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专业当代艺术资讯服务平台
搜索

陈淑霞:众鸟高飞尽,孤云独去闲

来源:99艺术网 作者:郝科 2022-08-12

2009年,在《相隔有多远——陈淑霞作品展》的前言中,策展人冯博一曾写到:“她拒绝绘画的叙述性,而是在淡泊的画面中获得独树性灵的视觉效果;在与世相隔的视域里,把情感中的利益剥离的干干净净,将所有装饰性的阐释都剔除之后,生命呈现出了它的质感和可以触摸的感觉与意味。”

陈淑霞“心象”展览·部分作品

在那时,陈淑霞的作品中还保留着一些具象化的痕迹与特征,但那种在柔和的色彩晕染间自然流露出的恬淡且优雅的语言方式,却已然成为陈淑霞艺术创作中的重要特色之一。

陈淑霞的创作是“安静”的,但这种“安静”却并非只是一种毫无起伏的寡淡与呆板。作为一个真实个体,我们每日的生活都会被各种不同的感受和情绪所包围着,如酸甜苦辣和喜怒哀怨等等,但陈淑霞却并不喜欢将瞬间的情绪直接地宣泄在画布上,而是更喜欢在疾驰的现代生活轨迹中放缓自己的脚步,让不同的情绪在时光中慢慢地发酵与酝酿,当过滤掉一切浮躁与喧嚣之后,那个曾经的自己亦可以在远观中化作一片明净的“心象”,并缓缓地沉淀在她作品之中。

陈淑霞 《边际》 163x263cm 布面油画 2019

陈淑霞 《边际》 (局部)

看陈淑霞近两年的新作品,很容易让观者沉浸到一种孤独与豁达并存的独特氛围之中,就像李白在《独坐敬亭山》中所写:“众鸟高飞尽,孤云独去闲。”

那种从骨子里流淌而出的东方气质,让优雅而委婉的“空无”自然地弥散在画布上,一片形似淡云的浅白、或是一片涌向画面深处的淡蓝,像飞鸟掠过天空时所留下的渐远回声,将观者眼中的物像投影,融化在了那片混沌模糊的虚境之中。

陈淑霞 《橙雨》 40x86cm 布面油画 2022

陈淑霞 《橙雨》(局部)

陈淑霞说:“这批新作里,我在寻找一种在光里追光,但也不确切地知道光到底在哪里的状态。作品虽然看上去是悦目的,但创作的时候更多的是一种孤独,甚至悲壮的感受。一个人走在追光的路上,前路未知,有恐惧也会有犹疑。因为眼下灰暗,所以才会去追光,那种迷惘的心境,也会体现在画面中。”

陈淑霞 《道听》 124x274cm 布面油画 2022

陈淑霞 《火树》 45x124cm 布面油画 2022

陈淑霞 《火树》(局部)

同时,在陈淑霞的创作中却并非只有“虚象”的流动与蔓延,中国传统绘画中虚实相生的观点和空间表现给了她很多启发,虽然并没用采用柔软的宣纸作为材料,但在轻薄油彩的晕染与不同色彩的自然过渡中,画布自身所特有的肌理,却赋予了陈淑霞笔下的轻盈以别样的质感,一如艺术家在生活中所感受到种种微妙的情感变化;而如山体般粗粝的画布边缘和如年轮般叠加出的斑驳肌理,则仿佛将站在作品前的每一个人引向了世界的尽头——“以前我们的注意力都在画面的中间,其实不管是画面的中心还是边缘,就看你所关注的是什么了。”——在那里既有沉寂千年的废墟和遗迹,也有在熄灭的灰烬间悄然升起的希望之光。

陈淑霞 《实景》 140x363cm 布面油画 2019

陈淑霞 《实景》(局部)

陈淑霞 《实景》(局部)

陈淑霞 《绿踪》 360x210cm 布面油画 2021

陈淑霞 《绿踪》(局部)

关于这种在东方式的悠远意境和西方式的苦涩厚重间自由切换的状态,陈淑霞坦言这并非是一种刻意为之的画面经营方式,而更像是一种“菩提只向心觅,何劳向外求玄”的自然融合过程,她说:“所谓的‘东方’、‘气韵’,我认为很多东西是骨子里的,是种自然流露。大概从去年开始,我就不去管什么‘传统’还是‘当代’的问题了,所有的回应好像都是一种较真,也没有太大必要,最好的状态可能就是一种什么都不想的状态。”

陈淑霞 《浅洚》 210x360cm 布面油画 2014

陈淑霞 《浅洚》(局部)

除了气韵生动的意向表达和丰富的肌理材质变化之外,色彩也是构成陈淑霞独特艺术面貌的要素之一。

如《心象》、《道听》等作品中,色彩是浮动在没有具体形象的“空无”之上的,相互渗透的明亮与晦暗;而在《热舞》、《石青》 等作品中,那些跃然凸显于平面之上的各色形体(油画布绷在特殊形状的玻璃钢),则让原本抽闲的“陈氏色彩”成为了一种具有坚实质感的物化存在。

陈淑霞 《石青》 47x54cm 布面油画、玻璃钢 2021

陈淑霞 《热舞》 66×145cm 布面油画、玻璃钢 2022

陈淑霞曾表示过自己“对色彩的迷恋已经到了癫痴状态”,而疫情期间压抑且单调的生活,反而给陈淑霞以更为广阔的色彩表达空间——“疫情时期反而大放异彩画得尤其明亮,是想以刺眼的色调激活倦怠的神经,让自己喜形于色醉在大尺度之中。”——色彩在她的新作品中,变成为一束束射入到时光深处的细腻光芒,缓缓地拂过不同情绪的起伏丘陵,被它们所照亮的既有和煦的温情,也有被眼泪所湮没的悲伤。

陈淑霞 《心象》 183x308cm 布面油画 2022

陈淑霞 《心象》(局部)

在陈淑霞的心目中,“色彩”是在绘画的几个要素中排序第一位的。她并不忌讳别人说她的画“好看”和“漂亮”,在多年的创作实践中,她形成了一套成熟色彩逻辑和独特的陈氏色彩观。在陈淑霞看来,色彩最能体现出一个人的精神状态,而最终呈现在她作品中的色彩表现,则是一种既不喜形于色,又不过分疏离的温暖情绪,就像一个独自走在旷野中人,沉浸在无尽的思绪中,无限寂寥且宽广的天空,就是一面透射着心灵色彩的巨大镜子,各种如浮云般诡谲涌动的炽烈情感,终会被大风吹散,而遗留在清淡背后的醇厚,正是那颗可以包容万物的平常之心,蕴藏其中的正是如光般明亮的万千色彩。

陈淑霞 《天际》 183x308cm 布面油画 2022

陈淑霞 《天际》(局部)

最后,在谈到艺术和创作时,陈淑霞说:“我一直把绘画看得很神圣,其他的事情可以让步,如果非要我怎么样去画,那还是算了。有的人信这个,有的人信那个,我无论相信还是怀疑,都是和艺术相关的事情,我不希望强迫观众去感受我的感受,所以我的作品一定会保有一个空间,这个空间随时向观者展开”,而在陈淑霞所打开的感知空间中,我们也能从中感受到那种如“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的豁然与宁静。

陈淑霞《天象》 183x308cm 布面油画 2022

陈淑霞《天象》(局部)

陈淑霞 《四声》 56x36cmx4 布面油画 2021

陈淑霞 《四声》(局部)

相关新闻