过程当中渗透着当代人的意识。现代形态的完成要靠在传统绘画上下过功夫的人同时又是精通西方艺术的人。这就对艺术家提出更高的要求。


 


 


 


 



我个人反对在材料工具做一些雕虫小技的改变,因为这样会使中国画变得越来越工艺化,制作化,色彩化。因为这会使水墨的自然精神式微,而自然精神恰恰是中国绘画艺术在世界上独一无二的个性特征,因此我们更应该注重从精神层面上发掘水墨大写意气势磅礴的自然效果,展开想象的翅膀,表现自然界中不可捉摸的神秘,原始,张力的宇宙力量,在这样追求之下重组精微笔墨的框架关系,才有可能与传统山水画可居可行可游的逍遥山水理想拉开距离,同时又没有失去自然精神的中国价值观新水墨,为世界美术史发展增添新的一页。


三,用西方的价值观仅仅是运用中国画的材料,拿洋人的黑白画当中国画创新是自毁武功,视为中国当代新水墨画更是幼稚,因为洋人穿上中装就是洋人。作为中西艺术交汇的衍生品另当别论,但并不属于中国水墨画的范畴。这三种现象都不能体现中国水墨画在世界艺术之林中独特而不可取代的形象。


中国画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与机会,危机四伏标志着再生的来临。传统水墨画是否能完成当代形态的转换,能否成为真正当代绘画标志性的中国身份。关键取决于我们对东西文化知己知彼的认识高度与深度,我们不可能指望那些没有在传统绘画里下过苦功的门外汉,拿西方黑白画改造中国画,这是一种幼稚的企图。我们期待真正有传统水墨画功底,又理解西方现代绘画的领军人物,这样的人虽然少,但很重要!这种人挺的住名利的诱惑,孤独与寂寞的磨练,经历长时间的积累才能成大器,他们具备严谨的学术态度,创造性的思维,又有国际视野的高度,义不容辞的使命感和与西方艺术相抗衡的精神。这样的人住在国内这样浮躁的环境里实在是太艰难,但是我相信还是有人会坚守的!


--------2016年选自“周俊论艺”第六章

评论阅读(人)
发表评论
验证码:
周俊

周俊专栏个人简介:“周俊,当代国际水墨画家,87年毕业於中央美院硕士研究生班,后担任上海美术馆研究创作人员,现居住荷兰,法国和中国。”

国际水墨画家周俊,上个世纪80年代中国有影响力的中国画画家, 1987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与范迪安,尹吉男,吕胜中,侯翰如,隋建国,苏新平,徐冰,等为同届硕士研究生,后担任上海美术馆研究部研究创作人员,1989年出国,开启了他国际画坛的艺术生涯,近26年的海外艺术活动中,众多的西方美术馆博物馆为他举办过个人回顾展,耐人可贵的是,周俊先生始终站在世界艺术的高度坚持中国艺术精神的价值观,一直从事水墨艺术的研究创作并赢得同行的尊重。


新闻热线:010-51374003-809/818/808 主编信箱 Email:xinwen@99ys.com 
媒介QQ:1484571929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01商务楼2001室 邮编:100015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京网文[2013]0344-083号 京ICP备09023634号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13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常年法律顾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