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收藏本站 99首页|新闻|展览|拍卖收藏|商城|专栏|特色|人物|书画|机构|出版|版画|招聘|社区|上海站|成都站|English
钟刚艺术专栏
陈侗的虚荣心
2014-04-03 09:17:34
声明:本文为99艺术网特约专栏文章,未经协议授权,请勿转载使用。

博尔赫斯书店


最近博尔赫斯书店在北京路开了第三家分店。这处位于新大新百货后面的街巷店面,原本由学而优书店租用,学而优因为经营状况不佳,决定停租,于是陈侗接手。一家有情怀的人文书店关张,另外一家独立书店接手,有点薪火相传的味道。


这次陈侗将书店开到北京路,似乎想向外界传达出了一个信息:反商业的独立书店,照样可以打入一座城市的商业心脏。


这听上去有点像是对商业社会的挑衅!当博尔赫斯书店周围的店铺都在奋力吆喝,追逐利润时,这家书店在周末的下午六点就打烊了。我在书店拿起一本《当代艺术文 选:观念与影响》准备埋单,却意外地被店员告知,这本书是赠书,不用购买。陈侗的用意,大概是要教导那些从事当代艺术工作的人该好好读书,在展览前言中少 写一点病句吧。


我们每天都能感受到资本社会的冲击,而我们的工作,也卷入到了各种资本的生产中,博尔赫斯书店提供了一种异质性的、与现实格格不入的价值观,它是对抗利润 的,毫不讲究效率(投入与产出比低),如果要用今天中国最时兴的发展观来看待陈侗的活动,它的发展,只是多开了几家亏损的书店。你很难说它越做越好,他只 是在坚持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而已。


陈侗做事的方式,当然会有一些介入并影响公共生活的用心,但更重要的是,这是在公共空间中的个人行为。作为一名普通的工商户,陈侗不必去考虑开这家店要影响 谁,改变谁,他没有那个义务。即便他只是为了满足自己的虚荣心,也没什么不可以。陈侗不在乎金钱,但他看重名誉,要不然很难解释一个人为了贴补书店,“一 顿乱画”,生产出大量自己未必喜欢的作品。陈侗似乎有意以这种身份的双重,来体现他的独特性。这当然可以理解成是他的策略。


陈侗的行动,已经影响到了大量珠三角的艺术工作者,我猜想陈侗一定很享受这种“意想不到的影响力”,这也促成了陈侗将这件事坚持十多年。即便有人学习陈侗做 类似的事情,但他们很难坚持这么长久。这些年来,珠三角艺术圈风云变幻,也只有博尔赫斯书店以这么独特的方式坚持到现在,可见陈侗的开店行为,要复制起 来,没有表面看起来的那么容易。


其实更准确来说,从北京路店的开张,也表示他的坚持中,有一点点“变化”:陈侗并没有无趣地死守一家店,他还在扩张,就像怡乐路上的那些来自日本的便利店一 样,博尔赫斯书店也开始了连锁经营,只是陈侗用市场的形式,在干一件反市场的事情。而这一点,博尔赫斯书店又是一以贯之的。


如今,“怎样寻找艺术赞助”已经是策展人的一门必修课,不少策展人会议也都围绕它展开,艺术似乎只有得到基金会或公共财政的资助,才能展开和发生。但艺术基 金却并不是那么好对付,正如皮埃尔·布尔迪厄所言,“文艺与科学资助会逐渐使艺术家和学者在物质上与精神上依附于经济力量与市场制约”,它是一种“微妙的 统治形式,它之所以起作用正式因为人们没有察觉这是统治”。陈侗是以最简单、最笨的方式,来化解这些外界看来很复杂的事情,并且把这种做法坚持下去,做到 极致,这正是陈侗最有魅力地方。他只是拿出了自己部分的卖画收入,就做出了那些“模式摸索者”无法做的事情,他用行动替代了口号。当然,比陈侗的作品价格 更高、享有更多财富的艺术家大有人在,但只有陈侗做成了这件事,这也说明,这不只是金钱的问题。


作为一名艺术家和批评人,陈侗可以将他的行动理论化,让这件具体、琐碎的事情通过这些理论的阐释变得深刻、宏大和好看,但他没有这么做。他没有把理论附加到 行动中,而是从行动中发现了理论。跟陈侗聊天,他会跟你讲怎么拖地,怎样安排清洁阿姨擦玻璃,解释博尔赫斯书店为什么要开奔驰车接送罗伯-格里耶,为什么 把罗伯-格里耶安排住进五星级饭店是重要的。他在叙述这些日常事务时,其实也在描述他的工作态度和方法。当博尔赫斯书店小洲分店开张时,访客将地板踩脏, 陈侗要求职员反复拖地,脏了就拖,无论怎样,要保持地面的洁净。他在做一件小事时的重复性、坚持以及近乎苛刻的要求,与他做书店的方式是一致的,这一点也 能从他策划的展览中感受得到。


我感兴趣的是,陈侗在叙述这些琐碎的日常事务时的方式和语言,这些琐事是很多艺术家所忽视的,他们也许认为,“搞艺术”、“做研究”比处理这些琐事更重要。当然,也只有对现实警觉、并保持洞察的艺术工作者,才有能力从这些琐碎中发现它与艺术的联系。


我相信一名优秀的艺术家,应该有一套面对日常生活的叙述方式,你能通过一段朴实的交谈,就能被他的艺术所感染。这一套叙述方式,是与艺术行动、艺术语言融合 在一起的。对陈侗而言,做书店就是他的行动与语言的结合,他对商业的对抗,以蠢笨的方式将一些事情坚持做下来,让它变得不可复制,这看起来很特立独行,但 这其实是一名艺术家的本分。如果陈侗去太古汇开一家向诚品书店致敬的书店,在书店里卖时装,他就不是如今这个严肃、有趣的陈侗了。那是一个商业美学的世 界,与艺术的关系已经不大,更重要的是,它根本无法满足一名严肃艺术家在谈论“这件事”时的虚荣心。我相信陈侗是在乎这点的。

评论阅读(人)
发表评论
验证码:
钟刚

先后供职于南方都市报、南都周刊等媒体,负责文化、艺术版块的报道与编辑。现为自由撰稿人。

新闻热线:010-51374003-809/818/808 主编信箱 Email:xinwen@99ys.com 
媒介QQ:1484571929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01商务楼2001室 邮编:100015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京网文[2013]0344-083号 京ICP备09023634号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13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常年法律顾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