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专业当代艺术资讯服务平台
搜索

阔别三年的“艺术长沙”,有哪些新看点?

来源:99艺术网 作者:Alien 2022-11-24

虽然持续反复的疫情阴云并未如大家预期般散去,但在时隔三年之后,第八届“艺术长沙”还是在不久之前(2022年11月12日)如约而至。

作为长沙极具影响力和代表性的文化标志与艺术品牌,首届“艺术长沙”举办之时,也是中国当代艺术持续高温的增长时期,在2007年9月,来自全世界的200多位艺术家、收藏家和评论家搭乘“艺术长沙”专列,从北京出发赴湖南省博物馆参加展览开幕式,完成了自身首次华丽的亮相。

“2022第八届艺术长沙”开幕现场

而紧随其后的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也使得当代艺术市场遭遇到重挫,首届“艺术长沙”举办之时的盛大场面成为令人津津乐道的话题,也有很多人认为这不过是艺术市场旺盛期的一锤子买卖,但在2009年10月开幕的“2009艺术长沙”,则用稳步向前的脚步打破了人们此前的疑虑,而之后的“艺术长沙”基本都在以每两年一届的节奏,稳步向前推进着。并在打造高质量展览模式的同时,延展出与展览对应的系列丛书(2011)和相关活动等等,在强调学术性、专业性的同时,进一步拓展了“艺术长沙”品牌的影响力。

2022年“艺术长沙”的展览模式依然沿用了往届的策展理念,采取多场馆联合举办。四个展区各有侧重,每个个展既彼此独立又相互关联。不同展览分别设立在湖南博物院、长沙美术馆&湖南省谭国斌当代艺术博物馆、李自健美术馆三大展区+美仑美术馆平行展区,基本覆盖了长沙本土最重要的艺术场馆,并分别带来苏新平、张恩利、梁铨、彭先诚、卢甫圣、孟禄丁、蔡广斌、冯放等艺术家的重量级作品,在展览空间设计、作品安排、观众互动等方面也做了大量新的尝试,也有很多新的展览思路与看点。

 

01

根基

湖南省博物院的主题展区由孙冬冬担任策展人,以“根基”为题串联起三位中国艺术家的个展:张恩利的“容器”、王郁洋的“奇云”和苏新平的“延绵”。

“苏新平 —延绵 ”展览现场

作为展览的“根基”,三位参展艺术家的艺术观念和实践虽然有着各自不同的方向,但从他们的艺术中,却可以发现一种以“油画”为代表的中国美术的现代性经验贯穿至今:一面是与时俱进的“普遍”的生活世界,一面是思考与呈现“我们是谁”的价值世界,两个世界辩证统一在对于自我历史的叙事与践行中。

策展人孙冬冬谈到:“如何诠释中国现代化的内在化进程,或者进一步说,如何建立中国当代艺术与中国现代美术之间的历史连续性,正是‘根基’聚焦与思考的议题。事实上,中国当代思想界曾不止一人一次提出,面对当前中国社会,我们需要把握与处理儒家文化、社会主义革命与改革开放三个传统之间的历史关联性……从某种意义上说,这里谈及的‘文明’并不意味着一个过去的语境,恰恰相反,它是一个包含历史可能性的现场,关乎我们怎样走向未来。”

“苏新平 —延绵 ”展览现场

其中,苏新平的展览“延绵”,就将苏新平对于艺术媒介经验之间的让渡与融合,以及艺术实践所呈现的超越时代图景的艺术精神,理解为一种贯穿在无数个体生命流变中的历史意识,它既包含知觉与记忆的历史张力,也包含了古今同情的人文情怀。

“苏新平 —延绵 ”展览现场

而在谈到这次展览时,苏新平说:“这次展览规模比较大,我把这几条线索都放入其中,来呈现我的创作的不同面向,让大家从中可以看到多种可能性,而不是一个确定的东西。我一直比较反对风格化,艺术最重要的就是语言方式和实验方法的个人独特性,你一旦停滞了,艺术风格和样式也就停滞了,剩下的就是不断重复。所以这些年来我一直在尝试,所谓尝试,就是不想要确定的东西,否则就把自己框死了,也就失去了实验性,这对于一个当代艺术家来说是要警惕的。”

苏新平 男人与狗 200×160cm 布面油画 2022

苏新平 肖像2号 350×150cm 布面油画 2022

而在“容器”的展区中,则呈现张恩利从1995年至今的一系列代表作品。从早期的“人物”至“线绳’、”树木“以及最新的抽象的“肖像”系列,以细微的视角反观个体生存的状态,乃至时代进程中的精神群像。其中,曾于2019年在意大利博尔盖塞博物馆张恩利个展中展出的空间绘画作品《临时的房子》首次在国内呈现。

张恩利个展《容器》湖南博物院展览现场

张恩利说:“实际上我好多年的作品统称为容器,因為容器对我來说现实当中它是用來装东西的箱子,我觉得在生命中,人也是一个容器。箱子也是一种未知, 是一种承载物,我觉得它是非常实实在在的一种存在。器物和人相伴的过程中是有生命力的,我最感兴趣的是,它既在又不在。”

张恩利_书法家_2021_布上油画_250x300cm

张恩利_闲人_2022_布上油画_200x180cm

张恩利_货物(一)_2012_布上油画_280(H)x230cm

张恩利_水 (三号)_2013_布上油画_300(H)x250cm

展览的“奇云”,则从《一张画》展开叙事,将主要呈现王郁洋解构“绘画”之后的一系列平面化作品,在此,绘画原本的整体性观念,以元素的形态聚合与生成新的观念语境中。作为中国中生代代表艺术家之一,王郁洋的新媒体艺术之路起始于广义的当代艺术实践,但与许多前辈或同辈艺术家不同的是,他在实践的初期就呈现出一种相对清晰的媒介(理论)意识。

王郁洋《月》 布面油画 250×250cm  2022年

展览标题“奇云”,引自媒介理论的一本同名著作,该书作者彼得斯在末篇引用了一首关于“云”的象征主义诗歌,从某种意义上说,在王郁洋的艺术中,我们同样发现了云的暧昧与诗意。正如本次展览的开端从《一张画》(2009-2010年)开始,在这个不为人熟知的早期项目中,王郁洋从颜料的材料性角度,解构了一幅风景体裁的油画,弥散在空间的笔触不是为了再现自然对象,而是呈现一种更具普遍性的“第一性”观念。

王郁洋 未来退去的现在201803  布面油墨 50cm×40cm 2018年

王郁洋《惚恍》 布面油画、数码微喷 175cm×230cm 2015年

 

02

三相

长沙美术馆&湖南省谭国斌当代艺术博物馆展区由吴洪亮担任策展人,借用展馆旁奔涌的湘江意象以“三相”为主题,通过彭先诚的“诚者亦灵变”、梁铨的“日日试新泉”与卢甫圣的“知一知二间”三个个展,聚焦于中国画的文化传承与时代更新,不仅提示了湖南文脉在中国现代化进程中具有的历史意义与地缘作用,也以中华文明水的智慧,在当代语境中展现三位画家回应历史、周遭与自我的不同侧面。

梁铨《日日试新泉》展览现场

在谈到这三场不同的展览时,策展人吴洪亮说:“这次展览是三位艺术名家是在艺术不急不躁的多年打磨之后的一次返璞归真的突变。彭先诚、梁铨、卢甫圣三位前辈艺术家对艺术的深厚理解与独特的语言是本次展览的学术支点,而那些醇纯相融的艺术状态是后学的榜样与观者的最大看点。”

梁铨《日日试新泉》展览现场

其中,“日日试新泉”是梁先生的创作理念,也曾是作品的名字,源自同样颇具性格的晚明文学家、艺术家陈继儒的《缺题》诗。梁先生隐于深圳,天天试着艺术的“新泉”。新泉之新在于源源不断的活水,虽无波涛汹涌,却能细水长流,味甘意深,方可窥艺术三昧。

梁铨《日日试新泉》展览现场

梁铨作为中国当代艺术中最早从事抽象创作的艺术家之一,很早就放弃传统的笔墨,采取撕纸淡墨染成的宣纸条,拼贴谱出细腻且有致的抽象画面。创作之于梁铨,是属于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他向来在家中创作,以生命经验和生活记忆为题材,一层层铺着亲手渲染、墨色浓淡不一的宣纸,并在表层叠上漾着粉红、嫩绿、水蓝、淡黄的纸片做为对应与衬托除了如慢板悠远的淡墨作品之外,梁铨亦援引茶汤入画,藉由压印、滴落于纸上所呈现的非可预期晕拓效果,传达淡然自若的生活禅意。

梁铨《日日试新泉》展览现场

在谈到自己的创作时,梁铨说:“我的创作还在喋喋不休中继续着,但是我觉得自己现在很好。我等待着、思索着,思索着、等待着。忐忑不安,我已经想不起任何问题,抑或是那些问题都已经解决了,也有可能从头到尾就根本没有存在过任何问题,置身于这个毫无规律的、细致而又真实的‘空’的世界里,我对于自己现在这种胸无大志的因循守自守、宁静内敛也相当满意:我没有做任何事。”

 

03

鸟·道&平行展

李自健美术馆展区由余丁担任策展人,以“鸟·道——生生不息”为题,汇聚了艺术家冯放以“候鸟-鹤”为主题创作的全系列艺术作品,涵括了综合材料、装置雕塑、影像、交互影像等多种艺术表现形式,以多层角度和视野呈现出艺术家对于“鹤”这一主题的富有东方哲思意味的当代艺术表达。

冯放 《候鸟》500×400×400cm 雕塑  2019

冯放长期专注于“候鸟-鹤”的主题,以多种媒介进⾏综合创作,尝试将中国传统哲学和东⽅意象转换到当代⽂化语境中,并作⽤于当下社会。在⾃⾝的⽂脉中去寻找着既与今天的普世价值相符、又具有⾃我原创意识的艺术形象与⽂化精神,是冯放艺术探索的⽅向。

冯放 《悸动01》244×366cm 综合材料  2015

美仑美术馆带来的“玄理冥造:孟禄丁&图像寓言:蔡广斌”双个展由张晓凌策展,是本届“艺术长沙”的唯一同期举行的平行展。两位参展艺术家——孟禄丁、蔡广斌的艺术创作伴随着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一路走来,他们的作品蕴含了对时代的深刻记忆。

“玄理冥造:孟禄丁&图像寓言:蔡广斌”双个展 展览现场

其中,“玄理冥造”展览全方位、系统性地展示了孟禄丁近年创作的“元速”“朱砂”两个系列的作品。在展览的文献部分,可感受到孟禄丁所走过的那个风云激荡的年代。

“玄理冥造:孟禄丁&图像寓言:蔡广斌”双个展 展览现场

孟禄丁不仅是当代艺术的见证者,而且是开创者、启导者。1985年,他即以《在新时代——亚当·夏娃的启示》的超现实主义风格,开了“理性绘画”的先河;自1986年始,他创作的《红墙》《足球》等,则成为那个时代表现主义艺术的代表作;1988年后,他又借《元态》《外壳》等作品,拉开了抽象艺术的序幕。从欧美游历回国后,他以 “元速”“朱砂”等系列作品,启动了当代艺术的再中国化进程,力图以神会、冥造之法探究宇宙之玄理。

“玄理冥造:孟禄丁&图像寓言:蔡广斌”双个展 展览现场

最后,本届“艺术长沙”以沉浸化的展览形式,在不同的空间中共同呈现出传统与现代的合奏共鸣,也为长沙市民营造了一场文人式的艺术雅集。

“玄理冥造:孟禄丁&图像寓言:蔡广斌”双个展 展览现场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