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专业当代艺术资讯服务平台
搜索

首尔,又一个亚洲艺术市场新高地?

来源:99艺术网 作者:刘军 2022-08-10

下个月,首届Frieze首尔艺博会将与韩国国际艺术博览会(KIAF)及其新衍生项目KIAF Plus一起举行。如今首尔绝对是最具活力、最令人兴奋的市场掘金之地,国际画廊纷纷选择在首尔设立分支,都表明业内对韩国艺术市场的持续走高的市场信念。

此外韩国总统尹锡悦也在不久前对韩国文化产业设立了高达37亿美元的基金,政府除了在未来五年拨出巨额资金支持出口额达119亿美元的韩国文化产业外,还计划在未来三年内支持万名创意人才。

KIAF ART SEOUL Photo by KIAF ART SEOUL Operating committee Courtesy of KIAF ART SEOUL

韩国政府希望通过此举,使韩国成为一个“有文化吸引力的国家”。但至少首尔目前已经成为国际画廊眼中有商业吸引力的地区了。

今年3月,当代唐人艺术中心继曼谷、北京、香港之后,开放了画廊在首尔的全新空间,同时委任Yonni Park为其首尔空间的总监。同样在今年,作为韩国具有国际代表性的画廊,Sojung Kang升任阿拉里奥画廊执行总监,同时领导首尔、天安、上海三个画廊空间。

首尔当地艺术市场有何特殊性?韩国藏家的收藏趣味有何不同?如何看待首尔同亚洲其他地区市场的差异,我们不妨听听两位熟悉韩国本土艺术市场的总监的分享。

Yonni Park
当代唐人艺术中心首尔空间总监

99艺术网:唐人在3月宣布在首尔设立新空间,为何选择在这个时间点选择进驻韩国市场?

Yonni Park:当代唐人艺术中心今年3月在首尔开设了新空间,韩国国内很多画廊也将今年第一次展览安排在了3月的春天,因此,按照韩国艺术市场的日程,我们认为这是正确的时间。在经历了几年的试水之后,去年下半年才决定了进军首尔的行动。我们感受到了韩国收藏家的购买力和对艺术的热情,所以决定迅速建立一个新空间。

画廊位于首尔江南区SongEun艺术空间大楼,面积为640平方米,在我们多年来推动的韩国展览项目中,朱金石、吴伟、赵赵、蔡磊等人的作品销售良好,一直受到韩国藏家的欢迎,未来还会推广更多的艺术家。良好的空间是我们与代理艺术家和韩国收藏家合作的保证。

当代唐人艺术中心首尔空间外景

99艺术网:作为韩国人,你对本土艺术市场的观察,韩国当代艺术市场近几年经历了哪些变化?为何现在变得非常活跃?

Yonni Park:随着韩国经济和观众文化水平的提高,欣赏和收藏艺术品变得越来越普遍。在韩国,艺术已经成为生活的必要元素。此外,随着艺术科技和艺术投资的蓬勃发展,许多年轻藏家涌入当代艺术市场,释放出新鲜而充满活力的能量。随着第一次Frieze首尔艺博会的开幕,以韩国收藏家的影响力和市场性为基础的海外画廊纷纷落户首尔,西方画廊也越来越关注韩国艺术市场。

KIAF ART SEOUL Photo by KIAF ART SEOUL Operating committee Courtesy of KIAF ART SEOUL

99艺术网:唐人也参加过韩国的艺博会,韩国收藏群体有什么特点?现在进入市场的年轻藏家收藏趣味是什么?

Yonni Park:在参加了釜山艺术展(Art Busan)后,画廊于五年前开始与韩国市场接触。过去五年的韩国艺博会让我们感受到了韩国藏家的购买力和对艺术的热情。韩国藏家在亚洲非常活跃,对艺术品的审美和视觉呈现有很好的把握,这是一个很大的优势。

韩国的年轻收藏家非常开放,有自己的品味。他们充满好奇心,思想开放,能迅速吸收新媒体。此外他们非常积极地在世界各地旅行,通过互联网和社交媒体与艺术家、画廊老板进行实时交流,这有助于他们在艺术市场上灵活地交易。与上一代相比,他们积累收藏品的速度非常快,有时他们倾向于有点冲动。

平行之道: 赵赵个展

99艺术网:相比香港,上海,北京,同为亚洲地区,首尔的艺术市场和其他地方有什么不同?又有什么自己的特殊性?

Yonni Park:近年韩国艺术市场发展迅速,在首尔开设了不少国际知名画廊。过去几年,韩国本土艺博会的销售额和参观人数都创下了纪录,西方大型艺博会正试图将触角伸到韩国,使其成为亚洲艺术市场的新中心。原因之一是韩国对艺术品免税,而且在国内外进行货币交易也相对方便。此外,韩国是一个相对自由的旅游国家。

Studio Lenca个展 : 我准备离开

99艺术网:请介绍下韩国目前80、90后从事当代艺术创作的年轻艺术家的情况?

Yonni Park:新生代藏家的成长和年轻艺术家共同开拓了市场。这一代的许多人都曾留学国外,这使他们吸收了不同的文化,包括东方和西方。此外他们以国内市场的成功为基础,进入了海外市场。例如,我们代理的艺术家禹国元的作品在韩国市场上有着坚实的收藏家基础,在拍卖领域也取得了卓越的成就。合作的艺术家Jang Koal这些年轻一代对新媒体持开放态度,他们对NFT、数字绘画和3D视频作品感兴趣。Jang Koal的NFT作品在拍卖会上拍出了135万人民币,这个数字是原作的40多倍。

朱金石个展:意外美学

99艺术网:唐人在首尔开设了新空间,这里的展览计划是什么?是向韩国市场介绍中国艺术家,还是会侧重发现代理韩国的本土艺术家?

Yonni Park:韩国收藏家们喜欢购买人气艺术家的作品。画廊将会更加努力地推广对韩国市场还比较陌生的中国和东南亚艺术家。

我们希望通过一系列不同的展览和艺术家项目,让韩国艺术界的朋友们逐渐熟悉画廊合作、代理的艺术家。包括来自韩国、中国、东南亚和一些欧美国家的艺术家。画廊今年庆祝成立25周年,画廊代理了来自世界各地的80多名艺术家,随着韩国艺术家的加入,画廊与艺术家的合作也更更全面、更丰富。

Sojung Kang
2022年升任阿拉里奥画廊执行总监,负责首尔、天安、上海三个画廊空间

99艺术网: 近几年国际画廊在首尔纷纷设立分支,首届弗利兹艺博会也要在下半年在首尔举行,你的观察里,韩国当代艺术市场为何近年如此活跃,这一现象是从何时开始的,原因是什么?

Sojung Kang:新一代韩国收藏家似乎从2010年代中期起就被国际艺术市场认可了。他们定期参观国际画廊,如果有任何疑问,他们会积极地直接与国际画廊取得联系,这是他们与老一代收藏家的区别。从2016年起,多家国际画廊选择在首尔开设了空间,但直至2019年,市场增长开始变缓。

在2020年新冠疫情大流行后,这一比例却迅速上升。随着疫情流行导致市场流动性增强,各种资产的投资似乎也扩展到了艺术品市场。这种投资热潮影响了20多岁、30多岁的年轻一代,他们成为艺术市场的新参与者并迅速增长。社会名流及这些年轻收藏家们对于在公共场合宣传个人收藏持非常开放的态度,这也提升了公众对艺术收藏的认知。

阿拉里奥画廊首尔空间外景@ Arario Gallery Seoul

99艺术网: 目前韩国市场上,消费、投资、收藏,这三部分艺术市场参与群体,比例大概是多少?私人藏家建立自己的美术馆,收藏机构,近年多吗?

Sojung Kang:要说出准确的比例并不容易,我们甚至难以区分投资者和收藏家。有时投资者是很好的收藏家,反之亦然。

尽管如此,仍有许多收藏家购买艺术品只是为了投资,但也有很多收藏家出于真正的兴趣,阿拉里奥美术馆和画廊就是一个很早期的例子。最近有许多收藏家建立了自己的画廊或收藏机构。我不知道具体有多少,但确实很多。

Choi Byungso Solo Exhibition: Sens et non-sens @ Arario Gallery Seoul

99艺术网: 韩国现在年轻藏家数量多吗?他们的收藏偏好有什么特点?其中不少是“藏二代”背景吗?

Sojung Kang:与过去10年相比,现在年轻藏家确实是一个庞大的群体,而且人数仍在迅速增长,他们喜欢在私人社交圈内部或通过社交软件向其他人展示自己的收藏,也喜欢谈论自己的收藏,并为此感到自豪。这就是与上一代人的不同之处。

我不认为新一代藏家中的大多数是“藏二代”。对他们中的一些人来说,这是事实,但大多数并非如此。新兴产业,尤其是IT产业造就了许多“年轻而富有”的“新一代”,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不是出身于收藏世家。

KIAF ART SEOUL Photo by KIAF ART SEOUL Operating committee Courtesy of KIAF ART SEOUL

99艺术网: 最近韩国从国家层面设立了37亿美元的基金来推动艺术文化发展,对于韩国本土的艺术推动会起到何种作用?为何现在韩国会出台这样的举措?

Sojung Kang:这笔基金是同时为了艺术和文化产业而设立,但据我所知将主要用于文化发展,而非艺术。

事实上,韩国国家层面的基金设立并不是因为最近的K-综合症(K-syndrome),在过去的十年里,韩国政府一直定期为艺术家和画廊提供大量支持。最重要的是这些资金使得艺术家们能够自由地创作他们的作品。我相信基金的存在确实使艺术产业和市场变得强大。艺术和文化产业具有商业和私人领域的双重属性,但如果有稳定的政府资金和政策支持,它就会变得更加强大和稳定,这也是政府设立此类基金的原因。

POST ARCHIVE FACTION (PAF) FINAL CUT @ Arario Gallery Seoul

99艺术网: 现在年轻艺术家在一级,二级市场上都是热点,阿拉里奥目前对于年轻艺术家的开拓和代理是什么情况?请介绍下目前韩国80、90后年轻艺术家的情况?

Sojung Kang:与过去相比,年轻艺术家确实是热点。阿拉里奥画廊是韩国第一家资助年轻艺术家的画廊。这一资助始于2000年代中期,直至今日我们仍在这样做。我们努力寻找优秀的年轻艺术家,为他们提供经济上的支持,我们相信,如果艺术家在年轻的时候能又一个相对稳定的经济基础,他们就能在未来创作出更好的作品。

目前我们与许多年轻艺术家保持着密切的合作,他们的展览也非常受欢迎。例如,Noh Sangho(卢相镐)、Jang Jongwan(张宗完)、Sim Raejung(沈来廷)和Don Sunpil(顿善弼)都在30多岁的年纪非常积极地投入创作,并在市场上取得了不错的成绩。

在过去的几年里,有才华的80后艺术家很受欢迎,而且会持续更长时间。90后艺术家也开始崭露头角,但大多数的90后仍然没有得到应有的认可,除了少数几位,现在评论90后还为时过早,对他们来说,需要更多的展览机会来测试艺术市场的风向,相反,70后将是艺术市场上需要重新被研究和认可的一代人。

陈彧君个展《每个自己》@ Arario Gallery Seoul

99艺术网: 你如何看待首尔、香港、上海,这几个亚洲艺术市场之间的竞争,各自有什么市场特殊性?

Sojung Kang:这是一种相当良性的竞争。首尔、香港、上海各有特点,风格各异,这一切都是在不同的时机下产生的。在亚洲的不同地区分别举办三场实力雄厚的艺博会非常重要,希望这三场艺博会能够顺利并能开展有意义的合作。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