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收藏本站 99首页|新闻|展览|拍卖收藏|商城|专栏|特色|人物|书画|机构|出版|版画|招聘|社区|上海站|成都站|English
钟刚艺术专栏
十问深港双年展
2013-12-25 09:31:50
声明:本文为99艺术网特约专栏文章,未经协议授权,请勿转载使用。

    因为参加深港双年展“建筑评论工作坊”的原因,我多次在浮法玻璃厂改造的展馆中穿行,这样的体验有别于过去几届一次性的看展方式,我对双年展的认识也在反复观看和一系列讨论中不断修正,最后我想呈现给读者的不是一个整体的观感,而是十个有待解答的问题,有些问题看上去很刁钻,近乎于质问,我提出来,是因为它仍有公共讨论的必要。策展团队可以选择回应,也可以视而不见,对此我没有必然的期待。

 

    1、为什么又是老厂房?第一、二、四届深港双年展都在华侨城东部工业区的厂房内进行,这一次又选择了位于蛇口工业区的浮法玻璃厂,尽管后者的空间更有探险体验,甚至还能给人带来刺激和惊悚,但我们不应忘记一个背景——国内正在掀起一股厂房改创意园的流行风,已经有越来越多的城市卷入其中,大有接替“大广场”成为城市流行的趋势。深港双年展作为国内唯一一个以城市/建筑为主题的双年展,是应该追赶这一股已经泛滥的潮流,还是反思它?创意园的流行,是改变了千城一面的景观,还是强化了这一景观?深港双年展应该直面这个问题。

 

    2、在废弃的厂房做展览,真的是冒险吗?奥雷-伯曼在与建筑评论工作坊的学员交流中提到,深港双年展选择废弃的工厂,而不是在美术馆展出作品,是一次冒险,这听起来似乎没错,但这样的冒险在很多城市已经进行过了,不少年轻人都已经习惯去废弃的厂房里拍婚纱照,开咖啡馆,谈恋爱,所谓的冒险,只是一种已经流行起来的新鲜玩法。如今在美术馆那些中规中矩的空间举办双年展,恐怕更有冒险的味道,从那些既成的空间中找到重新使用的奥妙,难道不是更有挑战的事情吗?在美术馆,策展人将赤裸裸地展现他挑选作品和组织展览的能力,而不是用一些奇特的空间打动人,这似乎也是难度更高的工作。更何况,老厂区需要被激活,一些门可罗雀的美术馆,不是同样需要这些国际双年展的“降临”?

 

    3、“价值工厂”的商业目的是不是太明显了?让我先描述我的一次看房经历:前不久,我去某个地区的碧桂园看房,发现开发商在售楼部之外建了一条商业街,超市、早教机构、溜冰场都已进驻,有意思的是,附近并没有居民,那些商铺都由碧桂园的员工在“经营”,开发商想告诉买家,这里会有一条热闹的商业街,但眼前这一切,又是不真实的,碧桂园的员工预演了它日后的场景。这与“价值工厂”里的“预演”几乎是一样的,废弃的厂房经由建筑师进行空间改造,消防设施已经配备齐全,能够随时出租使用。在这些等待被租用的空间中,OMA、MOMA、V&A等机构在其中举行了工作坊,这似乎告诉了那些正在寻找空间的事务所、设计公司:“这个空间可以这样使用”,这与碧桂园商业街上的情形不是同一回事吗?奥雷-伯曼在展览宣言中其实已明示了这一点:“这座建筑、各种机构和各项活动的参与者们将共同成为主角,让这座工厂重生成为深圳未来的热点”。简单来说就是,双年展的目的之一是让这个工厂成为深圳的热点区域,租金上涨,周边区域被激活,就像华侨城东部工业区所发生的一切那样,但这也太赤裸了吧?

 

    4、深港双年展一定要背负“激活”的使命吗?回顾过去五届双年展,举办双年展的任务列表中分别有激活华侨城东部工业区、激活市民广场、激活浮法玻璃厂的使命,双年展一定要承载这些功利主义的重负才能办下去吗?日后的双年展只能在一些大财团的支持下在他们的地盘上进行?

 

    5、“价值工厂”的空,是一种策略?深港双年展的导览手册中用了不少像“亲爱的观众”、“欢迎来到文化特区”等“迎宾口语”,非常亲切,但热情相邀的观众到了“价值工厂”能够看到什么呢?是站在机械工厂那一个个小房间的门口,旁观MOMA、OMA那些不知道在干什么的工作坊,还是去砂库看看是哪些地产商赞助了双年展?难道在一个工厂区开辟的一块菜地,能够吸引远道而来的观众。为什么要将筒仓的大部分空间空置起来,策展人只想展现建筑师改造旧厂房的技艺吗?价值工厂的“空”和文献仓库的“拥挤”,如此安排的逻辑是什么?“价值工厂”没什么可看的“展出”,也许是刻意为之的大胆实验和冒险,也有可能只是一次仓促的应付,无论怎样,展览团队都不难自圆其说,这是不少展览面对公众时最为狡猾的地方之一,但一个诚恳面对公众的团队,需要对此作出解释。

 

    6、蛇口的价值是什么?无论因为什么原因,深港双年展从中心区转到了蛇口,一个曾经的“特区中的特区”,遗憾的是策展团队只从那些废弃的工厂中看到了创意活化的价值潜力,但蛇口的遗产,难道只是那些可以再造的厂房?蛇口曾经在中国改革开放和政治体制改革上大胆革新,领风气之先,这一传统是不是应该给予更多的关注,引发更大范围的讨论?可惜的是蛇口部分的展出仅限于郑玉龙、黄伟文策划的蛇口历史编年表和一个广告宣言式的“蛇口再出发”,双年展中的蛇口,只是作为一个赞助方的形象勉强出现,以此不断提醒观众蛇口工业区赞助了这次双年展,蛇口这个作为共产党治理下的共和国边缘区域的特殊价值和政治隐喻,都没有在展览中揭示。双年展选择了一个可供大展拳脚的敏感区域来组织展览和活动,策展人却不断地对我们说:欢迎来到文化特区!这是不是表明策展人对蛇口的历史了解得太少了,只能一个劲地告诉业主和观众,这片厂房的价值无限,是“价值工厂”,会成为“文化特区”?

 

    7、双年展为什么对一些老议题情有独钟?从2007年欧宁的《边界计划》参展,到2009年欧宁担任总策展人对二线关的关注,直到这一届,仍有作品围绕二线关展开,这些同题作品是否有一个推进关系?回顾过去几届深港双年展,会发现二线关、城中村、深港交界的河套地区、城市农场、深圳市民广场都是非常热门的议题,现在随便找一个做建筑相关工作的人,都会向你表达对城中村和市民广场的兴趣,深港双年展关注城中村、市民广场独创之处是什么?也许有人对今年的“价值农场”感到新鲜,其实早在2009年,欧宁团队就在南山区的文心广场种菜,这两轮重复种植的关系是怎样的?为什么要一再种植农作物?第一次种植的经验是否被第二次吸取?这些都是双年展团队需要解决的问题,否则,这种重复只是对一些流行议题的简单回应,只是不厌其烦地唱“同一首歌”罢了。

 

    8、双年展会公布收支情况吗?从公开的材料上得知,深港双年展得到了深圳市文化创意产业发展专项基金的支持,也从招商局蛇口工业区有限公司得到了赞助,这只是简单的台面信息,作为一项接受财政补贴的文化公益活动,是否应该公开每一项支出,在财务上做到公开、透明?我们期盼双年展更前沿、更有实验性的同时,也应该避免随意的挥霍和智力腐败的发生,深港双年展是否有意愿在这个方面作出表率?深港双年展当然可以像其他双年展那样把财务状况当作许多机密中的一个,但在深圳,一个体制改革呼声最高的地区,深港双年展的前卫性是否应该是全方位的,而不是有选择的?

 

    9、香港跑哪去了?深港双年展是双城展,但奇怪的是这次双年展的网站、导览手册上都没有香港部分的影子,双年展办公室是否应该对此有一个交代。

 

    10、“价值工厂”漏雨事件给我们带来什么启示?双年展开幕9天后,遇到了“冬季罕见的暴雨”(“临时闭馆通知”中的表述),展馆中某些区域出现了漏雨现象,这对一个以建筑为主题的双年展而言真是一次“来自上天的戏谑”,无论双年展探讨的问题多么前沿和时髦,一群专业建筑师居然没有认真修整屋面,没有考虑会遇到下雨天,这确实是很荒唐的事情。更有意思的是双年展方面在闭馆通知中称漏雨的主要原因,是“冬季罕见的暴雨”,这种官方的“措辞术”,表明行政机构在问题暴露后愚弄观众的习惯。漏雨问题其实反复出现在中国各地的新建筑中,一个前沿的城市/建筑双年展是否应该重视一些基本的问题,这难道不是建筑工作的起点吗?

评论阅读(人)
发表评论
验证码:
钟刚

先后供职于南方都市报、南都周刊等媒体,负责文化、艺术版块的报道与编辑。现为自由撰稿人。

新闻热线:010-51374003-809/818/808 主编信箱 Email:xinwen@99ys.com 
媒介QQ:1484571929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01商务楼2001室 邮编:100015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京网文[2013]0344-083号 京ICP备09023634号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13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常年法律顾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