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国强的荣耀与罪责

2014年8月8日17点,艺术家蔡国强在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的个展“九级浪”,以其代表性的“白天焰火”揭幕,黄浦江上长达8分钟的烟弹起舞,让蔡国强继2008年“大脚印”焰火之后再度成为社会舆论争议焦点。

争议焦点

引发公众恐慌

这场历时不到8分钟的“白天焰火”秀产生了大量烟雾,引发不少市民猜测是否发生了突发事件并且担心烟雾会对环境造成影响。不少市民致电反映情况。傍晚5时35分许,[email protected]“5时05分许,在黄浦江上进行了一场‘白日烟彩’烟火创作表演,产生了大量烟雾。”但仍有市民质疑:“黄浦江是上海地标之一,在这里进行小众化的行为艺术,是否值得商榷?” [更多]

是否污染

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声明称蔡国强“白天焰火”创作得到了上海市公安、消防及环保局的审批与认可。为了呼应此次展览的生态环境主题,"白天焰火"所用产品均符合环保标准,并主要以食用色素、食品粉、衣服色料等无毒成分构成。但仍有市民心有余悸,称这是“视觉、空气双重污染”。 [更多]

是否艺术

去现场的人觉得“美得震撼”,被吓到的市民大喊“丑到不行”,还直接拨打110报警。

吕澎:从我个人角度来说,单纯的放放焰火,是没有太大的艺术价值的。 [更多]

朱朱:近几年,他的创作主要是在公共表演领域及演艺领域发展,所以这也是我们最终没有选择他的原因。 [更多]

正面声音

陈丹青:迄今,关于蔡国强的议论与评说,包括他的自述,大抵将他的实践归结为中国资源的借取与活用。诚然,这是显而易见的,但玩弄中国牌不是他的专擅。近二十多年,太多中国当代艺术家以种种过于聪明的——抑或廉价的——方式搜刮所谓“中国资源”,并竭力探触更为广泛的西方资源,使之利用或被利用,期以兼收“船”“箭”之效,而居然奏效……我所属意的不是作者的智谋,而是罕见的秉性,一种如今我愿称之为异常专业的“业余感”:在我所知道(而且佩服)的中国同行中,蔡国强可能是唯一一位自外于西方艺术庞大知识体系的当代艺术家。说来诡谲:在中国当代艺术家那份“世界性”名单中,蔡国强却是最被关注,同时,玩得最为猖狂的成员。因为谋略?可能。但从另一面看,我们何以测知“世界”为什么选择他?在我看来,蔡国强的纷纷法术缘自他的“业余感”,缘自那份有点奇怪,然而十分诚实的“非知识分子化”。悖论而合理的是,他始终把握一种居然在世界范围持续奏效的“本土性”:虽然早经居定纽约,蔡国强仍以一种固执的方式使自己至今活得像是一位地地道道的福建泉州人。——陈丹青为《蔡国强:我是这样想的》所撰序言2010年4月15日

皮力:这篇腾讯新闻的报道太有意思了,有图有真相,但是通篇不提艺术家是谁,要干什么?若问艺术在今日之中国有何用处,就看看这篇报道吧。

伍劲:他的整个创作谈不上转型不转型,这个展览开始的时候,我觉得烧瓷器、烧纸那些东西都很一般,不是很吸引人,如果展览就此打住的话,确实不算一个理想的展览,而焰火是他的拿手好戏,一旦放了焰火,整个项目就有神采了。昨天刷屏的蔡国强,看看手机上的图像就令人喜欢。(确实可能断了很多抽象绘画的后路,人家都把天空当画布了)面对这样能征善战的艺术界的猛男,很多人在赞叹的同时也会感到不快,这家伙确实太能干了,注定会抢了很多人的饭碗,甚至大腕也不例外。对于蔡国强,朋友圈里一篇赞叹的统计下来几乎都是女粉丝,男人们集体噤声。大家或许都憋足了劲找机会也大干一场,当然谁都明白机会有限。历史选择了蔡国强,不管基于什么理由。成王败寇的理论,在艺术界也同样有效。蔡国强在沪上的焰火表演,确实传递了他主题点名了的忧伤,不是吗?

  • 陈丹青

    陈丹青

  • 皮力

    皮力

  • 伍劲

    伍劲

反面声音

吕澎:使用中国美术馆的所有展厅来展出一个在语义上闪烁其词的艺术家的作品,一定存在着玩弄政治、资本和意识形态游戏的严重问题,然而,蔡国强的艺术让需要当代艺术家严肃对待的所有问题在五彩缤纷的烟火下消失殆尽。可以肯定的是,与黄永砯、谷文达、吴山专、徐冰相比,蔡国强的艺术在思想洞察力与批判性方面对中国当代艺术史没有太大的贡献。不过,与过去人们对艺术的性质与意义的理解不同,蔡国强的艺术及其影响象征着意识形态领域的冲突彻底地在以利益为基础的全球化范围内被悬置了,在新世纪第一个十年即将结束的时候,在一个由权力与资本临时搭建的台基上,蔡国强告诫了所有的本质论者:中国的实用主义已经成为今天人类的世界观,在这个世界的任何一个地方,只要愿意,人们曾经坚决捍卫的批判或质疑立场就可以变得可有可无。——《蔡国强的展览意味着什么?》2008年8月15日 更多>>

崔灿灿:终于,蔡大师从福建地区的中国工艺美术大师走向世界美术大师,又回到了他的故土,原地。那些至今徘徊在根雕、陶瓷、紫砂、琉璃本土行业的大师们,至今也想不明白,为什么他是世界的?大师们别叹气,你们只懂资本不懂为资本权贵修饰的美学;你们只懂传承却不懂传承的地域政治和风情猎奇;你们只懂展览不懂如何讨好当地,拉拢文艺;你们只懂工艺不懂什么叫舞台美术煽情戏。你们永远学不会如何矫情,你们学不会拿贫穷和残酷做材料,换取资本家们和中产小资的廉价同情、自我赎罪。你们更不明白,现实的残酷、批判没人愿意面对,人们更喜爱借此排解孤独,抒发文艺的心,花前月下略带忧伤,是文艺的终极逼格。何必说清楚呢?说明白了哪有美学?蔡大师的展览从不说明白,可是那娇艳的烟火、喝水的动物分明写着“世界大同,感伤一家”。人放的是焰火,你要的是白日的忧伤,人做的是船,你逛的是没见过的动物园。归根结底:蔡大师永远赢的不是艺术,也不是当代,他赢的是在全球散落着无数屌丝的美学梦、文艺的忧伤梦,以及那些中老年逝去的青春与童真。

  • 吕澎

    吕澎

  • 崔灿灿

    崔灿灿

蔡国强现身说法

烟花为什么不能是艺术

大家很容易说我在中国文化里找元素使用,陶瓷、纸张、火药。但那可以说是表面,其实我是更在意中国哲学在自己艺术里的摸索,比如易经,变化才是根本,变化才能真实,固守不变对我来说是不真实的。还有道家的“无法是法”、“借力使力”,我在不同文化里面可以跟人家互动,借人家文化的故事、技术、素材,创造新的可能性。其后面的价值观就是包容精神,面对不同的文化,首先不能有排他性,无论是乌克兰还是多哈,都可以成为他们文化的一分子,使自己开放、包容,同时又要有自己的坚持。这种辩证关系在我的工作中是比较明显的。 [更多]

我从来都没有很爱焰火

我从来都没有很爱焰火。因为焰火我也是感到它很俗,很通俗,就像春夏秋冬、花花草草,它当然不是坏东西,反而是大家看来都很开心的一种东西,但如何把它弄得有观念有创意,加入甚至有矛盾的感情色彩,使它变得不这么简单,是我想做的。大家现在看到的不只是焰火,也是艺术,是装置,是中国水墨,也是我对自然与生命的理解。 [更多]

谈生态主题只有吞吞吐吐

当然我现在做《九级浪》也说是生态主题之类,可是小心翼翼,也有些吞吞吐吐,毕竟环境问题我也不专业。但我对这个话题有共鸣。在发电厂里做展览,会自然想起要做一个与生态有关的主题。可是在做的时候要很小心“用它来改造社会”——我不可能这样伟大。如果是,我就不真实。我的“真实性”,就在于作品表现了我作为一个人的脆弱和摇摆,作为一个艺术家的矛盾。 [更多]

  • 蔡国强

    蔡国强

  • 蔡国强《九级浪》个展载有99只仿真动物的轮船

    蔡国强《九级浪》个展载有99只仿真动物的轮船

结语

蔡国强的聪明、友善、大胆成为他声名鹊起的助推器。他像是一个中介,不仅中介于泉州、上海、日本、美国之间,也中介于“艺术”与“大众”之间,业内业外一起叫好,也一起叫骂,荣耀与罪责全归蔡国强。

  • 99艺术网微信二维码

  • 99艺术网APP二维码

新闻热线:010-51374003-809/816/808 主编信箱 Email:[email protected]
媒介QQ:1484571929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01商务楼401室 邮编:100015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京网文[2013]0344-083号 京ICP备09023634号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13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