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专业当代艺术资讯服务平台
搜索

超过预期的北京春拍季,为何高价频出

来源:99艺术网 作者:刘军 2022-08-05

刚刚过去的7月,随着几大指标性拍行相继落槌,北京2022春拍季基本告一段落。本季现当代艺术板块在嘉德首槌开了个好头后,整体是超过了业内很多人的拍前预期。具体表现上,60后艺术家中,方力钧,刘炜在90年代初创作的大尺幅代表性精品达成了非常高的成交价;女性艺术家方面,闫平2000年初的《青庄稼》也以575万元的价格写下个人作品在二级市场的新高。

如今已渐成市场主力的70、80后艺术家板块,本季的表现则让业内看到这些中坚力量的势不可挡以及后续在价格上依然存在的巨大空间。10余位艺术家都写下了自己在二级市场的新记录,这些创记录的作品中既有重要的展览记录,也有少有的大体量尺幅,当然更多是对艺术家多年坚持创作后达成共识的市场肯定。

对于本季北京春拍现当代板块整体的观察以及不同板块的表现,99艺术网采访了四位业内资深人士:当代唐人艺术中心创始人郑林、偏锋画廊创始人王新友、当代艺术策展人朱彤、资深艺术市场专家、收藏顾问王从卉,请他们从各自不同的视角给予读者一些市场参考,对于新进入的藏家该如何买?当下不同板块在未来的市场走向如何?

刘炜《全家福》5750 万元 
刷新艺术家市场纪录 
中国嘉德

99艺术网:北京春拍已结束,您如何看今年内地春拍现当代板块的市场表现?

朱彤:

今年北京的春拍,我个人感觉是超预期的。

众所周知,由于疫情今年上半年无论是艺术活动还是拍卖活动都会受到一定的影响,包括疫情带来对经济的影响。拍卖之前大家普遍有点儿担忧艺术品市场会不会受到比较大的波动,现当代艺术板块在我看来为什么说是超预期呢?成交率和成交价格没有受到什么影响,不但没有受到影响,一些比较重要的,像方力钧、刘炜经典的作品都创了比较高的价格,几个拍卖公司年轻艺术家板块,以及新绘画这部分,差不多产生了十多个艺术家的作品市场纪录,这种买气和藏家购买的意愿、成交率、成交价格都非常好,今年春拍整体的情况是稳中有升。

郑林:

年轻的艺术家处在一种藏家追捧的阶段。

大家对新兴的,年轻的,优秀的年轻艺术家比较热衷,特别是70末80初,也有80、90后艺术家表现都不错,像秦琦、高瑀、宋琨,刘晓辉、黄宇兴,闫冰、包括欧阳春,但是上拍作品有些多了。秦琦有分量的作品都上了200多万,现场追捧很激烈,包括高瑀和宋琨比较有分量的作品都是这样。一些国际艺术家也是很受欢迎,像江上越的小画都拍的很不错,特别是华艺在香港的拍卖。

王从卉:

北京这一季春拍分化得比较明显。

从嘉德到香港苏富比、佳士得,整体成交还是非常好的。香港相对比较国际化,它们有很多国际盘标的都拿到香港来卖,所以可比性不是很强。从本土拍卖行整个这次的表现和格局来看,除了嘉德这次的表现比较突出以外,其他都在一个相对比较平稳甚至偏回调的低位在徘徊。所以是有两头分化的情况。

王新友:

首先就是最重要的作品市场依然会给出好的价格回应。比如嘉德场子上的方力钧、刘炜等艺术家,其次,写实版块的头部作品依然占据市场的份额,荣宝拍的艾轩作品,华艺王沂东的作品。第三,20世纪艺术依然是大藏家关注的一个重要板块。

方力钧《系列二 (之四)》 6382.5万元  刷新艺术家市场纪录  中国嘉德

王沂东《约会春天》1265 万元   华艺国际(北京)

宋琨 《这就是我的生活》437 万元  刷新艺术家市场纪录  开拍国际(北京)

欧阳春 《王朝》368 万元  刷新艺术家市场纪录  开拍国际(北京)

99艺术网:业内不少资深从业者都感觉今年春拍超过了他们拍前预期,很多拍行都在深耕70、80后板块,您认为该板块现在处在什么阶段?

王从卉:

这次70、80后比较中坚力量的艺术家表现还是不错的,其实这个趋势延续了有两季左右,从去年春季基本上是有这样的一个趋势,70后、80后代表艺术家精品创个人的新记录,从100万到300万、甚至500万左右不等这样一个局面,今年的情况是继续夯实的,这是比较好的一个现象。但反过来看,我个人并不是特别的乐观,经过这几季之后,这一批艺术家比较经典或者是比较优质的大作品在市场上挖掘的已经是比较充分了,因为也没有数量那么多的优秀作品。

总体来讲,70、80后中坚部分的艺术家整个市场盘是不大的,不足以支撑整个中国当代艺术的半壁江山,还没有到这个程度。尤其是下一季或者是后面如何走,在征集大作品越来越难的情况下,这些艺术家如何表现还是需要市场再来建设的。一是他们确实不断地创下新的纪录,二是其精品的可持续性没有那么强,整盘没有那么强。70、80后还有一些新进入名单的艺术家,市场并没有形成一个相对共识,到底有多大的可持续性要打一个问号。对于新名单,市场筛选的过程会更加漫长。

王新友:

宋琨、高瑀、李继开等艺术家都创造了新的个人记录,透过这个现象我们看得出,两年前70、80后的艺术家是集体迈入百万级这样一个阵营,今年我明显感受到,大概有将近20人左右的70、80后艺术家将有机会迈入500万这样的价格量级,就看今年秋天和明年春天各家拍行征集的情况,如果有他们的代表力作的话,我相信达到这个价格的可能性是会有的。

高瑀 《防川》422.5万元   刷新艺术家市场纪录  华艺国际(北京)

李继开《大猛玛》172.5 万元   刷新艺术家市场纪录  华艺国际(北京)

99艺术网:70,80群体将来会有可能成为像60后的方力钧、张晓刚作品的价格级别吗?之前黄宇兴6000多万的单件记录算是偶发个案?

郑林:

这批艺术家的价格还想冲到7、8千万、甚至一个多亿还是有困难的,毕竟已经不是像60后那一代艺术家价格被压抑了20年,那一代从80年代一直到2006年,差不多将近30年没有市场,也没有市场的运作,高价完全是被压抑后的井喷。

黄宇兴作品记录是特殊情况下的特殊案例。前两年王俊杰香港也是高价记录,2米×1.7米的作品拍到3000多万,严格来讲我们所说的像F4,单一作品2米左右的,2米×1.7米那么大尺寸的,如果没有历史渊源,没有特殊的际遇,真正3-5年近期作品单件作品拍上两三千万都是很难的。 他们两三千万、一个亿价格的都是早期的作品,或者是拿过大奖的,或者是对整个时代起到变革的,像陈丹青的《西藏组画》、罗中立的《父亲》这种案例,这样的作品不上亿也很难。从这个角度来说,王俊杰在年轻一代艺术家里面作品成交价已经是天价了。

黄宇兴《乐园》1610 万元   北京永乐

梁远苇《生活的片断》488.75 万元  刷新艺术家市场纪录   北京永乐

99艺术网:有观点认为70、80后板块“蛋糕”名单不够大,您觉得在这部分还有其他艺术家会陆续加入吗?还是市场继续围绕十来二十个名单做文章呢?

朱彤:

肯定不是,首先市场有几个误区:第一,70后、80后的艺术家大家应该慢慢习惯他们成为市场的中流砥柱,因为他们的年纪也不小了,70年代的艺术家也50岁了,大家以前习惯于70后、80后,觉得他们是多年轻的一辈,其实他们已不年轻,90后的艺术家才是年轻一代。第二,纪录的产生总是伴随着重要作品的出现,像今年产生记录的原因都是因为出现了比较重要的作品,无论是高瑀、欧阳春,还是宋琨、都是他们创作生涯中最重要的作品,好的作品出现必然会有好的价格。第三,是关于名单,一定会不断地出现新的名字,就像差不多七八年前,我做“目光所及:后金融危机时代的新绘画”展览,70、80后名单刚刚出来的时候,大家都觉得这是一个很新鲜的名单,但现在都成为中流砥柱了。同样,未来会有越来越多新的名字出现在二级市场。二级市场对于一级市场其实很多是不了解的,有很多其实现在在一极市场已经是明星级的艺术家作品,在二级市场还没有出现,或是没有大量出现。

以闫冰为例,闫冰进入二级市场就是两年的时间。从第一张上拍到现在二级市场上两三百万的价格就是很短的时间,这样的艺术家市场上还有,只不过是二级市场没有开始或者是没有进入的一个契机,未来这个名单一定会扩大。现在艺术家的年轻化是全世界的趋势,未来这一板块是有很大的前景。

闫冰《五头牛之五》312.8 万元  刷新艺术家交易纪录   开拍国际(北京)

99艺术网:对于新藏家,如今是买艺术品的好时机吗?这个时间点在您看来是什么位置?对于90后年轻艺术家的作品,您有什么收藏的建议给到呢?

王新友:

在目前的市场环境下,购买具有流通性的艺术品是财富保值、增值的有效手段,当下我认为是一个新入手的藏家买货的大好时机。

朱彤:

艺术潮流是不断推陈出新的过程,收藏艺术品或者是购买艺术品的核心点是要看艺术家有没有很好的创造力,未来要选取在创作形式上--无论是图像还是创作材料都比较新颖的艺术家,惟有那些“特别的”和“有创造力的”艺术家,才能艺术史体系里能站得住,如果能站得住,且作品能经得起时间的考验,自然会有一个比较好的未来。昙花一现的艺术家在过去的艺术品市场上也会存在,但在资讯比较发达的时代,艺术家的更新换代比原来更迅速,如果他们的作品缺乏上述特质,就不容易在市场上有长久的艺术周期,因此那些具有创造力的艺术家是最佳选择。

王从卉:

我觉得现在尤其对年轻藏家而言,他们的关注度如果不在老的“盘”上,在新的这部分是有很多机会的,甚至很多藏家自己非常积极参与这个市场,包括运作年轻艺术家,当然其中不乏一些泡沫的因素和小团体。从这个意义上讲,年轻藏家之所以特别积极进行参与,因为这是他们能够亲手看到市场上有属于他们的机会,有机会参与到这个过程当中去,形成价值,这是非常重要的一点。现在的藏家目前来看换手率蛮高的,从画廊买过来送到拍卖行卖出去,一部分年轻的藏家手中拿不住东西,一直在流通和交易,可能这也是比较新的一种现象。对于老艺术家的参与,我觉得从新藏家的角度来看并不是很多,基本上还是在新盘参与。

闫平 《青庄稼》575 万元  刷新艺术家市场纪录  北京保利

刘晓辉《海平面上》161万元    刷新艺术家市场纪录  中国嘉德 

99艺术网:今年嘉德率先举槌,得到较好的市场反馈后,大家悬着的心放下来了,当前市场环境还能维持这样一个好的表现是因为艺术品是为数不多的优质投资资产?还是其他原因?

朱彤:

我觉得不是艺术品作为避险工具的原因,而是板块的切换。为什么是板块切换,从艺术品整体市场来看,拍的比较火热的板块基本上集中在现当代艺术板块,大家都知道中国传统水墨这几年是调整时期,今年的拍卖据我观察,新进场的买家收藏意愿非常高,在当代艺术板块有新鲜血液的进入。其构成有几个部分:第一,崭新的买家,年轻一代的买家,他们对现当代艺术板块比较感兴趣;第二,过去一部分买传统书画和古董的买家也有进入;第三,新成立的艺术机构还是买现当代艺术比较多,这几个原因造成了这个板块的资金相对来讲比较充足;第四,可能现在大家缺乏投资方向,但所谓避险资金并没有大面积进来,否则艺术品市场会被炒翻天的,这个“市场大盘”还是很小。

冷军《文物—新产品设计》4830 万元  中国嘉德

刘小东《人鸟》1840 万元  中国嘉德

99艺术网:今年春拍60后的艺术家,刘炜,方力钧的作品也都拍到了很高的价格,你怎么看60后这批艺术家后续市场呢?因为一些重要作品已经很难再释出了。

郑林:

还是要看人和具体作品。我们看到像大刘炜的《家庭》系列,因为他这件作品是体量挺大的,差不多接近2米左右,我所知道的,大刘炜的作品在香港的苏富比和佳士得拍卖过程中,大概尺寸是1米×80或者是1.1米乘90,这是他《家庭》系列的正常尺寸,差不多1米左右的都拍到了2000万左右,这一次这件《家庭》差不多是2米左右的幅度,而且画面的丰富度也是比较饱满的。所以能拍到现在这个价是理所应当的。方力钧这幅画确实是幅好画,而且体量也大,这幅画确实是早年的人物系列一个很好的代表作,这么大一件而且有这么多人物的形象在里面,是他早期比较重要的代表作,这个价格我当然也有点儿意外。因为方力钧一直以来市场比较平稳,一般在几百万、一两千万,很少一下子特别高的高价或者是价格回落,他是能稳定在一个很好的状态,但是这件作品的成交价在这个时间段来说是一个亮点。

江上越 《彩虹 2021-T-1(双联作》234.94 万元   刷新艺术家市场纪录  华艺国际(香港)

99艺术网:今年从香港几家拍行和国内拍行,对于年轻艺术家的重视,您觉得两边市场有什么相同和不同之处?彼此有无参考性?

王从卉:

相同的是都把机会和未来可能性放在年轻人身上,香港显得更加年轻,90后的艺术家上拍场已经不少了,而且价格飙升的速度是非常之快的,名单更迭的速度也非常快,这是相同的地方。相对来讲,国内的名单跟香港名单还是有很大差异的,国内还是以中国本土艺术家为主,只有若干个有国际画廊代理的年轻艺术家在香港市场上交易更好一点,同样在国际上卖的不错的一些海外年轻艺术家拿到国内来卖,由于国际藏家的缺失、其实表现也不是很好。

丁乙《十示1989-5》2875 万元   刷新艺术家市场纪录  中贸圣佳

我想补充一点刚才提及60后艺术家的市场,本季丁乙的一件早期作品拍出近3000万的高价,我自己不能理解为什么这件作品拍到如此之高,我个人认为应该是一个偶然现象,这个价格差不多是400万美金,400万美金这样的资金体量可选择的范围非常多,无论是印象派,还是近现代主义,或是战后当代艺术家非常不错的作品,我没有在现场,所以不知道什么样的藏家花重金买这件作品。

郑林:

苏富比、佳士得更多偏重于国际范畴,欧美的艺术家,包括欧美的一些大师和年轻的新晋艺术家是他们的重点,国内的艺术家相对来说占的分量很少,但是内地拍行也有慢慢逐步要走向国际化的趋势。日本艺术家、欧美艺术家的作品也逐步多了起来,但是相对来说还是比较少的。现在国内的藏家也越来越能接受国际范畴的艺术家了。包括江上越这样的日本艺术家,大家愿意出很高的价格去收藏,过去这是很少见的。

程心怡《开胃酒》359.75 万元   刷新艺术家市场纪录  香港苏富比

99艺术网:对于70、80后艺术家,有观点认为很难出现像60后代表艺术家几千万,甚至过亿的价格,您同意这样的观点吗?

王从卉:

这个值得讨论,在60后的艺术家名单当中,相对艺术史的确定性,市场筛选的夯实性比较明确。特别重要的作品达到三千万、四千万、五千万的高价,我觉得就是中国当代艺术史重要作品的一个标尺。这个应该是前几年有巨大的井喷,然后回落再上升的过程,到现在沉淀的是一个相对比较合理的一个价格。同时我们讲到70、80后艺术家,在艺术史或者是市场共识上跟60后还是有一定差距的。还有一个是在70、80后艺术家本身创作的风格和面貌上,这些艺术家到底能走多远,未来状态怎么样,都会直接影响后续市场的表现。

我个人觉得距离几千万的价格,在时间上还是有很大的不确定性的,需要相当长的时间,也不是每个艺术家都能走到那一步。从年轻艺术家的重要性而言,一定是要在无论艺术史上,图像观念上,要有自己存在的意义和被载入史册的一个必要性,才具备有这样价格基础,目前看起来70、80后的艺术家每个人的情况都不一样。

周春芽《绿狗系列》1046.5 万元   北京永乐

贾蔼力《面包车》920万元   北京永乐

99艺术网:大家认为70、80后艺术家,二级市场上选出来的名单价格稳得住的就是十来个,他们提到“盘”还不够大,你觉得名单会在后续扩充吗?

郑林:

我觉得很不确定,当然现在被追捧的是已经站到一个最有利的位置,在最近两三年当代艺术一级市场、二级市场的范畴里他们已经站在了风口浪尖上,已经得到了所有人的关注,也创造了一些过去没有的市场新高度。特别是70末、80初的这批艺术家,现在他们几乎稍微品相好一点的作品,都能上到200万甚至300万,当然也可能继续突破到800万甚至1000万以上,我觉得还是要努力的,并不是说能上就能上,美术史或者是市场还是要对每个艺术家或者是所有的藏家都还是会有一个选择和检验的过程。

秦琦《就》253 万元   中国嘉德

99艺术网:相对于70、80后,60后艺术家名单淘汰更为残酷,这几季名单所剩无几,这一部分拍行在征集包括名单选择上更难了?

王从卉:

名单选择不难,反而更加明确,能卖的就能卖,不能卖的就不能卖,相对比较明朗。难点在于没有那么多好的作品。今年也不能笼统地讲60后“老炮”能特别稳妥的高价成交,除了方力钧、刘炜那一两件特别重要的作品,而且是有机构明确收藏的作品。达成这样的高价是非常振奋人心的,证明精品、适合美术馆馆藏的作品的重要性,能够实现市场的价值。但是可以看到大量的中小件、或不是最重要的作品,同样是这些艺术家,表现就一般,而且未来再换手会比较吃力,这需要早期藏家相对有一个比较大的心理调整才能将作品再次上市流通,不然在卖家的预期和买家的预期会有非常大的差距。

周春芽《雅安上里红石(一)(二)》 成交价:943万元   北京保利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