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水墨,墙内开花墙外如何?

从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的中国新水墨展览,到国际拍卖巨头不约而同在纽约举办的中国新水墨展览,不管只是一场“生意”,还是一次展览推广,近年在国内火起来的中国当代水墨版块看似已经打入国际舞台,然而中国当代水墨,究竟是否“墙内开花墙外香”?

中国当代水墨“遍地开花”

2012年春拍,中国嘉德首次推出新水墨专场:“水墨新世界”共有53件拍品,总成交额达1377.44万元,专场成交率达92.45%。继而各大拍卖行都开始推出新水墨作品拍卖,徐累,徐华翎,谷文达等具有国际市场背景的艺术家作品一时间成为国内市场的追捧,与此也带动了国内新水墨市场的发展,活跃在市场上的艺术家名单不断扩大。随着新水墨市场份额的逐年攀升,配套的学术研讨和展览活动也一起成为热门,新水墨展览成了蜂巢当代艺术中心主要操持的对象,一些经营现当代艺术多年的画廊也在观望中采取行动开始增加新水墨展览的比重,北京今日美术馆、上海喜马拉雅美术馆、南京金陵美术馆乃至中国美术馆的新水墨展览,让美术馆也成了推动新水墨的一支重要力量。类似的现象一直延续到国际范围:去年年底,佳士得和苏富比均在纽约推出中国当代水墨的展览或者展售会,大都会艺术博物馆也逢时举办了一场盛大的中国新水墨展。虽然在“新水墨”学术概念还在探索的过程中,国内外对此版块的关注和推荐方向并不一样,但同样打着“新水墨”旗号的活动却似乎已经在全球“开花”。

经过五年的筹备,“水墨艺术:当代中国艺术的今夕与共”(Ink Art:Past as Present in Contemporary China)展览于美国时间12月11日在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拉开帷幕。这是大都会博物馆首次推出大型中国当代艺术展,由大都会博物馆亚洲部主任何慕文(Maxw ell K .H earn)策划,遴选出过去30年中活跃于中国以及海外的35位中国当代艺术家的70件作品,分为书法、新山水、抽象和笔墨等四个部分。

当代水墨市场,西方产物还是本土产物?

当代水墨市场的兴起,表面看上去似乎是探索了三十余年的中国当代水墨终于熬出了头,但却也有人提出当代水墨市场走的依旧是当代艺术市场的老路,是西方市场的产物。 [更多]

李苏桥:只要和当代相关,价值标准就在西方

李苏桥:不管是水墨、架上、影像还是雕塑,只要跟当代相关,我们的价值标准就在西方,所以一定是在西方先活起来,中国才有一种认同感。徐累,谷文达,刘丹等艺术家作品排在高价位,但他们的优秀早期作品还在西方人手里,从西方发展到东方来,这是很正常的现象。而我们除了缺少理论系统之外,在硬件上,如美术馆的建设,批评家的建设,甚至是市场的建设都缺少自信。 [更多]

王从卉:中国新水墨多由本土藏家追捧

王从卉则更多以徐冰、谷文达等已经具备国际市场背景的艺术家作为范例,认为新水墨市场走的依旧是当代艺术市场老路这个现象是有,但和早期中国当代艺术在二级市场的表现相比,中国新水墨版块由西方主导的状态要弱很多。第一,新水墨版块艺术家大多已经经历了国际市场、一级市场和海外画廊等一个生态链的积累,第二,从藏家基础看,亚洲藏家和本土藏家的关注数量也大过之前的当代艺术版块。 [更多]

徐累 《念奴娇》 中国嘉德2014年春季拍卖会中以379.5万元成交

当代水墨市场,墙内开花墙外香?

不管是苏富比和佳士得陆续在纽约举办中国新水墨展售会是否只是出于“一场生意”,中国新水墨终究是在国外掀起了不小的动静,于是有人提出近两年在国内市场上风起云涌的新水墨版块是否真是“墙内开花墙外香”了?又到底是谁在关注新水墨,在以怎样的方式进行关注? [更多]

在李苏桥看来,新水墨版块正好适合资本来运作,其原因一方面是因为资本的台面很清晰,一方面是目前价位比较低,不同资本背景的人都可以参与,还一方面原因则出于新水墨的历史梳理欠缺,导致没有清晰的美术史脉络,从而导致谁都可能“被成为”其中的重要艺术家。 [更多]

王从卉则认为,在国内,新工笔的买家可能会集中在南京等类似城市,但整体并没有明显的藏家地域性划分。而在国外,完全以新水墨作为方向来收藏的藏家只占个别,还是以亚洲或者是泛亚洲的地域性概念的藏家比较多。 [更多]

北京匡时拍卖谢杨也指出,虽然新水墨版块看上去已经扩展到国际市场中去了,但还需要了解买家到底是谁,如果买家多是国人,那新水墨依旧还是本土化的版块。 [更多]

刘丹 《翦淞阁藏太湖石》

中国当代水墨有国际市场么?

在中国当代水墨的国际发展趋势问题上,大部分人已经不再做简单的“一刀切”划分,而将以徐冰、刘丹等已经具备国际市场背景的艺术家作品和崔如琢等目前只具备国内市场背景的当代水墨分开讨论。

李苏桥直接指出国内市场名单中的当代水墨很可能没有国际市场,在他看来,单件高于20万美元以上的新水墨作品西方人不会买,但是中国人会买,中国人只能想象西方人支持,所以这是没有国际市场的。同时,以前就是走国际市场的类似于徐冰、李华弌、刘丹等艺术家也不不太可能有精力来进入中国市场。

王从卉则认为:“它会是一个比较活跃的新兴板块,由于新水墨的部分在艺术家的名单上面,可能国内和西方国际市场上会略有不同,但总体来讲,我还是非常看好这个板块的整体上升空间,也相信会有更多的藏家进入,在这种推动下也不断会有新的艺术家从市场里萌发出来或者被市场发现,被市场认可。

而歌德学院前院长阿克曼也曾在采访中说到“据我了解,北美、欧洲对中国当代水墨还不是特别了解。”并坦言,水墨是西方艺术没有的,为此中国水墨要在国际市场赢得一席之地还有待时日。

  • 李苏桥

  • 王从卉

  • 谢扬

结语

显然,无论是学术研究还是市场推广,中国当代水墨都还有太多的事情需要做,在每一次展览和每一场相关作品的拍卖会下,我们也需要更冷静地思考中国当代水墨市场到底是怎样的市场,是否已经具备了国际市场的“入场券”?

  • 99艺术网微信二维码

  • 99艺术网APP二维码

新闻热线:010-51374003-809/816/808 主编信箱 Email:[email protected]
媒介QQ:1484571929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01商务楼401室 邮编:100015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京网文[2013]0344-083号 京ICP备09023634号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13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