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专业当代艺术资讯服务平台
搜索

116亿的超级拍卖,保罗·艾伦的收藏启示

来源:99艺术网 作者:Fiona 2022-11-15

全球富豪仍将杰作艺术视为一种对冲通货膨胀的手段,或是一种比日益波动的股票和加密货币更安全的价值储存方式。

上周,“先锋创见:保罗‧艾伦珍藏”于纽约佳士得圆满落槌,两场拍卖均为100%成交,共斩获16.2亿美元(约116亿元人民币),创下个人收藏拍卖成交世界新纪录。据悉,艾伦签署了捐赠誓言,承诺将至少一半的财产捐给慈善事业。

艾伦一生最重要的标签是“微软联合创始人”,他与盖茨共同创立了微软公司,2018年去世时坐拥203亿美元的财产。生前,他运营体育俱乐部或投资脑科学、人工智能研究等,建设音乐博物馆等,也热衷于艺术收藏。

他清醒的认识到:“你知道这些藏品会比你更加长寿,你只不过是它们的临时保管人”。佳士得20世纪和21世纪艺术品副主席约翰娜·弗劳姆透露,“他一直在收藏,直到去世的那一年。”

艾伦敏锐的把握了市场行情,在其过世四年后这些藏品终于释出,此时正值需求异常旺盛的时刻 。

“先锋创见:保罗‧艾伦珍藏”拍卖现场,纽约佳士得

1

狂揽116亿的一场超级拍卖

不可否认,“保罗·艾伦”本身就具有浓厚的吸引力,他是一位有远见的收藏家,他收藏的塞尚、梵高、秀拉、莫奈、高更、克里姆特等大师巨作,横跨500年美术史。在20世纪90年代,这些艺术大师远不及当下的高价。

佳士得于上海、香港、纽约的预展造势宣传,也使买家们早早意识到了此次拍卖的艺术价值不同寻常:在佳士得洛克菲勒总部预展期间,来看藏品的人已排上长队,上一次如此大排场龙的景象还是2018年佩吉及大卫·洛克菲勒夫妇珍藏拍卖的预展。

作为一场被期待已久的超级拍卖,拍卖首日现场,更可一见厉蔚阁创始人布雷特·戈维和多明尼克·李维,画廊业传奇拉里·高古轩的身影……很多人觊觎艾伦的收藏,除了藏品的品质,出自“保罗·艾伦的收藏 ”成为了另一种加持。

“先锋创见:保罗‧艾伦珍藏”纽约佳士得预展现场  致谢佳士得20世纪和21世纪艺术部国际总监及资深专家谭波

拍卖的第一部分中,60件拍品创下15亿美元(约109亿元人民币)的成交,除了诞生5件过亿美元的拍品,更有超20位艺术家刷新拍卖记录;第二部分汇集了艾伦的95件珍藏,共录得1.15亿美元(约8.26亿元人民币)。

如果说有什么迹象表明亿万富翁的财富与经济衰退无关,此次拍卖即是有利佐证:首场拍卖的中途就超过了最初的10亿美元估价,显示出“没有衰退的迹象”。

2

5件作品荣登亿元美金俱乐部

乔治·修拉 《模特们(小版)》油彩 画布 1888年  成交价:1.4924亿美元  刷新艺术家拍卖最高纪录

乔治·修拉的《模特们(小版)》以1.49亿美金成交,为全场最高。由佳士得全球非执行副主席李昕代客户2088号牌竞得。

修拉是法国印象派中点描派的代表,他的《大碗岛星期天的下午》堪称世界美术史上具有纪念碑式意义的作品,另一件《模特们(大版)》则由美国巴恩斯基金会收藏。

保罗·塞尚 《圣维克多山》 油彩 画布 1888-1890年  成交价:1.3779亿美元  刷新艺术家拍卖最高纪录

保罗·塞尚的《圣维克多山》被艾伦收藏了20年之久,在由经济担保的情况下,由佳士得全球总裁彭凯南的电话委托竞得,成交价为1.37亿美元。大幅刷新了塞尚作品在1999年创下的6050万美元的拍卖记录。

文森特·梵高 《有柏树的果园》油彩 画布 1888年  成交价:1.1718亿美元  刷新艺术家拍卖最高纪录

梵高的《有柏树的果园》以1.17亿美元成交,刷新1990年纽约佳士得《加谢尔医师像》所保持的8250万美元的记录。据悉,梵高描绘阿尔勒风光的同系列画作,另有约13幅,绝大多数都在博物馆里,只有4幅在私人收藏手中。

佳士得二十及二十一世纪艺术部副主席马斯克·卡特透露,这幅画是梵高去世前两年在法国阿尔勒绘制的。

保罗·高更 《母性 II》1899年  成交价:1.0573亿美元  刷新艺术家拍卖最高纪录

1.05亿美元成交的保罗·高更的《母性II》,这件作品曾于2004年以3920万打破高更拍卖纪录。与此作构图颇为相似的《母性I》,现藏俄罗斯圣彼得堡的冬宫博物馆。

因为缺乏巨作,高更的拍卖市场仅只反映出其应有价值的极小部分:艺术家的上一次拍卖记录则要回溯到8年前,2006年11月,纽约佳士得以4030万美元拍出的《拿着斧头的男子》。

古斯塔夫·克林姆特 《白桦林》油彩 画布 1903年  成交价:1.04585万美元  刷新艺术家拍卖最高纪录

另有克里姆特的《白桦林》以约1亿美元成交,刷新克林姆拍卖纪录。这幅《白桦林》的第一任藏家,即著名的《金衣女人》中的维也纳名媛阿黛尔·布洛赫-鲍尔,她的后人在2006年委托佳士得拍卖此作,旋即创下克利姆特风景画的最高纪录。

此次拍卖展现了在动荡市场中艺术品作为长期保值的手段——无论世界局势如何不稳定,不管是海外战争还是疫情,顶级艺术品仍会继续卖得高价。

3

亚洲藏家参与积极

在全球范围内,对艾伦的藏品的竞争加剧,佳士得的专家代表欧美、中东及亚洲的客户通过电话进行竞拍——首场拍卖中,美洲买家投得50%的拍品,欧洲、中东和非洲买家投得38%的拍品,亚太买家投得12%的拍品。

李昕为2088号牌竞得《模特们(小版)》

何杏淇为2195号牌客人投得《白桦林》

“亚洲买家似乎非常热衷于这场游戏。”佳士得全球非执行副主席李昕为2088号牌竞得《模特们(小版)》;佳士得亚太区副主席暨国际总监何杏淇为客户竞得克里姆特的《白桦林》。

近年,艺术市场对超现实主义流派的关注热度不减。在马格利特的《血声》的竞拍中,李昕与何杏淇纷纷参与竞价,最终由佳士得20世纪和21世纪艺术部国际总监及资深专家谭波以2672.5万美元为2122号牌竞得。

乔治亚·欧姬芙 《White Rose With Larkspur No. I》油彩 画布 91.4 x 76.2 cm 1927  成交价:2672.5万美元  艺术家拍卖第二高价

此外,从现场竞拍的专家推断,亚洲藏家也很有可能将大卫·霍克尼的《冬天的木材》及欧姬芙的《秋叶II》收入囊中。

亚洲藏家频频出手西方大师级作品已不再是新鲜事,这与国际视野的打开与收藏的成熟度有关,更要归结为亚洲市场在经济环境挑战下的持续增长。

4

保罗‧艾伦如何缔造历史?

近两年,从殿堂级的“麦克罗威收藏”、“托马斯和多丽丝·阿曼收藏”专场到“安妮‧巴斯珍藏”,顶级私人收藏一经释出,无论是重磅的藏品还是藏家背后的故事,都值得众人津津乐道。

“洛克菲勒家族世纪拍卖”拍卖现场,纽约佳士得

上一次被标榜里程碑意义的私人收藏是2018年佳士得推出的“佩吉及大卫·洛克菲勒夫妇系列珍藏”专拍,一周的时间拍卖了1500余件藏品,8.35亿美元的成交额创下当时全球最高的单一藏家珍藏拍卖纪录。

毕加索 《拿着花篮的女孩》曾置于大卫·洛克菲勒位于纽约65街大宅的书房内

虽然收藏名单中不乏毕加索、马蒂斯、莫奈、德库·宁等自带流量的艺术家,但单件能过亿美元成交的拍品,仅有一幅毕加索的《拿着花篮的女孩》,为1.15亿美元。

卢西安·弗洛伊德 《Large Interior, W11 (After Watteau)》 油彩 画布 185.4 x 198.1 cm 1981  成交价:8626.5万美元  刷新艺术家拍卖最高纪录

如今,保罗·艾伦珍藏此次上拍了150件,成交额已达16.2亿美元。难怪佳士得20和21世纪艺术品副主席马克斯·卡特直言,“就拍品数量而言,它是历史性的;就慈善事业而言是历史性的,就拍品的质量而言也是历史性的。”

哈德逊松林大宅起居室所悬挂的马蒂斯作品《侧卧的宫娥女与玉兰花》

顶级私人收藏何以如此抢手?可靠的来源、藏家本人的名气等都为藏品带来了成倍的附加值。如洛克菲勒的拍卖中,由拍行曝光的毕加索《拿着花篮的女孩》、亨利·马蒂斯 《侧卧的宫娥与玉兰花》与洛克菲勒豪华典雅的大宅相映生辉,无疑增加了一层光环。

不同于洛克菲勒、麦克罗威等以石油、地产等传统行业的大佬,保罗·艾伦专场拍卖是首次互联网巨头的遗产拍卖,拍卖的巨大成功,也彰显了艾伦对伟大艺术家的敏锐眼光所促成了巨大的投资。

“麦克罗威收藏”拍卖现场,纽约苏富比

当然,此次拍卖无一流拍也在意料之中,本次拍卖的大部分作品已被“预制”。在第三方担保的前提下,人们也只有很小的机会,能看到某场拍卖的失利。

在全球充满不确定性的时期,大量资金被搁置,也有大量被压抑的新客户的需求,每个人对时机的期待,助推了艺术市场的复苏。

贾斯培·琼斯《Small False Start》亚克力 蜡染 拼贴 纤维板 纸本 55.6 x 46.4 cm 1960  成交价:5535万美元  刷新艺术家拍卖最高纪录

图源:佳士得、苏富比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