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专业当代艺术资讯服务平台
搜索

爱丽丝奇幻记

来源:99艺术网专稿 作者:齐廷杰 2020-09-11

艺术史学者在归纳总结某一艺术流派时,会有意识的抽离艺术家作为独立生命个体的情感与感受差异性,从时代性、地域性、社会性、艺术语言、艺术风格等角度综合考量,从而将某一类似的艺术实践归结到某一艺术流派中。印象派、野兽派、浪漫主义、乡土、伤痕、政治波普、卡通绘画、动漫美学等等莫不如此。当下的现实语境是,随着图像学的滥觞,以及创作资源的日趋枯竭,艺术界很难再用统一的艺术流派去界定梳理当下艺术家的创作,每位艺术家的创作似乎都有独特的艺术风格。那么,从每个生命个体的独特性与差异性出发,可以察觉艺术家独一无二的魅力,所获得的艺术感知会更加真实。青年艺术家徐琳琳的艺术创作很好的印证了这一点。

《闲游No.2》绢本设色 85x58cm 2020

徐琳琳的绘画,几乎所有的画面主体均由人、动物、植物混合构成。一个明显的特征是,她解构了现实中的人物形象,创造性的将人的特征与动物、植物的特征融合,虚构出辨识度高、具有鲜明艺术风格的奇幻镜像。艺术家表示从小就喜欢小动物与植物,尤其是花,与动植物呆在一起的感觉仿佛是沉浸在自己的精神后花园中,可以安静的思考与休憩,那是理想中的桃花源。在徐琳琳营造的奇幻镜像中,“人”并不是世间万物的主宰,动物、植物也不是可以随意被践踏、被欺凌的对象,人与自然的关系平等友好,超越物种的桎梏和谐相处,所以无论是《闲游》还是《在沙滩》,抑或其它作品,徐琳琳刻画的都是理想主义语境下的日常状态,慵懒、悠闲、放松、自在。

《观山No.3》绢本设色 43x56cm 2019

当代艺术发展到今天,传统与当代之间的关系由当代艺术发轫时期激烈的二元对立让位于重新审视传统与当代之间的内在关联。近年来,“传统的新意”、“传统的再生”等理念的提出,意味着艺术实践者从方法论、价值观乃至文化根性的层面去再思考。徐琳琳的艺术实践即是如此,她从小就开始学习中国画、书法、古典诗词,建立起与毛笔、宣纸的亲密关系,这段经历给了她充分的自信。所以,艺术家能够很自如的将古典绘画媒介与当代人的视角情感结合起来,从而探索出既能体现文化根性又能传达当代观念的艺术实践方式。在作品《观山》系列中,画面背景采取中国传统青绿山水的手法作氛围渲染,传统山水画所塑造的独特意境与主体人物形成呼应,具有了某种穿越时空的玄幻感,兼具视觉审美愉悦与观念诉诸表达,这种处理方式,为我们在传统中找寻新意提供了较好的样板。

《闲游》绢本设色 90x123cm 2019

幸福的童年给徐琳琳的人格塑造以很大的滋养。自认为小时候特别开心、特别活泼淘气的徐琳琳回忆起童年只要一进入画画的状态就特别心静,艺术为她认知世界打开了一扇窗。徐琳琳表示,艺术是其自我与内心世界沟通最开心的方式,之所以作品中频繁的出现兔子的形象,是因为她感觉自己在社会中的角色与兔子在动物世界中的角色相类似,兔子是一种普通的、毫无自卫能力的、萌萌的动物,除了跑得快、生存能力强,没有其它的优势。徐琳琳以兔子自喻,期待可以和兔子一样勇敢的、倔强的在现实的夹缝中生存下去,找到属于自己的天地。

《三人行No.2》绢本设色 90x123cm 2019

庚子年突如其来的疫情在某种程度上改变了世界前进的脚步,对未知病毒的心理恐惧,以及无所适从的应对方式,构成了人类21世纪20年代的开端。在共同的世界性灾难面前,人类总是以莫大的勇气和智慧去面对、反省、反思,艺术总能够给出独特的回应,如黑死病后欧洲实现了文艺复兴,一战与二战之后现代艺术蓬勃发展。疫情期间,徐琳琳创作出《病毒》、《我们正在毁灭地球》、《我为人类的暗淡未来感到悲伤》等明显具有时代性特征的作品。 虽然作品语言与创作手法依旧延续艺术家固有的方式,但我们可以深刻的体会到徐琳琳从对自我情绪关照的同时顾及到了对整个人类未来的担忧。疫情之后,社会大众在追问艺术是什么,艺术能做什么。我想徐琳琳的艺术实践可以回答这个问题:艺术是一种自我治愈,艺术是一种社会治愈,艺术既能拯救个体的灵魂,也能愈合社会的创伤。

《三人行No.3》绢本设色 90x123cm 2020

徐琳琳以其细腻敏锐的情感、独特的生命体验、心无旁骛的专注、异想天开的想象力,利用中国传统的绢本工笔创作语言,结合铅笔素描、3D装置等艺术形式,描绘了五彩斑斓的、如梦似幻的、甚至带有些许波西米亚式的视觉盛宴。通过将人、植物、动物在预设的超现实语境下重新排列组合,营造出“可行可望可游可居”的精神后花园。在这种看似虚拟却能真切感受到的奇幻世界里,人的存在状态是超脱的、真切的、无拘无束的,变异化的视觉传达可以视为是徐琳琳的另一个自我,更是某种脱离了物质存在的、可视的虚拟化精神载体,是自我与万物沟通的一方精神自留地。看似天真无邪、浪漫梦幻的画面是徐琳琳对人与自然、传统与当代、生存与毁灭、找寻自我、确立自我等复杂命题的思考结晶。

《伞》 纸本素描 50x38cm 2020

观看徐琳琳的画作,观者会不自觉地被带入艺术家塑造的奇幻之境,画面中看似毫无关联的事物相遇,却营造了一种很强的叙事感,这应该来自艺术家对不同类型的艺术语言的掌控力。在艺术家的奇幻之境里,每个人都能找到对应自己的某种隐而未现的情感,触发我们的思考,然后折返给现实中的我们,这是非常有意义的,因为,我们再也不能对“我”以外的事物抱臂旁观。

《我为人类暗淡的未来感到悲伤》纸本素描 50x38cm 2020
《戴口罩》 纸本素描 50x38cm 2020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