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张大力

记录一个时代

99艺术网:您的作品是通过真人翻模做的,为什么这么做,是因为更容易贴近中国的一个现场吗?

张大力: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什么叫雕塑?雕塑难道就是把一个人塑像吗?这个概念太死板,我想打破这个概念。把一个东西翻成立体的是不是一个雕塑呢?从1999年我就采用了这个手段。我觉得用直接翻制的办法更简单,更深刻。一个好的作品应该是非常简单的,越简单的东西越能打动人。所以,我干脆就直接翻制了,先翻制这些人头,然后翻制人体,不是真正的用手工创作的一种雕塑,而是用这种手段记录了一个时代人的一个状态,可能叫新雕塑办法。

张大力作品《中国人》局部

为历史做一件作品

99艺术网:在《对话与拆》之后,您又进行了《AK-47》、《肉皮冻民工》、《100个人》、《种族》、《风、马、旗》再到《我们》的创作,感觉是一种递进的关系,其中对社会现实问题的批判性也是愈加强烈,是那种由人到人的精神现状的关注,您的思考在不断的加深?

张大力:我的作品都没有离开两个东西,我个人的生活和我生活的现实环境。当时北京的环境变化很大,主要关心环境。当时我做涂鸦的时候,有一个街道突然就没了,变成一个很暴力的现象,所以我在墙上写AK47,想表达这种暴力的感觉。AK47这种武器不仅代表一种武器,更代表一种暴力思想。后来,我把AK47抽出来,把它画成一个人脸,也有这个含义。后来,我凿成洞以后这个作品做完了,所有的意思都已经说完了。

之后我将焦点放在了这个城市最重要的群体——位于社会底层的民工。他们放弃土地,从农村到城市里来寻找美好生活,他有梦想,变成一个城市的人,但是没有户口、没有资本、没有各种社会关系,就会陷入一种困境。虽然梦想很伟大,但是很无奈、很无力,没有办法改变自己的生活和现实,我就开始表现这些人,最早做了《肉皮冻民工》。

接着又做了全身翻模的《100个人》、《种族》把现实完整地记录下来这样一件作品。这个作品不仅仅是为了现代人做的,它是为了后来三十年,四十年以后的中国人看的这个作品,是一个为历史做的一件作品。

张大力 2000年作 肉皮冻民工

只有唯心才能满足我

99艺术网:从《我们》到《蓝晒》又是一个极端的转变,缺少了视觉上的暴力气质和那种刺痛人心的力量,显得清新了不少,这是你所持续关注和思考的发生了变化?

张大力:我开始有点儿唯心了,当唯物做到极致以后必然就有点儿唯心了。当一个赤裸裸的尸体展示在你面前的时候,我已经无力解读它了。一个艺术家终身追求一个东西像一个梦似的,所以我后来的作品开始有唯心的倾向,只有唯心才能满足我,才能让我有梦想,因为真正的唯物已经到头了。我所关心的问题事实上在我这儿已经无力解决了。所以我开始关心人想什么,因为人想什么,思考什么更重要。《蓝晒》只不过是唯心的开始,《广场》也算是一个。具体这个东西最后真正完成,可能我要花十年时间会有一件作品出现,有的时候艺术就是这样,你追求A的时候可能出现了B和C。小说也是一样,写一个主要人物的时候慢慢他自己活了,他会自己走。最后他的结果,这个写小说的人不一定能把握得住。

99艺术网:您的作品一直在探索一直在追求某种东西,在后期创作当中有什么样的计划?

张大力:我的每个计划都有五年左右,做《蓝晒》也差不多五年了,这五年不光解决精神问题,我要研究一个技术,研究技术问题要花三四年的时间,当技术完成发现并没有表达出你想象的东西,马上要转移目标实验第二种技术和第二种表现形式,又需要好几年。一件真正的好作品出现确实需要五到八年的时间才能把想法表达出来。《我们》这个作品算是我前面所有思考的一个节点,一个终结。从《我们》以后我更关心人的思想,更知道他们想的是什么。

  • 张大力作品《6月》纯棉布蓝晒

  • 张大力作品《鸽子》纯棉布蓝晒

解释作品最劳而无功

99艺术网:您后来一些研究,一些思考,是不是可以说是对控制论的一种思考。

张大力:更抽象、更思想化。我没有完全把我想说的话和我的思考真正呈现在观众面前。我也在慢慢找一种很适合的形式,当这种形式来的时候我就不用说那么多废话了,因为解释作品是最劳而无功的一件事,有的时候作品放在你面前很简单,一看就懂,不需要那么多解释。让作品去说话,这个过程对每个艺术家都是一种煎熬和考验。

张大力作品《第二历史》局部

艺术家张大力的工作室位于黑桥艺术区。采访之前,对他的印象仍停留在《对话与拆》、《AK-47》,一种对社会的批判上。见到张大力老师时,他早已不是《流浪北京》中,长发披肩,胡子拉碴冷酷的形象,更多的是多了几分谦和。张大力所有的作品都是与其生活、环境相关的,从环境的变化到人的变化,从外在世界的变化到人物内心的变化。从《对话》涂鸦到《肉皮冻民工》,真人翻模的《一百个中国人》,到《风•马•旗》利用民工的真身雕塑,用硅胶材料、真马标本,再到《我们》更为极致——真人尸体。直接追问“我们是谁,我们从哪里来,我们到哪里去?”这一永恒命题,直到无力解读。

如今在张大力心中“人想什么,思考什么”更为重要,正因如此才激励他一直在艺术道路上探索、追求。

李保兴

关键词

亲和 艺术家 理想 涂鸦 AK47

关注生活 思考 张大力 肉皮冻民工

新闻热线:010-51374003-809/816/808 主编信箱 Email:[email protected]
媒介QQ:1484571929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01商务楼401室 邮编:100015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京网文[2013]0344-083号 京ICP备09023634号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13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