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专业当代艺术资讯服务平台
搜索

在威士忌的“金色声浪”中,激发出艺术的想象涟漪

来源:99艺术网 作者:Alien 2022-11-21

酒精与创造力往往相伴而行,这种观点并非空穴来风。因为当我们细数历史上的艺术大师与文豪时,会发现他们中大多有饮酒的习惯。从古希腊神话中的酒神狄俄尼索斯(Dionysus)到罗马神话的巴科斯(Bacchus),均是古典时期画家们笔下的常客。

提香(Titian)《Bacchus and Ariadne》,布面油画,176.5×191cm,1522-1523年

到了现代,自由潇洒的酒神文化也潜移默化影响着许多艺术家。无论是在酒吧与朋友小酌几杯,聊聊八卦和近期创作,还是在工作室一人独饮,任思绪飘荡游走,让自我融入到一种纯然自在的创作状态之中。而如果说,香槟像一位举止优雅的女士,伏特加好似不苟言笑的大叔,干邑像一位风度翩翩的公子,那么威士忌就如散发着成熟魅力的艺术家,它不急不缓,等待着充满好奇的你前来品味。

从印象派的马奈、超现实主义的胡安·米罗,到立体主义的毕加索,威士忌一直与艺术有着不解之缘,它曾在艺术家们的创造力下幻化出不同风格的脸谱,也曾助力他们完成了一次次的自我突破与蜕变。如著名的超现实主义大师萨尔瓦多·达利就曾说过:“No Whisky, No Dripping Clocks!(没有威士忌,时钟也不转了)”。

达利的动态影像,来自安迪·沃霍尔《Screen Test:Salvador Dalí [ST68]》,1966年

 

01

“生命之水”与“世界威士忌之都”

回溯到大约公元5世纪左右,欧洲中世纪的炼金术士们在举行一次神秘的仪式中,无意间发明了把粮食发酵蒸馏的技术,而最终的产物是一种能够焕发出激情的酒精味道的液体。炼金术士们认为这种液体是具有生命灵魂的,便给它以拉丁语命名 Aqua Vitae,意为“生命之水”。 之后随着蒸馏技术传遍欧洲各地,Aqua viate也被译成不同的语言,意指蒸馏酒,这也是公认为威士忌的起源。

欧洲中世纪炼金术

苏格兰是威士忌的发源地和历史最悠久、影响最深远的地区。现在大家非常推崇的“单一麦芽威士忌”(Single Malt),在苏格兰法规中是指在单一一家酒厂生产,使用发芽大麦和水,通过铜制壶式蒸馏器酿造的威士忌。并且,在很多老饕眼里,威士忌是存在严格的等级分类的:如单一麦芽威士忌优于调和威士忌;麦芽酿造威士忌优于谷物酿造威士忌;日本威士忌>苏格兰威士忌>其他威士忌等等。

格兰帝酒厂

而在苏格兰威士忌产区中,坎贝尔镇(Campbeltown)产区是小众和传奇的代名词,它是苏格兰威士忌最小的独立产区。这个维多利亚时代的 “ 世界威士忌之都 ” (The Whisky Capital of the World) 如今仅存3家酒厂,其中之一便是格兰帝酒厂。作为肩负着成为“坎贝尔镇威士忌文化复兴引领者”的使命,苏格兰单一麦芽威士忌品牌格兰帝(Glen Scotia)一直以来都致力于从艺术视角去解读格兰帝威士忌的知识、工艺与精神,在这个特殊且不平凡的时代,城市万象更新之际,日常生活亦在不断复苏与“复兴”。

“金色声浪”文化艺术展展览现场,UCCA城市天台,2022。图片由UCCA Edge提供。

正如伏尔泰早在《风俗论》中就已指出的,文艺复兴的重大意义不仅在于复兴,更在于创造。在完整地保留了维多利亚时代酒厂的原始布局,并力图把“黄金时代”的威士忌风格完整、原封不动地呈现于人们面前的同时,格兰帝威士忌所倡导的“文艺复兴”,也非常注重在岁月淬炼的绵延与传承过程中,融入更新的思想火花与思考维度。

 

02

“金色声浪”的文艺复兴之路

在格兰帝威士忌的“文艺复兴”之路上,除了对“黄金时代”的所表达的无限敬意之外,高雅又不失温润的“金色”,也成为照耀着品牌与艺术联姻的标志性色彩。因为这种如琥珀般的金黄所代表的酒体色泽,在世界各地爱酒人士的心中有着近乎神圣的意义。而如何在耀眼的“金色”光芒中,让艺术家的创造力如层层扩散的涟漪,在“历史与现代”的碰撞间发散出绵延不绝的文化“声浪”呢?

“金色声浪”文化艺术展展览海报

正是基于这样的出发点,“金色声浪”文化艺术展由UCCA Edge策划,邀请五位中国当代艺术家:黄锦、马灵丽、王郁洋、徐渠、杨凯,结合不同媒介、观念与文化背景,于2022年上海艺术周期间呈现跨感官的文化现场,苏格兰单一麦芽威士忌品牌格兰帝(Glen Scotia)作为全程战略合作伙伴参与其中。格兰帝与五位中国当代艺术家合作的艺术酒标作品及单桶威士忌,也在展览中亮相。而作为中国领先的当代艺术机构,UCCA秉持“持续让好艺术影响更多人”的理念,每年为超过百万的观众带来丰富的艺术展览、公共项目和研究计划,不仅在艺术行业之内,在圈外也具有非常重要的影响力。

“金色声浪”文化艺术展展览现场,UCCA城市天台,2022。图片由UCCA Edge提供。

“金色声浪”展览以生命之水所延续出的“金色”作为视觉标识的主色调,以此呼应制作威士忌的原料大麦、熟成后的酒体色泽、那颇具神秘色彩的壶式蒸馏器,以及饮酒后带来回味悠长的味觉体验。邀请几位身份多元的创作者从各自不同的视角出发,以日常生活、神话传说,以及自然生态中的体验与反思为起点,藉由多样化的媒介材料、视觉隐喻,探讨东方语境下威士忌文化的当代传承与创新。

 

03

独具个性的创作与“格兰帝”的文化联结

值得注意的是,本次受邀艺术家从不同的单桶里面选择了代表自身个人风格和艺术风格的酒体,两相契合的作品完美地为艺术与威士忌搭建了一座桥梁。

格兰帝“金色声浪”艺术家定制版

黄锦的作品《Sine》,以数学概念Sine(正弦)作为一段声音的创作逻辑基础,将层次丰富的威士忌口感,转换为可视的听觉律动,延展出更为丰富的官能性体验。声音作品亦如同烈酒,以有限接近无限,层次丰富而分明。欣赏声音的过程如品饮者渐入佳境,带动着情绪或沉思、或激荡。

黄锦_《打谱实验》_2021_综合材料_尺寸可变

“金色声浪”文化艺术展展览现场,UCCA城市天台,2022。图片由UCCA Edge提供。

“金色声浪”文化艺术展展览现场,UCCA城市天台,2022。图片由UCCA Edge提供。

马灵丽的作品《酒神》,将哲学家尼采所描绘的热烈、激情、本能的“酒神精神”,透过一只酒后凝视的灼热眼眸呈现在品饮者面前。品酒成为具有表演性的舞台,迷醉的眼睛,徜徉在格兰帝威士忌金色的色泽与醇厚的酒香中。

马灵丽_《酒神》_2022_绢本综合材料_122 x 156 cm

马灵丽_《色达 No.2》_2022_绢本综合材料_157 x 122 cm

王郁洋的作品《第二次》,用现代算法代替古代笔墨,亦如威士忌诞生的过程,蒸馏师是造物的使者,麦芽、海风、橡木、空气和自然规律借由格兰帝的手转化为醇美的威士忌,并最终呈现至品饮者的杯中。同时,这件作品也是将中国古代绘画理论中“气韵生动”这一概念文本,通过数字化的手段转化成充满活力与动势,同时和谐统一的画作。

王郁洋_《第二次》_2014_布面油画_300 x 300 cm

王郁洋_《惚恍》_2020_颜料、木板_尺寸可变

徐渠的作品《迷宫对立黄紫》,是以镜像方式并置的迷宫,投射出饮用者的镜像,将对绘画语言的探索转化为现实世界的隐喻,推动了品饮者与世界之间的情物交感,在交错迂回、宛若迷宫的世界中觅取解脱之路。

徐渠_《迷宫对立黄紫》_2022_布面丙烯_375 x 250 cm

“金色声浪”文化艺术展展览现场,UCCA城市天台,2022。图片由UCCA Edge提供。

徐渠_《三美神》_2020_布面丙烯和腐蚀_265 x 200 cm

杨凯的作品《礼三十九》,作品的图形明代官帽椅为图像来源,叠合了现代设计的视效,乃至像素化的处理,意味着数字时代对传统构图与技艺的重新演绎。这些物象进一步指向日常生活的复苏,同时暗示了更为具体的社交或品饮者的生活场景。在品饮者拿起酒瓶,品尝美酒时,口感层次分明的格兰帝威士忌带动品饮者的体验,从知觉层面的具象逐渐延展感觉层面的抽象。

杨凯_《礼三十九》_2022_纸本、水墨、丙烯、矿物颜料_164 x 107 cm

杨凯_《礼三十八》_2020_纸本水墨、丙烯_196 x 108 cm

除了5位中国当代艺术家,与格兰帝合作的苏格兰艺术家Alice Angus的驻地作品在现场也一同展示,而出生于苏格兰艾尔郡的艺术家Alice Angus,一直对苏格兰文化抱有兴趣,并时常穿梭往返于苏格兰和伦敦之间,她的作品包括纸张画、视频、音频和纺织品,涉及大型策展、公共艺术作品等,曾在多地担任驻地艺术家。

苏格兰艺术家 Alice Angus

Alice自今年1月起,在位于苏格兰西海岸的坎贝尔镇停留多日置身在格兰帝的酿酒氛围和坎贝尔镇的旖旎风光中,为 “2021苏格兰年度蒸馏厂” 格兰帝委托创作的作品汲取灵感,她用铅笔、水彩、墨水捕捉每个瞬间,从视觉、听觉、嗅觉及触觉上感受环境,最后灵感触发,落笔成画。Alice为格兰帝创作的系列绘画作品以“Spirit Safe”(中译名:烈酒保险箱)为主题,用飘逸清雅的笔触,带领观者走入到如坎贝尔小镇,去感受 “ 世界威士忌之都 ” 的日常情景。

“金色声浪”文化艺术展展览现场,UCCA城市天台,2022。图片由UCCA Edge提供。

 

04

艺术品与臻品威士忌有哪些共同特征?

首先,威士忌的大部分风味来自于橡木桶中的陈年时光,即便是同一批次蒸馏出的原液,在橡木桶中类型、新旧程度、陈年时间、摆放位置均不同的情况下,会产生不一样的风味。随着岁月的流逝,单桶威士忌逐步被消耗,使得日益稀少的单桶臻品具有了极高的收藏价值。因为这些经典的单桶威士忌,是从陈年结束到装瓶期间,未经过任何人为的稀释和调配,能呈现出丰富且平衡的风味,拥有风味独特、不可复制性以及数量稀少的特点,这也是世界各地的威士忌迷们对单桶威士忌臻品一直津津乐道和追捧有加的重要原因所在。

“金色声浪”文化艺术展展览现场,UCCA城市天台,2022。图片由UCCA Edge提供。

而这种经岁月之手沉淀出的独特性与唯一性,也正是艺术永恒的魅力所在,在这一点上单桶威士忌与艺术同样迷人。因为威士忌是时间的产物,它的价值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增加的,而当艺术家的独特创作被放在稀缺单桶的瓶标上之时,艺术精神的唯一性和单桶威士忌不可复制性的完美叠加,在经历过一段时间的洗礼之后,也必将使其成为收藏家们竞相追逐的珍贵藏品。

“金色声浪”文化艺术展展览现场,UCCA城市天台,2022。图片由UCCA Edge提供。

另外,时间背后的思想的力量,也是构成藏品价值极其重要的因素之一。因为艺术是人类思想的外现形态,每一件优秀的艺术作品除了独具美感的外形之外,蕴藏其间的深邃思想才是能够真正打动观者的核心所在。而格兰帝品牌一直以来所秉持的“唯有思想永恒”的理念,所强调的正是注重思想的宽度和广度,这一点也与评判优秀艺术品的准则产生了高度的契合与共振。

“金色声浪”文化艺术展展览现场,UCCA城市天台,2022。图片由UCCA Edge提供。

最后,如果说艺术是流淌在人类精神世界中不竭的“生命之水”的话,那么威士忌则是可以为记忆留下出隽永芬芳味道的“金色”涟漪,它们让每个人都能在其中感受到那些由时间和创造力所激荡出的文化声浪与动听回响。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