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专业当代艺术资讯服务平台
搜索

她是高古轩最年轻的代理艺术家,这个95后凭的是什么

来源:99艺术网 作者:刘军 2022-05-10

近日高古轩宣布全球范围内代理年轻艺术家Anna Weyant,今年秋天,这位艺术家将在其纽约画廊举办个展。Weyant的画作精确地描绘了悲喜交加的人物故事,她对日常之物的表现采用了一种神秘、不祥的气氛,但她并没有将这些个人和物品作为一概而论的类型来呈现,而是运用了一种敏锐的讽刺和智慧来唤起作品的气质。

Anna Weyant

Weyant是高古轩迄今旗下代理的最年轻的艺术家,1995年出生在加拿大卡尔加里。2017年毕业于罗德岛设计学院(Rhode Island School of Design),学习绘画并获得美术学位。之后她搬到纽约,和她的兄弟、演员Austin Weyant在一起。

Loose Screw (2020)   by Anna Weyant.  PHOTO: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BLUM & POE, LOS ANGELES, NEW YORK AND TOKYO

95后的Weyant之前在林肯中心做过活动策划的艺术新星曾在中国美术学院学习过七个月的中国画。目前仅仅举办过三次个展:"Welcome to the Dollhouse" (2019),"Loose Screw" (2021), and "Splinter" (2022)。Weyant从电影和90年代名人文化的视觉素材中汲取灵感,对流行与历史进行了深入的研究。电视和电影中的丑化、性别化于刻板印象令这位艺术家感到震惊,他模仿这些电影,利用这一类型的美学倾向来揭示美国文化中的秘密。作品讲述了一个个奢华聚会落幕后的故事。她的第一次个展是在三年前,作为一位还处于艺术摸索期的年轻艺术家,迅速上涨的作品价格说明市场已经等不及了。

Anna Weyant, Girl Crying at a Party, 2021 Oil on canvas 48 x 36 x 1 1/2 inches Photo: Genevieve Hanson

Weyant以柔和的色调描绘的女性主题画作在艺术市场上受到了密切关注。这些超现实的画面带有一种朦胧的黑暗,暗示着痛苦与不安的心理状态。她说自己的灵感来自荷兰早期大师的画作,这些作品中同样描绘了处于沉思状态的女性,当然还有更现代的艺术家,比如同样被高古轩代理的画家约翰·柯林(John Currin)。

Anna Weyant. “Glory Days” (2021).   Oil on canvas.   48” x 36” x 1”.  © Anna Weyant,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Blum & Poe, Los Angeles/New York/Tokyo   Photo: Genevieve Hanson.

在她的静物画中,Weyant用同样令人不安的光线描绘花朵和其他物品。在被高古轩代理前,Blum & Poe和56 Henry,这两家画廊帮助她在艺术界获得了很大的推广曝光。现在在高古轩,她将与Currin、Michael Heizer、Nam June Paik、Nathaniel Mary Quinn、Jenny Saville等人列在同一个花名册上。

Anna Weyant, Monster, 2021 Oil on canvas 60 x 48 x 1 inches Photo: Genevieve Hanson

对于她这个年龄的艺术家来说,被画廊巨头高古轩代理是极不寻常的。在职业生涯的早期阶段,大多数艺术家在毕业后都会先在较小的画廊起步自己的职业生涯,如果幸运的话,最终会进入一家蓝筹画廊。但Weyant实际上已经偏离了这条轨道,在30岁之前就加入了世界上最大的画廊之一,据称其和高古轩的亲密关系在其中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安娜・维扬特(Anna Weyant)《约瑟芬》  成交价:4,032,000 港元  刷新艺术家拍卖纪录

在上个月末落槌的香港苏富比春拍上,她的一幅静物画以51万美元的价格成交,是预估价格的10倍有余,被高古轩代理毫无疑问会让她的作品继续在拍卖会上占据C位,在本月晚些时候举行的纽约拍卖会上将会得到检验。Weyant的画作将在富艺斯和苏富比两家拍卖行出现,估价至少为10万美元。

Anna Weyant. “Drawing for Sweet Painted Lady” (2021).   Pencil and charcoal on paper.   © Anna Weyant,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Blum & Poe, Los Angeles/New York/Tokyo  Photo: Genevieve Hanson.

Weyant形容自己的童年“在很多方面都是田园般的”,与父母、哥哥和他们的宠物狗一起度过。她对艺术的接触并不多,尽管她早年的经历激发了她现在许多作品的灵感。“过去几年里,我一直通过艺术重新回到我的童年和青少年时代,并走到了现在的位置。”

Anna Weyant, Lily, 2021 Oil on canvas 48 x 60 x 1 inches Photo: Genevieve Hanson

Weyant曾在杭州的中国美术学院学习了七个月的传统绘画。“我很喜欢那里,就是搞不懂普通话。”离开中国后,Weyant回到纽约,在一位前教授的帮助下,她找到了一份工作室助理的工作。她形容那是一段“新鲜而闪亮”的时光,但也令人困惑,乘坐雾蒙蒙的地铁和长时间的工作是这段时光的回忆。

《自助餐 II》121.9 x 153 公分 2021

在56 Henry画廊的展出为她赢得了其他知名画廊的展览邀请。她在洛杉矶的Blum & Poe举办了名为Loose Screw的画展,作品展出即告售罄。在与经销商比尔·鲍尔斯(Bill Powers)的一次采访中,Weyant说她的母亲还因为这个标题责备了她,担心这个展览名称会毁了她的艺术。

她的首次纽约个展以幽闭恐怖的玩偶屋为背景,探讨了年轻人的叛逆与压抑之间的冲突,Weyant说她喜欢马克·吐温说的幽默是‘悲剧加时间’。如果她的作品中有幽默,那么它很可能伴随着某种痛苦。

Summertime 76.2 x 101.6 cm 2020

在甜与苦、美与丑之间,正是Weyant的艺术。她的最新作品反映了2020年春天许多记忆中笼罩着的不安,生活的色彩少了一些。她的人物形象是用幽闭恐怖的黄色、墨黑和军绿色渲染的。她作品中独特的视角吸引了一众藏家,并引发了相当大的市场需求。和许多年轻艺术家一样,Weyant对她作品价格的快速上涨感到矛盾,她还在艺术上寻找自己未来的路。

 

Anna Weyant, falling woman (2020)

作为一个年轻的艺术家,她的绘画有着娴熟的明暗对比、细致的笔触和戏剧性的构图,以一种当代的视角唤起了人们对荷兰黄金时代的记忆。她说:“哈尔斯的一幅画《两个笑着的男孩和一杯啤酒》在我脑海里已经有一年多了。”她所受的艺术影响广泛:从弗朗西斯卡·伍德曼到马格利特。“最近我一直在想埃拉·克鲁格兰斯卡娅(Ella Kruglyanskaya)的人物,它们以一种很酷的方式占据了空间,而艾伦·伯肯布利特(Ellen Berkenblit)的尖叫、空虚的女性肖像也让我上瘾。”

John, 2019 Oil on panel 61 × 45.7 cm

Weyant专注于对传统绘画语言进行精致的处理。正如马格利特所做的那样,让观众参与到那些第一眼看起来很传统,但仔细观察后却揭示出它们令人不安的叙事元素中。Weyant的绘画最终揭示了她对悲剧的迷恋,这些都渗透在她的绘画中。

随着她作品市场的快速上升,Weyant也开始感到不安。“我开始看到很多转售,我10个月前卖的2000美元的作品现在卖得价格比这贵的多得多。很难不觉得自己被背叛了,但那是为了钱,所以……我不知道。”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