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专业当代艺术资讯服务平台
搜索

年轻艺术家市场观察①:天价频出,离谱?还是正当其时

来源:99艺术网 作者:刘军 2022-06-14

藏家准备好钱袋,在家翻看图录,现场查看品相,要么选择一件价格不菲的“大牌儿”艺术家作品,要么拿来买几件年轻艺术家作品。每到拍卖季这已是常规操作,两者相较,前者买的是现在,后者买的是未来。

如今,这道选择题变成了必选题,一些年轻艺术家作品价格已经涨势惊人,一件功成名就的艺术家作品,其价格可能也买不了几件年轻艺术家作品了。上个月26日,佳士得香港拍出了1977年出生的亚德里安.格尼的作品《馅饼斗室 12》,价格是8106万港元。

就在这件作品拍出的前一周,苏富比纽约将已故艺术家王俊杰(1984-2019)作品的价格记录推升至近600万美元,《the night watcher》拍出了近4000万人民币之巨,同样是80后的博福(1984),目前作品的市场记录也已来到了接近3000万港元的关口,而这件创造记录的作品完成的时间距离被送上拍场,中间只隔了三年。

如果想继续拉这份名单,还可以很长.......在感叹价格神话之余,究竟为何能够在如此之短的时间便将作品价位提升至如此量级,尤其考虑到艺术家年龄尚且不大,职业生涯不过刚刚开始,有些甚至还没有任何显赫展览,收藏履历的加持。

这背后的原因是什么?是炒作做局?还是另有它因?希望本文能够给出些许信号和答案。

01

游戏规则变了,是你没跟上

“我印象最深的,作品价格也刺激到我的就是艺术家王俊杰。”

当代唐人艺术中心的创始人郑林2020年年末去香港时,恰逢彼时的秋拍季,在佳士得的拍场他看到了王俊杰3件尺寸并不算大的作品《归途》,“差不多每件50×40厘米,三件一组,估价是70-100万港币吧,”最终这件作品拍到了1105万港币。

王俊杰 《归途》 (三联作) 2017  成交价:11,050,000 港元

这个价格让郑林很震撼。“他作品的语言风格,画面构成、自我审美趣味很强。”之后富艺斯和保利联合拍,当时在行方的重点推广和宣传中也有一幅王俊杰的作品,2米×1.7米的《夕阳之河》,估价700-1000万。举槌当日,作品拍出了3776万港元。“这价格真的没法想象,意味着单件2米×1.7米这个尺寸的作品,已经把中国当代艺术现在很多大师级艺术家的作品价格都覆盖掉了。”

西方少数年轻艺术家作品价格已经高到数百万美元是否正常,是否提前透支了未来的价格空间?偏锋画廊创始人王新友认为西方的艺术市场价格同他们整个经济体、艺术市场的容量密切相关,与其对艺术品消费的需求是相匹配的。

黄宇兴 《七宝松图》2016-2019  成交价:港元 64,830,000 

“中国近两年也有不少70后艺术家作品在拍场上成绩亮眼,这说明70后一代经过长达近20年的发展和市场的持续关注后,到了起飞的关键时间点。”在王新友看来,重要作品在关键阶段的高价不是什么坏事。“这恰恰证明了市场对艺术家的信心足够坚定,会透支未来的是艺术家和代理画廊对一级市场的价格没有足够的掌控能力,给个别资本进场恶意炒作提供了可乘之机,所以价格“起飞”的时候也是考验艺术家、画廊以及藏家的时候。”

郑林认为如今艺术市场的游戏规则已经变了,年轻艺术家新的发展趋势,创作面貌、包括全球大画廊都在跑马圈地,争相代理80、90后艺术家的现象,都预示着新的格局正在发生,很多比较敏感的画廊都做出了新的战略调整。至于前文提到的王俊杰作品的震撼价格,郑林认为并不具有代表性。

王俊杰  《夕阳之河》2018  成交价 :HK$37,760,000

“一个王俊杰不能说明问题,他的市场不是从亚洲、香港开始的,而是从纽约。第一张上拍的作品一下子拍到300多万美金,从那个时候市场就开始启动了。我去香港的时候应该是属于他第一张拍了高价之后的延续和发展。”

反观中国艺术家,曾梵志、周春芽、刘小东、张晓刚这些重要艺术家作品也不乏几千万,一个多亿的单幅价格,但他们大都经历了30、甚至40年时间的沉淀和发展。“回过头想一下,从85时期发展到今天,有这个时间沉淀和影响力,甚至比他们之前知名度更高的艺术家也有”,郑林说到,“为什么那些艺术家的价格上不去,他们的艺术沉淀后却没有发酵,这都值得思考。”

艾德里安·格尼《馅饼斗室12》2014  成交价:港元 81,060,000

从文章开头的几个例子不难看出当下市场对于年轻艺术家的成长周期似乎显得有些“着急”,很多创作不久的作品便出现在拍场,年轻艺术家作品从展览到买入再到送拍,周期之短有愈演愈烈之势,这对艺术家及其代理画廊究竟是伤害还是有助于曝光?

02

乍舌价格背后不只是简单的数字

卓纳画廊香港空间资深总监许宇对于近期许多年轻艺术家横空出世的现象表示,卓纳画廊代理艺术家不会参与送拍,或在拍场制造市场。“他们的简历中还没来得及有美术馆展览,甚至也没有太多画廊展览。其中一些人的作品很快进入拍卖成为了热点”,这是一个很值得留意的现象,说明社交媒体的力量和即时性对今日市场具有相当的重塑能力。”

阿莫奥克· 博福《举起双手》 2018  成交价:26,650,000 HKD

少数西方年轻艺术家作品价格高企,白立方画廊中国区代表赵婷婷认为这一现象要根据艺术家或市场需求很多不同情况来看,不可一概而论。“近年很多新兴艺术家的作品题材新颖,创作运用的材料及技巧亦富挑战性,这都让不少收藏家开始关注并支持年轻艺术家的创作。”

这些年轻艺术家从进入系统到价格飙升,时间周期愈加短促,市场弥漫的急功近利的气氛,她同样表示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不同艺术家的情况不同,白立方的艺术家作品及价格一直都比较稳定,当下当代艺术的市场状况取决于多方因素,高价是一个少数的现象不可以偏概全。”

Avery Singer 《Happening》 2014  成交价:5,253,000 USD

资历尚浅但作品在拍卖上频现“天价”,许多人大呼“看不懂”,蜂巢当代艺术中心创始人夏季风认为“这有点儿大惊小怪了。”

他提到如今快速变化的当代艺术发展态势,使得从业者必须要更新很多旧有的评价标准与价格体系。“我们还习惯以传统的标准来评判新一代艺术家的作品、也容易按照中国的价格来推演西方的市场逻辑,所以难免会感到价格高的离谱。”事实上,艺术品的价格是社会各方面复杂的综合体现,包括政治、经济、文化、金融多方面的合力。

常玉 《群马》1930  成交价:2.07亿人民币

夏季风以中国当代艺术的价格变化来举例,“如果我们从八十年代来看,现在中国当代艺术的价格,恐怕也会觉得不可理喻;同理,西方艺术市场看到常玉在中国的价格,也可能大呼不解。“但价格绝不是一个简单的数字问题。”

中西同代青年艺术家作品价格的云泥之别,外界认为原因不外乎是艺术家创作能力和背后画廊体系,运作推广的差距,许宇并不认同这一观点:“很多人都喜欢把这个归因于画廊系统的差异,或者画廊运作的差异,我个人更多以为这是一个文化差异的问题。”

03

中西同代艺术家未来价格能平起平坐吗

当国内同代际的70、80后艺术家群体,除了贾蔼力,黄宇兴极个别能够在价格上与西方一较高下外,绝大多数仍与西方当红的一些名字有着肉眼可见的价格“鸿沟”。

贾蔼力 《无名日 2》2007  成交价:2645万人民币

将目光收回身边,未来中国的80、90后艺术家和西方同代艺术家,作品价格有机会平起平坐吗?

郑林认为这要看艺术家作品的影响力和其代理平台的能力,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年轻艺术家要找最有影响的画廊建立合作,代理画廊要有很强的话语权,这对艺术家和画廊双向都是助力。

如果一个好的艺术家没有好的画廊合作,未来长远的发展必然有局限性。

安娜·韦扬特《夏日时光》 2020  成交价:美元 1,500,000

“为什么高古轩代理的艺术家卖的这么好,是因为高古轩的平台影响力、艺术家的合作和代理起步就不会低于5-10万美金,做一个展览的成本那么高,所以一定会让艺术家的价格上升到他认为合理的区间,高古轩代理的艺术家这么快就能达到千万级别,这同画廊的话语权,影响力,包括二级市场的助力行为都有关系。”

郑林继续解释到,“就像唐人同一个年轻艺术家合作,艺术家原来的市场价1-2万人民币,对于我们的合作来说,这个价格太低了,所以定价系统会有所调整,应该让其作品在合理的价格范围,我认为5-20万之内都是一个年轻艺术家合理的价格区间。”

洛伊・霍洛韦尔《连接的林伽(黄,绿,蓝,紫,粉红色)》  成交价:16,510,000 港币

“西方年轻艺术家作品的高价,对于同代的国内艺术家来说未必是坏事,至少能体现出令人心动的差价空间,对于藏家来说未必不是一个买作品的好机会。”

夏季风表示就他所了解的情况,“许多年轻艺术家,除了价格之外,他们的创作能力并不比西方同代艺术家差,但遗憾的是目前主场并不在中国,学术和市场的标准并非由我们掌控,当代艺术中国的时代还没有真正到来,这既是一个历史问题,也是一个国家运势的问题。”但他认为这并不会给中国年轻艺术家带来困扰。

郑林认为拍卖市场的高成交价对于年轻艺术家不存在所谓的拔苗助长。“这涉及到国际当代艺术新格局的问题,这种情况在过去二十年里是没有的,这个现象引人思考,这是一个新的游戏规则。”这些受到市场高度关注的西方年轻艺术家,仔细分析他们背后的成长轨迹,其中画廊无疑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NICOLAS PARTY Landscape 2015  成交价:2305万港元

“毫不夸张的说,如果没有背后画廊的加持,其市场表现可能截然相反,专业的藏家几乎不会去购买没有画廊签约的艺术家作品。他们非常明白现在的世界是一个协作化、系统化的模式,艺术市场与其他产业一样,如果缺失画廊有力的背书和推动,艺术家很难靠一己之力从中获得成功。”夏季风认为画廊的推广对于作品市场价格的提升很关键,尤其对年轻艺术家更是如此。

“即便市场暂时成功,也意味着艺术家工作室必须拥有运营和把控市场的能力,这对于更需要专注于创作的年轻艺术家来说,显然是一个得不偿失的事。”

04

谁掌握了年轻人,谁便掌握了未来

从今年已经结束的几场香港春拍来看,中国60后艺术家名单在标的数量和成交价格上有明显的式微,虽然国际拍行的表现无法代表国内市场,但无疑板块轮动已势不可逆。除非生涯转捩之作,否则艺术家“普品”的市场价格,空间已经很小了,这是否也从另一方面助推了藏家视线转移至年轻艺术家这一趋势?

夏季风认为,每个时代都有非常优秀的代表性艺术家,不会因为年龄影响到他们的艺术成就。

曾梵志 《面具系列 1996 NO.6》1996  成交价:1.61亿人民币

“某种程度上,60后艺术家的确已经完成了应有的使命,他们参与、创造了与之相应的艺术史,至于他们作品的市场和价格空间,无法一概而论,即便是同龄的艺术家,他们之间的成就、价格相差也非常大。”夏季风表示整体上看,年轻艺术家在这方面的确占有一定优势,作品价格低,意味着后续增长空间相对较大,也存在追平甚至超越上辈艺术家的潜力。”

罗中立 《让路》 2011

郑林同样秉持这一观点:“这和年龄没关系。我相信每个年龄段都有很优秀的艺术家,而且他们永远不可能被取代。比如陈丹青、罗中立、尚扬、你都可以看到他们作为一个优秀艺术家严谨的态度,对艺术的追求、语言的表现都能感觉到他们对作品的专注度和深厚的修养。

70、80、甚至90后艺术家一样也是需要经过大浪淘沙的,并不是现在市场“火”了,价格一下子上去了就大功告成了,没这么简单。”

年轻意味着前面的路还很长,纵然当下市场对于年轻艺术家作品趋之若鹜,市场如烈焰般灼热,但同艺术史上已盖棺定论,牢牢占据大师“名单”的那些名字相比,前者无论是作品质量,还是市场价格还有待时间去验证。

野蛮生长的同时,别忘记先把根基打牢,不然“大风”一来,容易跌倒。正如卓纳画廊许宇所言,“年轻艺术家市场增长很快、很广,但成熟艺术家以及历史上的大师作品的市场是更深厚的那一个。”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