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照博物馆馆藏的标准收藏 不能老“借”别人的眼睛去买东西

99艺术网:我们知道您之前在二级市场买过很多古代书画。

朱绍良:我买了很多。

99艺术网:那您收藏古代书画有没有侧重于哪个时期或者哪个画派?

朱绍良:对于艺术品收藏我是参照博物馆馆藏品的标准来收藏的。博物馆的馆藏品,一级馆藏品是什么?宋元。那我就侧重点在宋元方面去做功课,去努力。那么二级藏品大部分是明清的,馆藏品三级品基本都是宫廷的。我基本上按照博物馆的定级标准去建立自己的藏品体系。我可能不会像某些行家似的一买买上百件,几百件,甚至于上千件,我没有那个闲工夫去做这些事情。我可能就是毕其功于一役,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去买一些真正的好东西,能够在市场上,在文博界,或者在古代书画方面绝对是能够占领市场的,这个是我追求的东西。

99艺术网:您去拍卖会上看藏品,如果您中意于一件拍品,您会请一些朋友或专家来帮你参谋吗?

朱绍良:以前是,现在不是了。为什么我说以前是呢,以前刚入行的时候,因为各方面的学识、能力、眼力什么都不到,所以一定要请人帮忙。后来逐步地就是在这些老先生们的影响下,有了一定的认识。所以就是要用自己的眼睛去买东西,不能老“借”别人的眼睛去买东西。最终的藏家都是这样,一定是自己有一个标尺,你看我们刚才所谈到的民国的这些大藏家,像张伯驹、吴湖帆这些人,他们的眼力是靠市场买出来的,也不是说一开始他眼力就很好。我接着说王季迁,他本身也不是博物馆的,但是台北故宫、美国大都会都聘他当顾问。他不是博物馆的人,但他很有能力。为什么?他在美国是第一大买家、第一大藏家,他是靠这么多的藏品,靠过手的这么多的艺术品,奠定了自己一个完整的看画思路。所以他对任何艺术,宋元明清的绘画,尤其在断代方面,比美国本土的学者要强很多。

你看像美国李雪曼、高居翰、爱德华兹这些人,他们也有藏品。但他们的藏品很少,无论从数量和质量都不如王季迁的藏品。所以他们看画的标准,看画的能力、眼力就远远不如王季迁。本身他们又是外国人,他们对中文的理解和对中国绘画的精神有欠缺。尽管他们在文博界名头很大,在博物馆、大学里边有绝对的话语权,但是别人真正要买东西,不会去咨询他们,是会去咨询王季迁的。因为他是有实战经验的人,他是锻炼出来的,就是我说的实战派。当然我并不是说所有的买家、实战派,他们都具备这种学识。像王季迁也好,张葱玉也好,他们都有渊博的学识,本身又会画,又能写,对古汉语理解深入,那他走出来,跑到别人前头是名至所归。当然事实上也有很多人买了一辈子画,他还不行的,也有。他只是看这有卖像,能卖,真假未必。他只是看能不能卖,为下一个买家做准备,这有卖像他就买,这个一看没卖像不要,事实上有不少这种人。

最主要的一点就是玩古代书画是一个文化的提升,这个是最最主要的。如果你在文化方面没有达到的话,你恐怕一辈子都是在盲人骑瞎马,永远都是这样的。但是我所说的就是文物界这块来讲,为什么有很多搞陶瓷的藏家,他的文化不是很高,但是他很快他就能成为泰斗级的人物?就是因为陶瓷这东西它所需要的文化和书画是不能比的。像近现代(书画)在过去都不成为一个门类,当代就更不用说了。所以只有古代书画、青铜器这些东西,它是真正需要文化的。

昨天晚上在纽约拍吴大澄的图谱,一下就被人家50万美元就买走了,那么便宜买走了(刚刚知道是我的一位朋友买的,祝贺他)。那就说明什么?当时的吴大澄他是非常有文化的一个人,他也是一位大收藏家。他不仅研究青铜器,还把它编成谱,而且还标的很清楚,注明它的渊源,这玩的就是一个文化。但是你说陶瓷能够玩多深,玩不了多深。拿一块玉,你做成一个图谱玩多深?玩不了多深。但是任何一个古代书画大收藏家都能把自己的藏品著入成书,把所有的题写上,来进行考据,这是真正玩古代书画的人所能做到的。吴湖帆有《梅景书屋》,张伯驹有《从碧书画录》,这些人既是大藏家,又能够著书立说。所以,古代书画的魅力就在这里。当然,现在社会上这种凡是派肯定是对市场破坏性很大的。他们的目的是什么不知道,但确实是一种很不好的势力。(他们)对市场上的好东西进行打压,反而对那些假冒伪劣当国宝,忽悠周边的人去买。

99艺术网:最近有一媒体在做关于“国宝帮”的话题,还请了一些专家来说这个事情。

朱绍良:对。现在中国收藏市场混乱,好的东西确实很少。但是我们既不能轻易地去枪毙一件好东西,也不能把所有的这些假的东西也都当成国宝来对待。因为一件好的藏品必须是流传有序的,好东西历代都是被人追捧的,这就是和现在的区别。你看现在玩古代书画的人,为什么和玩其他门类的人相比较起来,他们在绘画方面会出现了一些差异?所运用的知识面,太宽了、太复杂了,等你有所作为之时,恐怕也七老八十了。

张渥的《饮中八仙》

鉴定中国古代书画的三个步骤 断代最重要

99艺术网:那您最早就介入这个书画收藏的时候,是有专门拜过老师吗?

朱绍良:没有,我到现在也没有老师。

99艺术网:那关于古代书画鉴定难这块,比方说您要看中一件古代书画,您一开始会去怎么鉴定是真是假?

朱绍良:一件古代书画作品,首先自己要喜欢它,或者这个门类没有的,这个是第一步,挑选。然后看到这个藏品了,要对它进行研究,研究是最重要的,要分三个部分。首先是断代,断代是最重要的。还有就是归类,这是什么时代的,是哪个画家的,然后要看什么?这个画家确定了,断代也定下来了,就要看它是属于什么级别的东西。任何一件明清的画(咱不说宋元,那肯定很少了,少之又少),明清画家的作品传世有上百件,几百件,那你要挑选这些作品里边它是属于什么样的。是应酬之作,还是随意之作,是馈赠之作,还是真正的作品。像现在范曾,范曾的精品一年不见得出一张,大部分时间他都在做流水,你是买他流水,还是买他真正的作品。你是为了拥有一张范曾(作品)就可以了,还是要买范曾真正的作品,这是一个本质的区别。这是第二步。分析完了之后,第三步,看场上的气氛,给自己设定一个价格标准,有些东西可遇不可求,那就要尽自己最大的能力去买下来,有些东西定好一个价格,到了这儿就放手。这就是基本上在购买古代书画的这么几个过程。

假如说买下来了,还要继续做工作,这工作又分哪几步呢?在预展的时候,材料这些东西都已经解决了,拿回来之后,还要研究,你不可能在很短的时间内表达很清楚。你就要研究它相关的东西和周边的一些关系和影响,然后你再看这幅作品有没有时期同样的或者是有类似的东西出现,甚至还有没有双胞胎出现。古代书画双胞胎现象一点不奇怪。一个题材的东西画两稿、三稿是常有的,所以你要看他有没有这个情况。那么即便是有类似的,近似的,你还要比较他们的这些作品在风格上、笔墨上有什么差别。东西买回来以后再研究,我们管它叫“入藏后再研究”。这最后一关都解决了,那这件东西你就可以定为自己的非卖品,还是这次我是暂时先拥有这个门类或者名头,以后碰上比它更好的,我再把它卖出去,这就是要做的工作。任何一个收藏家没有说只进不出的,都会有的。只不过越买越高级,越买越精,就是这样。

99艺术网:那您有没有碰到过:有些您特别中意的古代书画却没有拍到的?

朱绍良:多了,这种现象多了。好比刘益谦买的《獐猿图》,他比我有钱,那没办法,那被他拿走了。在上海拍范成大的作品,上来就2000万、3000万的,我哪争得过,这种情况太多了。

99艺术网:您觉得有遗憾吗?

朱绍良:也没有什么遗憾的,任何一个市场里面不能一个人玩,如果一个人玩那就没意思了,参与的人越多越好。所以这个市场里,比如说古代书画,10个人玩和100个人玩那是不一样的。

99艺术网:关于古代书画还有一个问题就是比方说您在国外竞拍,在纽约苏富比或者佳士得拍得的东西,然后您想带回国内,可能会碰到税收各类的问题。

朱绍良:基本上我会安排好的,国内的放国内,国外的放在国外,两边循环。首先一个艺术品的收藏家原则就是不要触犯法律,《文物法》、《海关法》不要触犯。这东西不能出境,你非给它出境,那犯法了。这东西可以进境,但是要交税,你弄个闯关进来,那就触犯《海关法》了,没必要。所以不要去触犯法律。基本上我买的东西,境外的还放在境外,境内买的就在境内,基本都是这种情况。

99艺术网:那您买了这么多古代书画,有没有想过自己也做一个私人博物馆?

朱绍良:实力不够,这个不行,盖一个博物馆真的是需要钱,劳民伤财呀。

99艺术网:那您就是属于纯粹是个人喜欢古代书画。

朱绍良:对,有些藏家我挺佩服他们成立博物馆的。像龙美术馆,新疆广汇(美术馆),大连玥宝斋,挺不容易的事情。成立私人博物馆不是件容易的事,寸土寸金,挺辛苦的一件事。 【更多阅读】

郎世宁《平安春信图》

朱绍良在观摩《宋帝命题马远绘山水册页》

朱绍良在观摩《宋帝命题马远绘山水册页》

朱绍良在观摩《宋帝命题马远绘山水册页》

朱绍良在观摩《宋帝命题马远绘山水册页》

朱绍良在观摩《宋帝命题马远绘山水册页》

在朱绍良刚步入艺术品收藏领域时,好友易苏昊就帮他普及了文物收藏知识。后来朱绍良又受到了启功、傅熹年等大师的点拨,他苦下功夫钻研《石渠宝笈》,以当时的天价拿下《宋帝命题马远绘山水册页》,一举成名。作为一位收藏家,朱绍良对古代书画的痴迷超乎常人,他的进步也可谓神速,他在中国古代书画收藏领域已经有了自己的一席之地。

张长收

关键词

饮中九仙    鉴定    收藏家

痴迷古代书画     断代     厚古不薄今

新闻热线:010-51374003-809/816/808 主编信箱 Email:[email protected]
媒介QQ:1484571929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01商务楼401室 邮编:100015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京网文[2013]0344-083号 京ICP备09023634号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13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