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塔尔收藏王国是怎样建立的?

2015年2月,卡塔尔王室以私人洽购的方式从苏富比手中购入高更的《你何时结婚》,斥资3亿美元,刷新全球最贵艺术单品。截止目前,全世界最贵的四件艺术品,三件被卡塔尔王室拿下。这个收藏王国到底是怎样建立起来的?

“动机”:本来有钱就可以 但他们偏偏看中文化发展

卡塔尔半岛(左) ,卡塔尔博物馆(右)

卡塔尔半岛(左) , 卡塔尔博物馆(右)

经历了游牧部落;经历了葡萄牙入侵;随后被并入奥斯曼帝国版图,遭土耳其统治200多年;300多年后又被迫变为英国的保护国……直到1971年,卡塔尔举行开国典礼,才正式成为一个主权独立的国家。在千年的历史进程中,卡塔尔始终站在被动的位置。550公里的海岸线也只给卡塔尔提供了有限的渔业和珍珠产业,这个局面一直持续到上世纪40年代石油储量的发现。20世纪40年代后,石油的发现以及全世界第三的天然气的总储量,让卡塔尔半岛迅速崛起,并成为全世界非同一般的富国。2012年美国《福布斯》杂志公布的全球最富国家和地区排行榜中,卡塔尔位列第一。

由于石油和天然气作为国家的经济支柱只能支撑未来有限的时间,卡塔尔不得不考虑资源耗尽之后国家该何去何从。提高国家的文化软实力无疑是提升国家整体竞争力的有效着力点。于是,卡塔尔近年开始致力于寻求鼓励生产部门私有化并发展知识经济。2004年,卡塔尔科学技术公园落成使用,2006年,卡塔尔的首都杜哈曾成功举办亚运会,此外,他们还用超过1000亿英镑准备2022年FTFA世界杯。“卡塔尔国家愿景2030”的蓝图中显示,文化项目是他们未来投资庞大计划中最为重要的一部分,卡塔尔博物馆协会也将是酋长最看重的部分。

“库房”:本来买古董就可以 但他们偏偏古董当代一起买

高更《你何时结婚》 (左) ,塞尚《玩牌者》(右)

高更《你何时结婚》 (左) ,塞尚《玩牌者》(右)

达明-赫斯特《春天的摇篮曲》(左) ,安迪·沃霍尔 她生命中的男人(右)

达明-赫斯特《春天的摇篮曲》(左) ,安迪·沃霍尔 她生命中的男人(右)

在缺乏本国文化的现实面前,重新建立一种文化标准自然没有“引进”来的迅速。卡塔尔王室深谙这个道理且付诸行动。他们利用家族近30年积累的财富,在国际艺术品市场纵横捭阖,试图将卡塔尔从一个以能源发家的国家转变为未来世界的一支重要的文化力量。

在过去的数年中,世界当代艺术中很多重量级作品的交易都和卡塔尔王室有关。早在2002年,卡塔尔王室成员谢赫•沙特就在纽约佳士得的拍卖会上以957万美元买下了一枚法贝热彩蛋;2007年5月,卡塔尔王室又从J.E麦尔肯手中以3.1亿美元买进11幅抽象表现主义画家罗斯科的作品;同年6月,再以920万美元价格从伦敦苏富比拍卖行买走达明•赫斯特2002作品《春天的摇篮曲》;2007-2008年斥资4亿美元从著名艺术经纪人苏娜•本德手中购入杰夫•昆斯和利希滕斯坦等人一批画作;2010年在美国的菲利普斯拍卖行以6340万美元价格买下安迪•沃霍尔的《她生命中的男人》,2013年春天,卡塔尔以5000万英镑的价格购得毕加索的名画《抱鸽子的孩子》;2013年年底,又以1.42亿美元买下培根“三联画”;2011年以2.5亿美元的价格购买了保罗•塞尚的《玩牌者》,同时也将这幅作品变成了史上最贵的艺术品,2015年2月,3亿美元的价格又让高更的《你何时结婚》成为新一任史上最贵的艺术品。

除大宗交易外,卡塔尔还致力于那些稍低档次的艺术领域。2003年,谢赫•沙特以922,490美元买下法国摄影师Girault de Prangey的作品《雅典的朱庇特神殿》,同时也创造了两项新的世界拍卖纪录——最贵的达盖尔摄影法作品,最贵的摄影作品。此后又以55.5万英镑的价格购入18世界英国画家威廉姆的《戴劳的肖像》。[详细]

“首脑”:本来自己买就可以 但他们偏偏集结专家

谢赫•沙特•宾•默罕默德•阿勒萨尼(左) ,谢赫•玛雅莎(右)

谢赫•沙特•宾•默罕默德•阿勒萨尼(左) ,谢赫•玛雅莎(右)

谢赫•沙特•阿勒•萨尼

谢赫•沙特•阿勒•萨尼是卡塔尔酋长哈马德•本•哈利法•阿勒•萨尼的一个表兄弟,2014年11月9日去世。曾于1997年至2005年间担任卡塔尔文化部部长一职。阿勒•萨尼一生钟情于伊斯兰艺术、古董、大师名作、古书及摄影作品的收藏。在过去的十年时间里,阿勒•萨尼的出手可谓是相当地豪爽:2007年,他曾以7280万美元的高价在纽约苏富比拍卖行将马克•罗斯科的作品收入囊中,同时也开创了战后艺术作品的拍卖纪录。同年,他又以970万欧元的高价购买到达明•赫斯特的装置作品《春天的摇篮曲》。

谢赫•沙特•阿勒•萨尼曾表示,自己在世界各地网络名家之作的最终目的是为了在多哈建造5座国家博物馆:伊斯兰艺术博物馆、自然历史博物馆、卡塔尔国家图书馆、获奖摄影作品博物馆以及一家坐落于城堡中的传统服饰与纺织品博物馆。

阿勒萨尼对印象派画家以及早期绘画大师作品的冷淡是出了名的。伊斯兰文化对绘画不甚重视可能是一个原因,但阿勒萨尼的解释更为个人化:“我对大东西不感兴趣。我喜欢尺寸小一些的东西,这样我就能够感觉它,把玩它。”[详细]

谢赫•玛雅莎

与沙特•阿勒“只钟情小东西”不同的是卡塔尔现任酋长埃米尔的妹妹,卡塔尔博物馆管理局主席:谢赫•玛雅莎被人们熟知恰恰是因为她对世界经典名作的追崇。这位传说中年轻的卡塔尔公主从杜克大学毕业后,先后就读于巴黎索邦大学和巴黎政治学院,接着与丈夫一同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从事研究工作,直到2006年回国接管卡塔尔博物馆管理局。

从卡塔尔对于艺术品的种种买入动作中,似乎能看出sheika只是简单的在积累极品中的极品,并不关心价钱。很多人说,过去三四年时间内的不断买入已然将她抬到了艺术界最有权力的人物宝座上。《福布斯》杂志写过她,《名利场》也写过她,《经济学家》杂志甚至将她誉为“全球艺术界最有权力的女性”。然而,最有意思的是,任何艺术品出现或者交易的地方,都绝不会看到Sheika的影子。她从不逛画廊,从不参加拍卖会,从不会在上流社会、商业名流、藏家大鳄中间出现。

作为前卡塔尔酋长的女儿,现任酋长的妹妹,玛雅莎掌管着王室家族的艺术品购买预算,掌控着购买西方现当代艺术品的雄厚资本,这些作品将会成为遍布在卡塔尔各地博物馆的藏品。而关于玛雅莎购买艺术品花了多少钱,并没有确切的数字。英国《电讯报》曾估计玛雅莎每年购买艺术品的预算为1.6亿英镑,而《福布斯》在2012年将其评为最具权势的女人时,曾估计她每年用于购买艺术品的资金为10亿美元。[详细]

玛雅莎团队的成员:Jean—Paul Engelen、Edward Dolman等

玛雅莎团队的成员主要来自国外,尤其是高层领导。卡塔尔曾扬言要收购佳士得拍卖,最终虽未能如愿,但“虏获”不少佳士得前高管为卡塔尔服务。比如,其公共艺术项目负责人是荷兰人Jean—Paul Engelen,他之前在佳士得工作。2011年6月,佳士得前主席Edward Dolman被任命为卡塔尔博物馆管理局执行理事。佳士得印象派及现代艺术部前联席主管Bennett素来以精通交易闻名,而他也只是服务于卡塔尔的佳士得前职员中的一个。而从之前的相关资料来看,卡塔尔的艺术品投资顾问起初是古董商Philippe Ségalot和Franck Giraud,现在是Guy Bennett。

结语

不是有钱任性,也不是好高骛远,卡塔尔的经济实力有能力让他们建立自己的知识结构。而在如何建立的问题上他们也选择最稳妥的“跟着经典走”,何况他们还有一套独到老辣的眼光,去选择世界顶端的专家为自己出谋划策。

  • 99艺术网微信二维码

  • 99艺术网APP二维码

新闻热线:010-51374003-809/816/808 主编信箱 Email:[email protected]
媒介QQ:1484571929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01商务楼401室 邮编:100015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京网文[2013]0344-083号 京ICP备09023634号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13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