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收藏本站 99首页|新闻|展览|拍卖收藏|商城|专栏|特色|人物|书画|机构|出版|版画|招聘|社区|上海站|成都站|English
廖廖艺术专栏
艺术家的身份焦虑(二)
2014-02-19 18:47:47
声明:本文为99艺术网特约专栏文章,未经协议授权,请勿转载使用。



西方艺术家的身份焦虑


古希腊和中世纪的欧洲有艺术品而没有艺术家,只有工匠。工匠的地位甚至比不上中国古代民间画坊的画工,因为他们当中有些是奴隶,他们的名字几乎都不会出现在艺术品上。工匠自然也没有身份的焦虑,他们只关心三餐一宿。


文艺复兴初期的欧洲,艺术家仍然处于中世纪的卑微地位,被看作下等工匠甚至奴隶。文艺复兴中期,随着欧洲经济发展,资产阶级兴起和人文主义影响下,个人意识开始觉醒。艺术被越来越多人接受,艺术品创作者的地位也水涨船高。


杰出的艺术家与只擅长工艺的工匠逐渐区分开来,他们中的一些人有了“艺术家”的身份,而另一些则继续从事着多面手的工匠的工作:画画、做家具,兼职修鞋。


15世纪中期,那些技艺精湛,甚至具有人文思想的工匠有了艺术家的身份,随之而来的就是“身份的焦虑”。以达·芬奇、米开朗基罗为首的大批文艺复兴时期的艺术家,不但拥有熟练的创作技术,还具有科学、文学、音乐、哲学的知识,最重要的是具有人文精神。他们希望通过种种努力,让艺术籍着科学和人文精神而成为高贵的事业。让艺术家的身份与哲学家、思想家、人文学者、科学家处于同等地位。


如果说中国宋、元、明的文人画家始终没有摆脱“身份焦虑”的宿命,那么,文艺复兴时期的艺术家则成功地解决了“身份的焦虑”,他们中的佼佼者把艺术提升到历史上前所未有的高度,彼时的艺术家也成为一个高贵的身份。


现代艺术家的身份焦虑


中国古代的文人画家是因为吃得太饱,所以有了身份的焦虑。而有的艺术家则是因为吃不饱,从而产生身份的焦虑。20世纪30年代,美国陷入经济大萧条,无数的艺术家也陷入了困境,包括德库宁、波洛克和罗斯科这些日后的红牌也饥肠辘辘,人比黄花瘦。当艺术品换不来一餐饱饭的时候,艺术家开始对自己的身份产生焦虑——艺术何用?艺术家何用?


幸运的是,此种因吃不饱而产生的身份焦虑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美国政府于1935年成立了“国家艺术进步管理局”,雇佣超过6000名艺术家,委托他们创作并发工资,此举帮助许多艺术家度过大萧条困难期。


20世纪30年代的大萧条当中,美国艺术家幸运地保住饭碗,免于“身份的焦虑”。在三十年之后,轮到中国的艺术家因为饭碗被砸,而陷入“身份的焦虑”。文革期间,受到“反动黑画”与“文艺黑线回潮”的牵连,大批艺术家被打倒在地。与此同时,非艺术专业的群众走上前台,创作各种伟人头像和红色艺术。真正的艺术家只能“台下我望台上你做我想做的戏”。无数的艺术家对自己的身份产生怀疑与焦虑,如果我不是一个艺术家而是一个贫下中农或工人阶级,那该多好?


文革已经结束了三、四十年,今天的艺术家已经不会再希望成为一个农民或者工人。但是他们依旧无法摆脱“身份的焦虑”。今天的许多艺术家,既想迈进艺术史,又想配合资本运作,还要迎合体制主流。有的艺术家一边宣扬自由理性精神,一边搞江湖小圈子,一边在体制里占一席之地······看似如鱼得水,背后甘苦自知。事实上,今天的艺术家需要面对的身份错位而带来的焦虑与煎熬,远甚于历史上的任何一个朝代。


结语

黑格尔认为焦虑是恐惧的一种,这个德国人太悲观,我们不妨乐观地认为,焦虑的潜台词就是渴望与抗争,焦虑是时代进步的动力之一。艺术家的焦虑并不是坏事,重点在于你为什么而焦虑?


康德曾经不停地追问:“我是谁?我身上发生着什么?”关于身份的追问与焦虑,也是今天的艺术家需要面对的重要命题:我是谁?我应该为了阶层和地位而焦虑?还是为了身份的标签而焦虑?还是为了艺术的方向而焦虑?


如果黑格尔与康德太过隐晦艰涩,我们不妨再听听邓紫棋的《泡沫》:“再美的花朵,盛开不就凋落;再养眼的星,一闪过就坠落。”历朝历代,多少烈火烹油、鲜花著锦的达官显贵,早已“凋落与坠落”,恒久远的只有艺术家的身份。


【相关阅读】


艺术家的身份焦虑(一)

评论阅读(人)
发表评论
验证码:
新闻热线:010-51374003-809/818/808 主编信箱 Email:xinwen@99ys.com 
媒介QQ:1484571929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01商务楼2001室 邮编:100015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京网文[2013]0344-083号 京ICP备09023634号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13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常年法律顾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