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收藏本站 99首页|新闻|展览|拍卖收藏|商城|专栏|特色|人物|书画|机构|出版|版画|招聘|社区|上海站|成都站|English
钟刚艺术专栏
机构批判绕不开的几个问题
2013-11-07 17:39:58
声明:本文为99艺术网特约专栏文章,未经协议授权,请勿转载使用。

最近一些机构批判的项目陆续在几个艺术中心和美术馆进行,机构批判似乎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关注。由于我也写过几篇美术馆评论的文章,对机构批判的讨论会有一些关注,机构批判所关联的艺术与社会、艺术与意识形态控制以及艺术与资本主义的关系,也是我感兴趣的领域。但在留意这些机构批判的讨论时,我发现当前的机构批判,主要着眼于理论层面的探讨和国际议题的同步转换上,一些基本问题并未认真对待。我想基于当前机构批判的一些现状,谈谈在今日中国,一项有效的机构批判,应该引起重视的几个问题。

 

1、机构的批判,可不可以接受机构的资助?目前的机构批判活动都得到了艺术中心、美术馆的资助,这些“机构批判的对象”表现得非常大方和大度,但是他们的资助,会不会影响到机构批判的有效展开和真实进行,却值得怀疑。严肃的机构批判,应该以中间立场进行,机构批判的组织者只有对此有一个基本的共识,机构的批判才值得信服。资金充裕的美术馆即便有心推动机构批判这项工作的进行,但也应该慎重使用这笔经费,不能超越界限,将钱花在不恰当的地方。很少会有一家开业不久的餐厅,去资助一场餐饮行业的批判活动,他们的举动,很有可能会被认为是有失公允的,也可以被怀疑有动机和阴谋,这样的行为甚至还会遭到同行的抵制。但一家年轻的艺术中心或美术馆组织类似的活动,却被一些评价认作是“学术”的行为,是在进行“知识的生产”,这很不可思议。在中国会有不少美术馆、艺术中心认为,自己是独立于这个艺术环境之外,持有的是中间立场,他们正是以这样的错觉在做美术馆,才会如此勇猛向前,无所畏惧。

 

2、机构真的欢迎批判吗?有些艺术家以行为表演的方式来调侃美术馆体制,策展人甚至都能从美术馆拿到赞助来组织机构批判的讨论会,艺术机构似乎对机构批判的热情很高,但事实果真如此?最近中国美术学院博士闻松批评北京798的蜂巢当代艺术中心馆长夏季风在“伊比利亚时期”涉嫌参与洗钱,夏季风以上门请教的客气姿态邀约见面(但有网友怀疑夏的本意是约架),无论闻松的指控是否属实,机构批判在某些时候(点中穴位的时候)不会受到欢迎,甚至还会面临被报复的危险。如果机构批判收到的不是抵触,是殷情的欢迎,那要么是机构足够宽容,要么就是他们的批判无关痛痒,毫无力量。现实中也还有一种机构的批判,只是追求智识上的求索乐趣,没有明显的指向性,也不会得罪任何人和任何机构,这是目前盛行的皆大欢喜式的批判,也是我们见到得最多的机构批判的类型。这种“皆大欢喜”的盛行,是不是正常的现象?值得留意。

 

3、机构批判中,理论比个案重要?如果机构批判将主要精力放在机构普遍化的问题分析,从政治环境、资本影响、内部科层化等方面来展开机构批判,固然能引起很多共鸣,也能起到一些警醒的作用,但没有扎实的个案批判,机构批判很有可能会停留在一个只有假想敌、没有真实对象的保险区域。即便这样的批判已经常态化了(当前有批评家泛滥的趋势),批判也不会因此拥有力量,甚至还会使机构批判在其他研究同行面前丧失尊严,稍加回顾就会发现,热闹的机构批判,并没有给我们带来多少精彩的个案研究成果,相关出版物更是尤为贫乏。

 

4、机构批判真的必要吗?我们是否进入了机构批判的恰当时机?对于今日中国,这会是一个问题。当中国的一家地方美术馆尚且还没有把一些份内事做好,美术馆的基建工作才结束,展厅的甲醛尚未散去,美术馆的一切事务都在起步阶段,这个时候就开始反省自己的工作,讨论美术馆的霸权以及美术馆的体制弊病,其实是缺乏讨论诚意的表现,也很可笑。美术馆能够批判性地建立制度、展开工作当然可贵,但也需要先等待他们把一些基础的工作完成,同时让美术馆先明白自己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什么,比如美术馆是否应该出租自己的展厅给画廊?馆长在职务期间应不应该买卖自己的作品?美术馆作为一个公共文化机构,财务报表是否应该对外公开?这些都是美术馆工作中的原则问题,是工作底线,也是批判的前提,如果批判活动没有这些基础条件,批判容易成为行为表演。当大部分美术馆还没有能力搭建起值得称道的研究、策展的团队,美术馆的工作还是一团糟,机构批判何谈有效,机构批判有必要从中国当前的艺术机构的现实出发,灵活地调整批判的策略。

 

5、谁来提供机构批判的平台?表面上追求客观和中立的媒体,能不能做到?熟悉中国艺术媒体环境的人都会知道,做起来非常困难。处于商业环境中的媒体,仍有逐利的本性,对一些依赖展览广告来维持运营的艺术媒体来说,得罪金主会影响到他们的生存,尽管他们能对一些非广告客户开展机构的批判,但这是失衡的、势利的行为。前不久出版的小说《摇摆798》对艺术媒体的乱象有生动的描述,值得一读。至于艺术媒体之外的大众媒体,《北京青年报》“副刊版”上发生的“安迪-沃霍复活事件”足以暴露大众媒体对艺术的漫不经心,尽管他们所在的日报不用仰赖于展览广告来生存,但他们对机构的批判,永远都是“看不懂”、“哗众取宠”、“天价”和“做局”,如果一些机构批判的组织者或有志于推动艺评发展的基金会诚心希望推动这项工作的发展,可以尝试对艺术记者开展短期的免费培训。机构批判不应是精英化的讨论,应该有公众和公众媒体的参与,没有他们的参与,闭门会议式的机构批判很难有推动事态发生变化的力量,更何况,公众也需要在机构批判中得到启迪和成长。

 

6、谁能担负机构批判的使命?是独立于画廊、美术馆的学院力量吗?很多美术学院美术史系的教师都有一个批评家的社会身份,他们多年从事艺术研究和评论工作,公众往往会对他们的专业性相当信任,但现实中,又因为这些“批评家”也积极介入到了机构的工作中,甚至也参与到了一些追逐利润的艺术市场操作中,他们所进行的机构批判,其实已经部分丧失了公信力,需要加以警惕。他们发表的批评文章,有必要分辨哪些是客观的分析,哪些是收受贿赂以后的文字买卖。中国的反智体制让大学教师无法依靠教学、研究获得体面的收入,他们中的一部分人员只得出让一部分专业声誉来进行市场交换,机构批判的复杂性正在这里。

 

7、机构批判是艺术圈内的事吗?经常会有人说艺术圈内如何如何,知识界对艺术多么无知,其实,要开展机构的研究和批判,期望将它收缩在艺术圈内来讨论,是不现实的,比如美术馆与当代艺术所批判的陈腐体制实际上是融为一体,并不是一个做当代艺术的美术馆就摆脱了体制,得到了解放;当代艺术机构与画院中的从业者甚至也有相似的文化背景,它们的管理方式也有同一性;“机构”同样在意识形态管控和资本力量的双重积压下寻求自由地发展。机构批判必须将机构所处的处境、政治氛围、历史背景联系在一起来展开,通过更多的横向和纵向的对比,从中发现共性和差异,才能推动机构批判的深掘式发展,而不至于像现在这般,只是一团乱麻。

评论阅读(人)
发表评论
验证码:
钟刚

先后供职于南方都市报、南都周刊等媒体,负责文化、艺术版块的报道与编辑。现为自由撰稿人。

新闻热线:010-51374003-809/818/808 主编信箱 Email:xinwen@99ys.com 
媒介QQ:1484571929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01商务楼2001室 邮编:100015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京网文[2013]0344-083号 京ICP备09023634号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13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常年法律顾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